酸鼻子
酸鼻子
酸鼻子

33人訂閱

關於

很多時候,生活總有一些小感動,突然間鼻子會酸酸的,眼眶會熱熱的;一些叨絮,一些自言自語自癒療程, 好像只能透過文字,逐一記錄下來。

文章列表

顯示方式
很多的你好|看電影
很多的你好|看電影

記憶乍響丨Dec樂來樂愛你丨Jan顛父人生丨Jan海邊的曼徹斯特丨Feb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丨Feb月光下的藍色男孩丨Feb-集結近期的影像,隨著時間澆灑,身處環境變了變,情感也陸續發了芽。即便視線遠離了現場,心靈的那塊仍尚待修復;也許很快如初,也可能就一直那樣碎著了。猶如《論攝影》提到的:「生命不是關於一些意味深長的細節,被一道閃光照亮,永遠地凝固。照片卻是。」止不住的傷悲,透過再現影像留下了?-

觀看的方式|悼念John Berger
觀看的方式|悼念John Berger

英國藝評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 1926-2017)去世了。-前些天因為書寫「王信攝影展——另一種目線」的稿子,才又重溫了他與攝影師尚.摩爾(Jean Mohr )合著的《另一種影像敘事》,沒想到就看到他逝世的消息。-還記得首次接觸他與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文字時的濃烈心情;猶如探勘採礦的過程,某種窒息與喘息之間的矛盾衝突。無疑是聽得見心跳

心靈神會|關於告別這件事
心靈神會|關於告別這件事

「超出了自己的想像吧,關於生與死這件事。」小小時候總以為死亡離自己很遠,遠到可能是永遠都不會去面對的距離,時間久了年齡長了卻發現其實一個人要就此消失,很可能就是下一秒的事情而已;今天的我又想起了這種感覺。-透過禮儀師的導覽,了解人們死後的繁文縟節,了解這個行業的枝微末節。我於是問:「這樣的工作讓你對死亡有了不同的看法嗎?可以的話你會選擇什麼樣的方式離去?」「到頭來或許什麼都不需要吧。」他這麼瀟灑的

靈光再見|說好再見
靈光再見|說好再見

才把耳機接上電腦,就剛好播到張懸的《親愛的》,實在太幸福所以不自覺的笑了出來。-收到好友從愛爾蘭寄來的明信片,她這麼寫著:「這是都柏林大學的三一學院,很美,很壯觀,我想你應該會哭,給。」看完我沒哭卻笑了。-歲末總結著今年收到的文字,覺得能夠在他人生命裡留下一點什麼,實在是很開心的事情,無論未來是預想的畫面或是遠遠離去,只能說可以擁有片刻的交集,就是難得。-與「另一種目線」策展人逸婷訪談,交談王信老

港都小夜曲|療癒港
港都小夜曲|療癒港

昨晚的聊天時光,與可愛的香港友人一起;我們在白晝之夜那天的末班講座比鄰而坐。過程中交談了一些,結束後留下了聯絡方式,昨晚是我們的第二次見面。-我很喜歡她口音中帶點廣東腔的聲調,即便她的國語已經超級標準了,但不時地流露出一點港味還是讓我覺得十分可愛。喔對了她超級嬌小,但面對某些議題的論述卻是充滿了篤定的語氣,讓她的存在量感倍增;變得高高的。而將近四小時的馬拉松對話,我們說到了台港之間藝術文化的困境、

所有文章
飛魂症|靈魂與它的產地
飛魂症|靈魂與它的產地

若能成為他人的靈魂,是不是就不會再飄來飄去了?-「劇本是電影的靈魂,而妳就是我的靈魂。」以《一念無明》榮獲第53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黃進,在領獎時對台下的編劇女友陳楚珩這麼說。-眼見的可以渲染,耳聞的可以混淆,但心靈那塊卻是難以取代的獨特。正因保留了這些,才顯得珍貴且純粹吧;好讓感官也能沾取到一點。只要那麼一點,將有機會跳脫既有框架,了解到自己真正需要的會是什麼(吧?)※本文授權範圍僅限酸鼻子專欄

