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趟旅行,拼湊成了現在的自己《我不懂青春,只懂遠行》

檢舉

標籤: 《我不懂青春只懂遠行》 拓客出版 自助旅行 一個人旅行

又一次地,我隻身站在登機口前。

圖片來源:Flickr cc@Pauly

透過大片落地窗向外望,吉隆坡國際機場Klia2 航廈的班機一覽無遺。這裡是廉價航空Air Asia 的主要基地和專用航廈,因此放眼所及大部分的飛機都漆著紅白色調,體型也依照飛行的距離和需求各有大小,而其中一班正是我即將搭乘的航班。

起飛地是學生時代,航程是趟告別,目的地是回家,又名長大。

返台後不到一週,就要入成功嶺盡國民義務服兵役,因此這趟旅行自然成為當兵前的最後出行,換言之也是學生背包客時代的最終篇章。猶記得剛出版新書時,有位總是很支持我的學妹在社交媒體Instagram 上發了篇推薦文,而當時我回了她短短幾句話,許下一個全新的承諾:「走在陸上的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的日子,我會走回路上,把更多世界的真實風景帶回來。」

在闖蕩了幾乎整個中國大陸後,我並沒有停下腳步。在推出作品的過程中,繼續把步伐向外推,也因而成就了你此刻正拿在手裡的這本書。

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的電影《年少時代(Boyhood)》片尾有句很棒的對白:「You know how everyone’s always saying seize the moment? I don’t know, I’m kinda thinking it’s the other way around. You know, like the moment seizes us.(你明白為什麼人們都說要抓住機會,把握當下嗎?我不明白,我覺得恰好相反。其實是每一個當下,活出了我們。)」

的確,正是那些在旅途上,數不清的每個時刻拼湊成了今天的我。而那些過去,或許已不常被提起,但只要感到不安或困頓時,仔細回想所有瞬間,我都能再次拾起當時的勇氣。

我曾在駛行荒蕪的泰國長途火車上度過異鄉長夜,也曾強忍寒風穿行暴雪襲城的紐約;我曾隻身行走失去人間訊號的熱帶雨林,也曾在古城酒吧裡因為聽到青春的歌謠而暗自流淚。我在大大小小的城市裡與來來往往的人們相遇,有些成為了朋友,但大部分只是你好然後再見的短暫相會。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心臟不比誰大顆,知識不比誰豐富,但唯獨有一件事令我相當自豪,那便是我的步伐邁得夠遠,視角放得夠深。即便沒有環遊世界,但對於那全奉獻在路途上的大學歲月,或多或少也使我瞥見了世界的面貌。

小時候每當碰到什麼挫折,總愛趁著睡覺時躲在棉被裡哭,讓眼淚順著臉頰滑落枕頭。天亮了,淚乾了,事情也就過去了。

在旅行的過程中,我也發現自己相當愛哭,但那些眼淚並不出於悲傷,而是因為喜悅,因為感動。眼裡那些世間萬物的脈動,在在提醒著我,我活著,世界也活著。

人並非生來就是一攤死水,只等著歲月點點滴滴地蒸發我。生命不該是趟從起點就開始倒數的旅程,也不該是場打從睜眼那刻起,便不知為了什麼而盲目衝刺著的賽跑。

生命,即是生活,即是奮不顧身,忠於自我,痛快地闖一場。

而總會有那麼幾個瞬間, 你將發現旅途中的自己,其實比起平時更像在生活。

班機即將起飛,告別已然眼前。

別人看來稀鬆平常的候機過程,此時此刻在我心中卻翻起洶湧波濤,不捨的情緒未曾停止在眼眶裡打轉著。

所以,就讓我在這兒,和學生時代道聲再見吧。

本文授權轉載自拓客出版《我不懂青春,只懂遠行》,授權僅限欣傳媒,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圖片來源:拓客出版《我不懂青春,只懂遠行》

作者|陳浪 Jerry Chen
.既是作家,也是旅人,更是一個夢想征服世界的平凡大男孩
.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斯拉夫語文學系,於在學期間靠著旅行學習,揹著背包走遍歐洲、亞洲、美洲近百座城市
.曾赴北京外國語大學、北京大學、上海復旦大學、南京大學交流學習
.對於隻身旅行有著無比熱忱,鍾情於漫漫長路上的美麗與哀愁,執著於向遠方不斷地前進且探索
.歷年作品《沒有終點的陸途 The Continent》(2015)

Instagram jerrychenstepout
Facebook 陳浪 Jerry Chen 


欣旅遊BonVoyage
欣旅遊BonVoyage

5,416人訂閱

關於

欣旅遊Bon Voyage用最貼近心的距離書寫、最接近心的角度拍攝,將世界的美好盡收眼底。期待你跟著我們,用心感受每一次旅行的意義,Bon Voyage,一路順風(心)!

網友回應
載入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