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吻巴黎楊雅晴
關於

最優雅卻又暴烈的行動藝術!台灣女孩楊雅晴,擁有巴黎女人的優雅;你看,她吻得多麼雍容自在。

文章列表

顯示方式
大徹大悟的孕少女
大徹大悟的孕少女

今天下午練琴練到一半,突然對自己的人生大徹大悟。我這輩子只有談戀愛可以不計一切地豁出去,什麼險我都甘願冒、什麼爛人我都敢愛、什麼爛事我都願意經歷,但除了談戀愛以外的事情我沒什麼冒險精神,稱得上懦弱跟懶惰,一旦看到可預見的困難就會放棄或是裹足不前,覺得自己辦不到,久了就推說是不想、不需要。會發現這件事是因為最近在複習我最愛的少女漫畫《NANA》。女主角小松奈奈除了談戀愛之外沒有其他的才能,我每次看她

很爽的美感
很爽的美感

「有沒有哪件衣服,你只要穿著它就覺得自己美斃了?」有,我有幾件洋裝,洋裝本身沒什麼特別,但每次穿上它們,就覺得自己超美。好像衣服的意識跟我的意識合一了似的,我知道它會讓我美一整天或一整夜,而且絕對不會扯我後腿。一種奇異的信任感。還有那幾件禮服。曾問閨蜜:「什麼衣服你不管穿去哪都可以很自在?」她竟然回答:「演出禮服。」我聽了先是大笑,覺得她很瘋,但立刻就發現我也是。我曾穿長禮服去逛夜市,長及腳踝的禮

羨慕
羨慕

寫文遇到瓶頸,覺得自己好沒才華噢幹,三十來歲不是人生精華嗎怎麼我已經江郎才盡,於是點開某些作家的臉書來看看,心想也許可以從中找到些靈感與激勵。結果越看越覺得跟他們相比,我為什麼有臉活在這個世上呢請問?我到底是憑什麼寫文到底憑什麼????不得不說,有些人就是來讓你覺得自己很糟的。我想起前陣子有個粉ㄕ寫信來,說她很羨慕某個人,羨慕到心都燒起來了,好希望那個人消失。我懂。以前覺得可以出書的人好厲害,像他

大王婚紗
大王婚紗

婚紗照來了,還沒修圖,所以Nubra跟束褲清晰可見,看過的都說喜歡。也因為大家都很喜歡我的Nubra跟束褲,所以我也懶得修了。  這次拍婚紗就是各種爽,各種緣分促成,讓我可以接受朋友的婚紗團隊服務(Paris en Rose 玫瑰巴黎 海外婚紗拍攝服務 巴黎團隊包套服務),真好。團隊裡的攝影師尼摳拉,之前幫我拍過照,這次竟然情義相挺從布魯塞爾來巴黎,實在太感人,而團隊隊長櫻桃本身超能幹,校長兼撞鐘

我結婚了
我結婚了

上禮拜我跟我男人去登記結婚了,我們閃婚來著。因為太臨時而沒辦婚宴,但開了個小趴體跟朋友吃飯跳舞這樣。無法形容我有多自婊多糗,之前一天到晚喊著不婚不婚,不婚個屁,喊到我朋友在趴體當中忙著婊我「啊不是不婚?」「想不到妳也有這一天啊~」其實喊不婚是因為我心中有很多的不平與恐懼,在台灣結婚太複雜了我拒絕,要說哪裡不平還有我到底在恐懼什麼,可能三萬字寫不完,這個以後再慢慢說好惹,今天先歡樂一下。大家都很內行

大徹大悟的孕少女
大徹大悟的孕少女

今天下午練琴練到一半,突然對自己的人生大徹大悟。我這輩子只有談戀愛可以不計一切地豁出去,什麼險我都甘願冒、什麼爛人我都敢愛、什麼爛事我都願意經歷,但除了談戀愛以外的事情我沒什麼冒險精神,稱得上懦弱跟懶惰,一旦看到可預見的困難就會放棄或是裹足不前,覺得自己辦不到,久了就推說是不想、不需要。會發現這件事是因為最近在複習我最愛的少女漫畫《NANA》。女主角小松奈奈除了談戀愛之外沒有其他的才能,我每次看她

很爽的美感
很爽的美感

「有沒有哪件衣服,你只要穿著它就覺得自己美斃了?」有,我有幾件洋裝,洋裝本身沒什麼特別,但每次穿上它們,就覺得自己超美。好像衣服的意識跟我的意識合一了似的,我知道它會讓我美一整天或一整夜,而且絕對不會扯我後腿。一種奇異的信任感。還有那幾件禮服。曾問閨蜜:「什麼衣服你不管穿去哪都可以很自在?」她竟然回答:「演出禮服。」我聽了先是大笑,覺得她很瘋,但立刻就發現我也是。我曾穿長禮服去逛夜市,長及腳踝的禮

羨慕
羨慕

寫文遇到瓶頸,覺得自己好沒才華噢幹,三十來歲不是人生精華嗎怎麼我已經江郎才盡,於是點開某些作家的臉書來看看,心想也許可以從中找到些靈感與激勵。結果越看越覺得跟他們相比,我為什麼有臉活在這個世上呢請問?我到底是憑什麼寫文到底憑什麼????不得不說,有些人就是來讓你覺得自己很糟的。我想起前陣子有個粉ㄕ寫信來,說她很羨慕某個人,羨慕到心都燒起來了,好希望那個人消失。我懂。以前覺得可以出書的人好厲害,像他

大王婚紗
大王婚紗

婚紗照來了,還沒修圖,所以Nubra跟束褲清晰可見,看過的都說喜歡。也因為大家都很喜歡我的Nubra跟束褲,所以我也懶得修了。  這次拍婚紗就是各種爽,各種緣分促成,讓我可以接受朋友的婚紗團隊服務(Paris en Rose 玫瑰巴黎 海外婚紗拍攝服務 巴黎團隊包套服務),真好。團隊裡的攝影師尼摳拉,之前幫我拍過照,這次竟然情義相挺從布魯塞爾來巴黎,實在太感人,而團隊隊長櫻桃本身超能幹,校長兼撞鐘

我結婚了
我結婚了

上禮拜我跟我男人去登記結婚了,我們閃婚來著。因為太臨時而沒辦婚宴,但開了個小趴體跟朋友吃飯跳舞這樣。無法形容我有多自婊多糗,之前一天到晚喊著不婚不婚,不婚個屁,喊到我朋友在趴體當中忙著婊我「啊不是不婚?」「想不到妳也有這一天啊~」其實喊不婚是因為我心中有很多的不平與恐懼,在台灣結婚太複雜了我拒絕,要說哪裡不平還有我到底在恐懼什麼,可能三萬字寫不完,這個以後再慢慢說好惹,今天先歡樂一下。大家都很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