  • 發布時間:2016/12/07
  • 收藏:1人
落幕之後的老戲院|放在那裡就帶不走了
落幕之後的老戲院|放在那裡就帶不走了

戲院,是播放影像的所在,也是暫存記憶的地方;像個無底洞。踏進前,總有不少想像,踏出後卻是反覆咀嚼那些投影出的實體。有對白、有旋律、有纏綿糾葛與史詩苦難;只能說都是片段吧,自屏幕剁碎之後灑在眼前的那種。有趣的是,觀影經驗從另個角度看來,必然是一場心理實驗的履行。人們,魚貫而入,找尋相對應的位置窩著;獨自或是攜伴,戀愛或是失戀,搭配套餐與否都無所謂,因為電影人要的無非是真實感受,所以千萬別爆雷。一旦踩

  • 發布時間:2016/12/05
  • 收藏:1人
寶貝|生日快樂
寶貝|生日快樂

RU今天11歲了,至今我們相處了84個月,幾乎是2500多天的每天每天。而妳都不知道白目了幾次,雖然我翻白眼次數近年來已經急速銳減。當媽的感想說白了也沒什麼,其實就是希望妳健康長大、安穩老去,直到我們分離那天為止都可以後知後覺的繼續腦袋有洞吧;沒煩沒惱的。-從沒想過自己會收養一隻狗狗,因為總是三分鐘熱度。尤其是幼稚園時大家都跟老師說要養狗狗貓貓的,我卻跟老師說自己想養螞蟻;因為不用擔心失去牠們,只

  • 發布時間:2016/12/05
  • 收藏:2人
載卡多|歲末總是感觸多
載卡多|歲末總是感觸多

2016似乎真的要過了,交完12月的稿子突然驚覺到。-實在太捨不得這一年就要放進回憶盒了,或許是收藏太多太多了吧;有難忘的,當然也有急於忘卻的。但總歸來說都是細碎的片斷;因著時間的衝擊,從軀體上剝落的那些。-即便是細碎的,但累積起來也是座小山,頂端有點尖尖的那種。也因為收到太多愛的關係,讓粗糙的山壁好摸了許多,好比順著毛摸了摸Ru的背一樣。一本本文字,集結起來就是我的一年。現在看來,每次的書寫都像

  • 發布時間:2016/12/01
  • 收藏:2人
很多的你好|看電影
很多的你好|看電影

記憶乍響丨Dec樂來樂愛你丨Jan顛父人生丨Jan海邊的曼徹斯特丨Feb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丨Feb月光下的藍色男孩丨Feb-集結近期的影像,隨著時間澆灑,身處環境變了變,情感也陸續發了芽。即便視線遠離了現場,心靈的那塊仍尚待修復;也許很快如初,也可能就一直那樣碎著了。猶如《論攝影》提到的:「生命不是關於一些意味深長的細節,被一道閃光照亮,永遠地凝固。照片卻是。」止不住的傷悲,透過再現影像留下了?-

觀看的方式|悼念John Berger
觀看的方式|悼念John Berger

英國藝評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 1926-2017)去世了。-前些天因為書寫「王信攝影展——另一種目線」的稿子,才又重溫了他與攝影師尚.摩爾(Jean Mohr )合著的《另一種影像敘事》,沒想到就看到他逝世的消息。-還記得首次接觸他與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文字時的濃烈心情;猶如探勘採礦的過程,某種窒息與喘息之間的矛盾衝突。無疑是聽得見心跳

心靈神會|關於告別這件事
心靈神會|關於告別這件事

「超出了自己的想像吧,關於生與死這件事。」小小時候總以為死亡離自己很遠,遠到可能是永遠都不會去面對的距離,時間久了年齡長了卻發現其實一個人要就此消失,很可能就是下一秒的事情而已;今天的我又想起了這種感覺。-透過禮儀師的導覽,了解人們死後的繁文縟節,了解這個行業的枝微末節。我於是問:「這樣的工作讓你對死亡有了不同的看法嗎?可以的話你會選擇什麼樣的方式離去?」「到頭來或許什麼都不需要吧。」他這麼瀟灑的

