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西北 騎進時空軌道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345
  • 收藏:2人
檢舉

相比青藏高原見證過的歲月,我還年輕;

相比黃河奔流過的里程,我走的路還不夠長;

相比騰格里沙漠擁抱過的陽光,我的心還不夠晴朗;

幾次登上4120米的祁連大冬樹埡口,才懂得平時的自己,頭擡得不夠高、望得不夠遠;

我卻能,在年輕的歲月裡,踏入青甘寧的輝煌時代。



七年前開始,青海湖走進我的生命,成為每年夏天一次的朝聖之路,至今,已經將近兩萬公里。

每年七月,曹家堡機場會用明凈純粹的氣息迎接我。機場大廳已經放上環湖賽海報,走過身邊的,還有迎接完成麥加朝覲的穆斯林哈吉那班親朋好友,好熟悉好純真的笑靨,西北人的臉龐。他們年年提醒著我,這是個神聖的月份。

“歡迎回來”也是對我說的麽?

每年,我總要回到這個原點出發去朝聖,聖地是環青海湖公路賽和青甘寧三省。去往環湖賽的途中,我一定會先在西寧吃上一些本地滋養的美食 - 甜醅(下)、在大十字買上幾盒紅景天、青稞餅和熬茶準備上路,再走進一旁的郵局看看青海今年推出了什麽特色明信片。“你來看青海湖啊?小姑娘,紀念郵冊看過沒?送禮這個最好,很快要缺貨的。”

是呀,夏天可是青海人民心中的年度旺季,能收集到搶手的郵冊,可是特別開心的呢。我總會買下幾套,給青海的好朋友們送去。





沒帶地圖,記憶會帶我去到莫家街和新寧廣場,初訪青海的這些地方,或許只是西寧人生活里的日常,卻是我每一年在這里回首過去365天的小寶地。回首去年、前年、甚至09年在這兒看漫天星子的自己、環湖賽和青海。



擡頭四處張望,高樓多了、車潮出現了、新區開張了、去青海湖和西藏的交通更便捷了,拼車逐漸成了過去,街上有更多驢友和戶外店,爭取創衛的西寧(西寧,你一定可以)儼然成為了名副其實的西北大城,在探險者心中,一個回歸自由的起點。向世人展現每一年的點滴積累,每一個成長和改變。那是向上的、奮進的氣息,張揚卻不逼人,是西北的豪氣和柔情麽?

西寧人的幸福指數,是不是也很高呢?

“這次也會曬黑吧?”打從心裡笑了出來。深吸一口純凈的空氣。今年,會有什麽新的回憶呢?

想念了一整年的西北臉孔會在一路上現身陪伴。每一次都像拜訪老朋友一樣,帶著我們這幫環湖迷,到沿途的大城小鎮親切巡禮。於是我記得互助的土族人民(下一)在油菜花田邊,起舞吟唱、在樂都淋大雨等車趕往第二天的賽場時,替我打傘那同路的女孩、在從未接觸過的撒拉族小鎮- 化隆的商品城買了聖城麥加贊贊水(下二)送給穆斯林朋友招福、在“西北單車基地” - 西海鎮打籃球被蒙族人邀進家裡包餃子邊聽年輕的男主人說著對青海的深情和豐富生態帶給他的每一頁生命故事、和踩著泥濘扛著我的行李,送我到151景區的藏族青年;我也不會忘了到了祁連得抓把糌粑再買些藏族飾品、在青海湖邊上的小帳篷里向牧民叫碗牦牛酸奶……這些,都是青海給我的滋養。





都說夏天是西北最美的季節。遠山的蒼翠、溫和的羊兒、放肆的花朵和清冽的空氣,讓人捨不得閉上眼;但,那山那海那風,卻是你即使不睜開眼,都能感受到的魅力。

我行過的,是青海湖年度旅遊旺季的欣欣向榮。一個個穿著騎行服的車迷一路熱情地踏著自行車,環湖公路絡繹不絕的往來車輛和行走在油菜花田間的一個個快樂的遊人,都慕名而來領略青海的大美、寫下自己的“青海紀行”,每一張高原大地映上的臉,都是滿足、都是向往。





每年都能見到新建成的酒店、樓房、餐館,在各個小鎮上發散著朝氣蓬勃的精神。而人們,是不是仍然那麽樣純樸直爽呢?





每一年每一步,我能再次與環湖賽一起見證又一批選手在職業歷程上締造記錄 - 還記得伊朗選手曾在這里登上亞洲排行第一的寶座麽?還記得青海天佑德車隊等了十多年終於在去年一圓總冠軍夢想麽?或四年前,在蘭州完賽的運動員向女朋友求婚的畫面?

來自台灣的選手馮俊凱、台灣錦標賽冠軍盧紹軒所屬的亞塔騎 - 高士特隊(下),都是這場“全球海拔最高”自行車賽的參賽者之一。



也許來自五湖四海的他們記不清每一個單站的名字,卻永遠會記得,在自己的生命裡,用雙腿踏上過那全世界最高的自行車賽賽段、在如詩般美麗但如巍峨高山讓人望而生畏的環湖賽,寫下過自己的傳奇。




↑ 小王子Damiano Cunego拿下皇后站冠軍

















視野從大湖、雪景,迎來寬闊的沙漠和望不著邊際的薰衣草田,我知道自己來到甘肅,會在繁榮的天水找到熟悉的店家補補貨、整理行囊;時光加速飛逝,清麗的寧夏銀川馬上就在眼前,來不及再細看每一天。離開西北時,我總會回頭,向她說聲“明年再會”。





謝謝,謝謝你們。謝謝青甘寧人民的疼愛,每年遠道而來我把你們懷揣在心裡,微笑著往下一個年頭前進 - 而行李箱裡,從青海人手中接過的青稞餅,總捨不得吃完。


  • 酒店
  • 機票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