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鼻子亂走|走進西門光廊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7,374
  • 收藏:2人
檢舉

圖片說明:圖攝/酸鼻子

剛上大學,每次要搭客運回中南部時,都會經過西門那座天橋。還曾經因為錯過捷運末班車,在橋上待整晚,就為了等早上五點的第一班捷運。現在想想,真是青春無敵才會做的事。

「西門町」對小時候的我來說,是可以看到明星的地方,是大人口中危險的地方,是年輕人聚集的地方;刺青、金髮、煙味、學生妹。有那麼點距離,但還不到遙不可及的程度。直到北上念書,它成了返鄉中繼站、朋友續攤、逛街、約會看電影的去處。不過,我依然很少踏入,箇中緣故不見得是保守心態在作祟,而是格格不入的成分居多。

圖片說明:圖攝/酸鼻子

圖片說明:圖攝/酸鼻子

圖片說明:圖攝/酸鼻子

對於一個鄉下孩子來說,認識台北是件苦差事,更別說西門町了。那就好比進入大學這個小型社會一樣,接觸的人皆來自四面八方。隔壁同學不再是誰誰誰的女兒,她也不會住你家附近,妳爸跟她爸更不可能是同學。於是,該如何開啟雙方的話題?不外乎是自我介紹、展現自己最友善的那面,小心隱藏自己是刺蝟的這些事;等待、觀察,然後伺機而動。

當時,一起進到這場域探索的朋友們,有些早已失聯、感情變淡,再不然就是因為爭執冒出疙瘩,漸行漸遠了。腦容量不怎麼大的我,會想到這些不是記憶力超乎常人,也不是因為很愛記仇,而是看到那些青春身影交織而成的思緒;它躁動,它不安、迷惘、新奇,更充滿無限可能,跟那時的我們沒有什麼不同。

圖片說明:圖攝/酸鼻子

圖片說明:圖攝/酸鼻子

「可能」兩字,或許能稍微觸及那種感受,倒不是註解這樣篤定,而是某種直覺反應。這麼說好了,它就好比一個水族箱,或圓或方,造景與否,有附加自動打氣功能?皆有可能。甚至說種水生植物在裡頭,也沒什麼不行。又或者,它到頭來只是一個立方體骨架,裡面什麼都沒有,誰知道呢?或許我形容的是有那麼點抽象,但正是那些抽離、超脫的未知因子,才讓它如此不同。至少我是這麼想。

走出捷運站,緩緩進到徒步區,只見熙攘人群自眼前、身旁甚至背後經過。這空間一下子就被填得很滿;顏色很多、聲音很多、味道也不少,但帶給我的思緒卻很空。才發現,我依然是從局外人的角度,來看待這座名為城市的水族箱。即便我早已習慣帶上一張悠遊卡就出門。

圖片說明:圖攝/酸鼻子

圖片說明:圖攝/酸鼻子

此時,陽光很滿,卻輕輕倚靠在匆忙行人身上,並將他們的影子拉成細細長長的模樣,像照了哈哈鏡般。我邊走邊將腦袋瓜歪向左方,思緒不斷延伸,腳步也未曾停止,最多是放慢行走速度,好讓自己能有時間好好的去觀看、感受。此時,腦中所想的盡是袁廣鳴在《城市失格》系列作品中,那如幻似真的空無影像。

走了一會兒,刻意避開紅樓附近擁擠人群,彎進一旁巷弄小路,走上磚牆外樓梯。本以為能看遠一點,但由於視角關係,可見範圍沒有想像中的廣,於是待上一會兒就下樓了。時間來到了下午三、四點時間,鄰近餐廳與店家都還沒開門,斜陽伴隨著空氣中的灰塵,就這樣撒在戶外桌椅上,營造出獨特的寧靜氛圍。視線也不自覺地跟著光來回移動,經過一個如同隧道的長廊,邊看著牆上塗鴨,帶著好奇心慢慢踏入那陰影之中。

圖片說明:圖攝/酸鼻子

圖片說明:圖攝/酸鼻子

走沒幾步,我便在左側發現一家充滿復古味道的咖啡店,朝門口一看新穎的招牌寫著「蜂大咖啡」幾個大字,與店內復古氛圍很不相同。我走向櫃檯,眼見一罐罐裝滿傳統餅乾的玻璃罐,整齊地排列在玻璃櫃中,罐上寫著鮑魚酥、雞仔餅等等,一些我從未聽過也沒嚐過的小點。

而且才站了沒多久,來往顧客們都熟門熟路似的,一次都打包了好幾樣帶走。基於好奇心,我忍不住買了一個鮑魚酥帶走,並再次回到長廊。路都還沒走一半,我便等不及趕緊從袋子裡拿了出來,剛放在罐子裡沒仔細看,現在猛一瞧,外型圓圓扁扁還真的與鮑魚形狀十分相像呢!接著,咬上一口,甜甜鹹鹹的滋味,搭上白芝麻的濃濃香氣,蠻特別的。小小份量,兩三口就輕鬆解決,有種想再吃上一片的貪心感。

圖片說明:圖攝/酸鼻子

就這樣,我帶著口慾未滿的心情,慢慢走到長廊的彼端,來到河岸留言的紅磚牆下,回想剛剛所見所感以及吃下肚的那些。

下一篇:跟著酸鼻子的腳步繼續去西門附近的西本願寺、中山堂吃吃喝喝吧!

【更多相關】
蜂大咖啡
地址:台北市萬華區成都路42號
電話:02-2371-9577


  • 酒店
  • 機票
完成訂購後,別忘記領取您的免費旅遊金! 立即領取
完成訂購後,別忘記領取您的免費旅遊金! 立即領取
關於

很多時候,生活總有一些小感動,突然間鼻子會酸酸的,眼眶會熱熱的;一些叨絮,一些自言自語自癒療程, 好像只能透過文字,逐一記錄下來。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