靈光再見|說好再見
靈光再見|說好再見

才把耳機接上電腦,就剛好播到張懸的《親愛的》,實在太幸福所以不自覺的笑了出來。-收到好友從愛爾蘭寄來的明信片,她這麼寫著:「這是都柏林大學的三一學院,很美,很壯觀,我想你應該會哭,給。」看完我沒哭卻笑了。-歲末總結著今年收到的文字,覺得能夠在他人生命裡留下一點什麼,實在是很開心的事情,無論未來是預想的畫面或是遠遠離去,只能說可以擁有片刻的交集,就是難得。-與「另一種目線」策展人逸婷訪談,交談王信老

港都小夜曲|療癒港
港都小夜曲|療癒港

昨晚的聊天時光,與可愛的香港友人一起;我們在白晝之夜那天的末班講座比鄰而坐。過程中交談了一些,結束後留下了聯絡方式,昨晚是我們的第二次見面。-我很喜歡她口音中帶點廣東腔的聲調,即便她的國語已經超級標準了,但不時地流露出一點港味還是讓我覺得十分可愛。喔對了她超級嬌小,但面對某些議題的論述卻是充滿了篤定的語氣,讓她的存在量感倍增;變得高高的。而將近四小時的馬拉松對話,我們說到了台港之間藝術文化的困境、

所有文章
飛魂症|靈魂與它的產地
飛魂症|靈魂與它的產地

若能成為他人的靈魂,是不是就不會再飄來飄去了?-「劇本是電影的靈魂,而妳就是我的靈魂。」以《一念無明》榮獲第53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黃進,在領獎時對台下的編劇女友陳楚珩這麼說。-眼見的可以渲染,耳聞的可以混淆,但心靈那塊卻是難以取代的獨特。正因保留了這些,才顯得珍貴且純粹吧;好讓感官也能沾取到一點。只要那麼一點,將有機會跳脫既有框架,了解到自己真正需要的會是什麼(吧?)※本文授權範圍僅限酸鼻子專欄

落幕之後的老戲院|放在那裡就帶不走了
落幕之後的老戲院|放在那裡就帶不走了

戲院,是播放影像的所在,也是暫存記憶的地方;像個無底洞。踏進前,總有不少想像,踏出後卻是反覆咀嚼那些投影出的實體。有對白、有旋律、有纏綿糾葛與史詩苦難;只能說都是片段吧,自屏幕剁碎之後灑在眼前的那種。有趣的是,觀影經驗從另個角度看來,必然是一場心理實驗的履行。人們,魚貫而入,找尋相對應的位置窩著;獨自或是攜伴,戀愛或是失戀,搭配套餐與否都無所謂,因為電影人要的無非是真實感受,所以千萬別爆雷。一旦踩

寶貝|生日快樂
寶貝|生日快樂

RU今天11歲了,至今我們相處了84個月,幾乎是2500多天的每天每天。而妳都不知道白目了幾次,雖然我翻白眼次數近年來已經急速銳減。當媽的感想說白了也沒什麼,其實就是希望妳健康長大、安穩老去,直到我們分離那天為止都可以後知後覺的繼續腦袋有洞吧;沒煩沒惱的。-從沒想過自己會收養一隻狗狗,因為總是三分鐘熱度。尤其是幼稚園時大家都跟老師說要養狗狗貓貓的,我卻跟老師說自己想養螞蟻;因為不用擔心失去牠們,只

載卡多|歲末總是感觸多
載卡多|歲末總是感觸多

2016似乎真的要過了,交完12月的稿子突然驚覺到。-實在太捨不得這一年就要放進回憶盒了,或許是收藏太多太多了吧;有難忘的,當然也有急於忘卻的。但總歸來說都是細碎的片斷;因著時間的衝擊,從軀體上剝落的那些。-即便是細碎的,但累積起來也是座小山,頂端有點尖尖的那種。也因為收到太多愛的關係,讓粗糙的山壁好摸了許多,好比順著毛摸了摸Ru的背一樣。一本本文字,集結起來就是我的一年。現在看來,每次的書寫都像

載入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