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鼻子
酸鼻子
酸鼻子

38人訂閱

關於

很多時候,生活總有一些小感動,突然間鼻子會酸酸的,眼眶會熱熱的;一些叨絮,一些自言自語自癒療程, 好像只能透過文字,逐一記錄下來。

文章列表

顯示方式
出發吧!與山神同行的薰衣草森林
出發吧!與山神同行的薰衣草森林

「薰衣草森林」一個充滿希望的森林,來自兩個女生的美好夢想,來自生活的浪漫想像;初次見面那時,它輕聲問我:是否與山神有約?爬了爬升,笑語不斷外加一路蜿蜒的來到位於新社山中的薰衣草森林,穿梭在滿是花草樹木之中。開啟那扇門,跟著香草House管家,從晚間將要入住的香味之房,起身參與了一場別具風味的祈福儀式;興奮之餘還真被那氛圍給吸引住目光。祭司帶領著眾人,齊聲許願並將手中的薰衣草放入火中,大聲訴說「願望

花蓮緩慢尋路 石梯灣118|山海慢時的那時彼時(下)
花蓮緩慢尋路 石梯灣118|山海慢時的那時彼時(下)

稍晚,夥伴的集結說明了晚宴的來臨,以至能坐在山海慢食的饗宴面前,獲得一個細嚼慢食的機會,邊聽著每道菜餚的故事,邊期待著「緩慢尋路 石梯灣118 x 小小的海」活動。幾小時下來,只能說整晚的舒坦,不僅來自五臟廟的富足,當然也迸發於心靈的傾聽。循著微暗燈光,輕鬆的坐臥於118的大廳之中,好似諸多紛擾都已悄然無聲,只留下那浪那風和雨的美好聲息,沈浸於朗讀者小海的詩句裡。語調之優美,透過情感的,短暫的,輕

花蓮緩慢尋路 石梯灣118|山海慢時的那時彼時(上)
花蓮緩慢尋路 石梯灣118|山海慢時的那時彼時(上)

山海慢時,山海彼時;從故事抽取出一個環節,讓我們都還能說說話,聽聽浪並緩緩而行,期待的是在尚未平息的步調間找個安身之所,好讓這落雨時刻得以好過些,好讓首次步入的石梯坪得以清晰一些,好讓這浪這雨的驚濤能不那麼靠近撞擊的力度。這天,坐上0955從台北開往花蓮的自強號,一路上的陽光其實沒預想中的燦爛,反倒像隻翻騰整夜的蚊,藏匿般的伺機而動。背著行囊,走向第一車廂,座位很中立,與我同坐的靠窗位置是個大叔,

於是|我們成了小時候最討厭的大人
於是|我們成了小時候最討厭的大人

於是,我們成了小時候最討厭的大人。-小時候討厭的事情很多,討厭聽話、討厭討人歡心、討厭觀察他人的情緒細微,討厭大人們總是敷衍了事,討厭稱為一年的日子居然這麼久這麼長,討厭喜歡的人撇過頭甚至無視自己,討厭眼下所做的總和都需要被加以評斷,討厭即便多了歲數卻還眷戀小時候的自己。-於是,我們依然無法成為兒時預想的模樣。-然而,模樣在哪兒?找不著也摸不透,只曉得時間不等人,面對難以鬆綁的脆弱,只好責怪這一路

能記得的|就別忘了
能記得的|就別忘了

冬季的台北多雨,即使來到雨勢漸緩睡意高漲之際,整個房間依然滿佈著濕氣;緩解的似乎也只能是蜷曲在沙發上的腳後跟兒。趁著連假去了一趟南京,好讓時序就這麼悄悄來到2019,而近期無論和友人還是與另一伴聊起新年所願,總不離健康快樂及幸福自在;然而,這看似能輕易達標的小情小願,卻幾乎是全世界通用的啊。-新願有了,只是說要獲取好自在的門票,說真的比任何票券都難搶。畢竟,「沒有人可以明確給予自己心之所向,此路通

所有文章
2019年歲之初|有個伴
2019年歲之初|有個伴

寫於之初:跟自己預約一個時節,騰空一處角落,靜心自問過往時光帶來的頓點,於是啊曉得不是每件事都能如願,於是呢理解不是每個人都會長駐;用上幾倍氣力來層疊覆蓋的那些也將不再。-新年初始讓人格外雀躍,如同開關閥,啟動尚未意會到的情感;如同助燃劑,好讓包覆其中的核心得以露出個角。關乎這些零碎,些許人們擬定了完整計畫,些許人們認為凡事終究自然醒來。只是說,無論醒著也好睡著也罷,說是過於自我也無關痛癢,依然得

  • 發布時間:2019/01/02
  • 收藏:1人
謝謝你|謝謝這份永遠
謝謝你|謝謝這份永遠

曾想過怎樣的求婚才是自己理想中的模樣,版本很多,但或許就像《小王子》裡的那朵玫瑰一樣,驕傲、美麗卻又總隔著一層透明玻璃般,看來真實卻又不是那麼靠近心底。-昨晚,坐在平安夜的捷運上,一個女孩倚靠著一個男孩,滿臉通紅的泣不成聲,男孩親了親她的唇眼神略帶憂傷。這一親女孩哭的更徹底了,直接將頭埋入男孩的肩膀,啜泣到整個背都抖動的厲害,我就這樣看了看他們,心想著在這樣的夜晚他們為什麼會如此悲傷,這傷感的氣氛

  • 發布時間:2018/12/25
  • 收藏:1人
我超討厭跑步|但是就
我超討厭跑步|但是就

我超討厭跑步,喜歡運動但討厭跑步,起因我想是在國中那時每跑必肚痛有關,畢竟國小那時我還整個熱衷於接力賽的高壓情緒裡;只是長大後就越來越討厭了,能用走的絕對不跑。-但不知為何就這樣報名了,心想如果要跑那就跑一個自己印象中最經典的賽事好了,心想既然這麼討厭那就要讓自己厭到深處無怨尤(超自虐),報名期間滑鼠點了點卡刷了刷然後就得到了入場券,在此之後的幾個月我都在萌,沒練習沒計時之外,就連前一天都還去夜市

  • 發布時間:2018/12/11
  • 收藏:1人
沒事的|陌生人
沒事的|陌生人

我很想寫下這麼一段故事,關於父親與兒子的那些。-結束了稍早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的記者會,我坐上了回程的計程車。由於本身就是個易談體質,司機大哥便開始跟我攀談,東拉西扯的聊到了意識型態還有整個大環境的迂迴走向,期間時不時的稱讚我也是不可不說一下這樣。話題很多很雜,然後不知怎麼的,他說起了早些年的人生衝擊,說起了兒子染上的愛滋衝擊。-就這樣,都已經抵達公司門口了,他還繼續跟我說著,我不好意思打斷,就讓他

  • 發布時間:2018/12/03
  • 收藏:1人
出發吧!與山神同行的薰衣草森林
出發吧!與山神同行的薰衣草森林

「薰衣草森林」一個充滿希望的森林,來自兩個女生的美好夢想,來自生活的浪漫想像;初次見面那時,它輕聲問我:是否與山神有約?爬了爬升,笑語不斷外加一路蜿蜒的來到位於新社山中的薰衣草森林,穿梭在滿是花草樹木之中。開啟那扇門,跟著香草House管家,從晚間將要入住的香味之房,起身參與了一場別具風味的祈福儀式;興奮之餘還真被那氛圍給吸引住目光。祭司帶領著眾人,齊聲許願並將手中的薰衣草放入火中,大聲訴說「願望

花蓮緩慢尋路 石梯灣118|山海慢時的那時彼時(下)
花蓮緩慢尋路 石梯灣118|山海慢時的那時彼時(下)

稍晚,夥伴的集結說明了晚宴的來臨,以至能坐在山海慢食的饗宴面前,獲得一個細嚼慢食的機會,邊聽著每道菜餚的故事,邊期待著「緩慢尋路 石梯灣118 x 小小的海」活動。幾小時下來,只能說整晚的舒坦,不僅來自五臟廟的富足,當然也迸發於心靈的傾聽。循著微暗燈光,輕鬆的坐臥於118的大廳之中,好似諸多紛擾都已悄然無聲,只留下那浪那風和雨的美好聲息,沈浸於朗讀者小海的詩句裡。語調之優美,透過情感的,短暫的,輕

花蓮緩慢尋路 石梯灣118|山海慢時的那時彼時(上)
花蓮緩慢尋路 石梯灣118|山海慢時的那時彼時(上)

山海慢時,山海彼時;從故事抽取出一個環節,讓我們都還能說說話,聽聽浪並緩緩而行,期待的是在尚未平息的步調間找個安身之所,好讓這落雨時刻得以好過些,好讓首次步入的石梯坪得以清晰一些,好讓這浪這雨的驚濤能不那麼靠近撞擊的力度。這天,坐上0955從台北開往花蓮的自強號,一路上的陽光其實沒預想中的燦爛,反倒像隻翻騰整夜的蚊,藏匿般的伺機而動。背著行囊,走向第一車廂,座位很中立,與我同坐的靠窗位置是個大叔,

於是|我們成了小時候最討厭的大人
於是|我們成了小時候最討厭的大人

於是,我們成了小時候最討厭的大人。-小時候討厭的事情很多,討厭聽話、討厭討人歡心、討厭觀察他人的情緒細微,討厭大人們總是敷衍了事,討厭稱為一年的日子居然這麼久這麼長,討厭喜歡的人撇過頭甚至無視自己,討厭眼下所做的總和都需要被加以評斷,討厭即便多了歲數卻還眷戀小時候的自己。-於是,我們依然無法成為兒時預想的模樣。-然而,模樣在哪兒?找不著也摸不透,只曉得時間不等人,面對難以鬆綁的脆弱,只好責怪這一路

能記得的|就別忘了
能記得的|就別忘了

冬季的台北多雨,即使來到雨勢漸緩睡意高漲之際,整個房間依然滿佈著濕氣;緩解的似乎也只能是蜷曲在沙發上的腳後跟兒。趁著連假去了一趟南京,好讓時序就這麼悄悄來到2019,而近期無論和友人還是與另一伴聊起新年所願,總不離健康快樂及幸福自在;然而,這看似能輕易達標的小情小願,卻幾乎是全世界通用的啊。-新願有了,只是說要獲取好自在的門票,說真的比任何票券都難搶。畢竟,「沒有人可以明確給予自己心之所向,此路通

所有文章
2019年歲之初|有個伴
2019年歲之初|有個伴

寫於之初:跟自己預約一個時節,騰空一處角落,靜心自問過往時光帶來的頓點,於是啊曉得不是每件事都能如願,於是呢理解不是每個人都會長駐;用上幾倍氣力來層疊覆蓋的那些也將不再。-新年初始讓人格外雀躍,如同開關閥,啟動尚未意會到的情感;如同助燃劑,好讓包覆其中的核心得以露出個角。關乎這些零碎,些許人們擬定了完整計畫,些許人們認為凡事終究自然醒來。只是說,無論醒著也好睡著也罷,說是過於自我也無關痛癢,依然得

謝謝你|謝謝這份永遠
謝謝你|謝謝這份永遠

曾想過怎樣的求婚才是自己理想中的模樣,版本很多,但或許就像《小王子》裡的那朵玫瑰一樣,驕傲、美麗卻又總隔著一層透明玻璃般,看來真實卻又不是那麼靠近心底。-昨晚,坐在平安夜的捷運上,一個女孩倚靠著一個男孩,滿臉通紅的泣不成聲,男孩親了親她的唇眼神略帶憂傷。這一親女孩哭的更徹底了,直接將頭埋入男孩的肩膀,啜泣到整個背都抖動的厲害,我就這樣看了看他們,心想著在這樣的夜晚他們為什麼會如此悲傷,這傷感的氣氛

我超討厭跑步|但是就
我超討厭跑步|但是就

我超討厭跑步,喜歡運動但討厭跑步,起因我想是在國中那時每跑必肚痛有關,畢竟國小那時我還整個熱衷於接力賽的高壓情緒裡;只是長大後就越來越討厭了,能用走的絕對不跑。-但不知為何就這樣報名了,心想如果要跑那就跑一個自己印象中最經典的賽事好了,心想既然這麼討厭那就要讓自己厭到深處無怨尤(超自虐),報名期間滑鼠點了點卡刷了刷然後就得到了入場券,在此之後的幾個月我都在萌,沒練習沒計時之外,就連前一天都還去夜市

沒事的|陌生人
沒事的|陌生人

我很想寫下這麼一段故事,關於父親與兒子的那些。-結束了稍早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的記者會,我坐上了回程的計程車。由於本身就是個易談體質,司機大哥便開始跟我攀談,東拉西扯的聊到了意識型態還有整個大環境的迂迴走向,期間時不時的稱讚我也是不可不說一下這樣。話題很多很雜,然後不知怎麼的,他說起了早些年的人生衝擊,說起了兒子染上的愛滋衝擊。-就這樣,都已經抵達公司門口了,他還繼續跟我說著,我不好意思打斷,就讓他

載入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