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牧世界的市民城市》21世紀移動中的城市邊界

  • 發布時間:
  • 人氣:70
  • 收藏:1人
檢舉

伊斯坦堡獨立大街;圖片提供/馬可孛羅文化

    當"移動"成為生活、工作的常態時,我們與城市的關係必須重新定義    
     以創意推動城市改造的國際權威查爾斯.蘭德利最新力作     
   探討未來遊牧型世界的城市發展新思維   


各界專家學者一致推薦:
朱 平(漣漪人文化基金會創辦人)
林崇傑(台北市產發局局長)
許毓仁(TEDxTaipei策展人)
張基義 (國立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專任教授)
黃瑞茂(淡江大學建築系教授)
溫肇東(政大科管智財所教授)

蕭麗紅(竹圍工作室負責人)

倫敦奧林匹克;圖片提供/馬可孛羅文化

創意城市學權威查爾斯.蘭德利在《創意城市》一書,提出如何打造城市創意生活圈的嶄新概念與技術。睽違多年,Charles Landry再度以他對全球城市發展的觀察與研究,推出新作《遊牧型世界的市民城市》,開展對於人類城市文明不同想像的嶄新對話。查爾斯.蘭德利在書中指出,現代的人們生活在一個處處挑戰卻又充滿機會的新遊牧時代。

在《遊牧型世界的市民城市》中,查爾斯.蘭德利觀察到二十一世紀的城市開始面臨新的挑戰,城市中數位建設不斷加速下,跨國移動交通工作愈加便利,人類城市再次進入新的遊牧時代:一部分是仰賴數位工具而居不定所的新遊牧人,另一部分則是為天災人禍推動的大規模移民。兩者都挑戰城市發展的想像,挑戰市民的內涵,從而形塑不同城市的軌跡:成為自閉城市或開放都會。跳脫學術著作或政策規畫的語言框架,查爾斯.蘭德利以攝自世界各地的城市影像,試圖帶領讀者超越眼前日常生活的束縛,啟動對於人與城市流動節奏、能量、返流與擴張的觀察與想像。遊牧世界中,溝通與貿易更自由進行,我們擁有更多的經濟機會。然而遊牧者人群的流動,也如水一般,能夠載舟亦能覆舟。

《遊牧世界的市民城市》分成四部,前兩部分別描述對於移動中世界與城市的觀察,並點出當代城市面對的挑戰。例如城市中出現不同程度的遊牧者,挑戰了城市擁有者的定義;公民資格也不再是城市居民獨有,反而成為待價可沽、高價者得的商品;大量湧現的移民潮、觀光客都改變了城市地景與功能。數位時代高速發展,運輸工具愈加便利的前提下,加速跨國企業擴張的速度。原本遊牧者為追求獨特生活經驗,開始在全球化浪潮下趨向同一,不同城市文化的特殊性受到挑戰。

查爾斯.蘭德利精確描述此一當代生活的悖離困境:「當世界趨向遊牧狀態,反而呈現巨大斷裂。許多人為了工作或休閒,在世界各地游移。部分的人熱愛此種生活狀態,觀念與趨勢的交流,成為廣大世界的一部分。但其他人卻深感恐懼。基本上,遊牧指涉圈內與圈外;歸屬與不歸屬。遊牧是關於矛盾張力。」當我們熟悉的世界持續內縮,而城市愈加混雜、多元而游離時,我們的部落/社會天性,我們的抱團/離群直覺,就會持續拉扯這份矛盾張力。

在後兩部則點出因應策略:城市,即是回應挑戰、適應挑戰的重要場域。查爾斯.蘭德利提出城市應該創造更多「相逢區域」(zones of encounter),是平行生命得以遇見與混雜的地方,也是創造淺深不同連結之所在。許多小型相逢,鋪就社群興起的沃土。城市住民與非住民透過不同形式相逢,各自以自己的長處,形塑地方型態。觀光客、客人或半住民,可能尚未成為社群正式成員,也沒有政治權利,卻有看待城市資源與機會的嶄新眼光,發現城市住民習以為常的特色。積極參與的圈外人與圈內人之間的界線,將逐漸模糊。

在此,作者特別區分「公民(civil)」與「市民(civic)」。雖然今日兩者用法經常混雜,但蘭德利認為「市民性」應指正式或非正式參與城市事務運作。而「公民性」則指透過對話尋求共同基礎,超越個人差異。「市民社會(civic society)」將成為公民社會的前提,為其開創空間,因為公民常涉及權利、自由等政治或義務活動。透過「市民」與「公民」的分野,蘭德利提出開放視野與策略,賦權非傳統定義的城市住民,參與城市事務的機會。他認為只有透過人民各自行動產生的創意矛盾張力,以及面對矛盾的集體行動,將成為新一代城市創生的基礎。


巴塞隆納機場;圖片提供/馬可孛羅文化

第一章 變動中的世界
序曲

我們生活在尷尬的年代,因世界正轉向它的黑暗面,其時代精神是不斷上升的焦慮感。灰色地帶消失,我們的世界裡出現極深的斷層。我們的社會、部落本性及群體內外的本能都處於緊繃狀態,而我們的世界持續萎縮,城市變得更混雜、更遊牧且更多元。我們之間有更多人為了工作、休閒、愛情或探索而四處遊走,也因此深受來自其他地方想法和趨勢的影響。有些人認為這太超過了,必須停止,但有些人則因有機會成為更大世界的一部分而興奮不已。樂觀和悲觀者仍是參半的。

溫哥華火車站;圖片提供/馬可孛羅文化 伊斯坦堡獨立大街;圖片提供/馬可孛羅文化 柏林地鐵;圖片提供/馬可孛羅文化

《遊牧世界的市民城市》有個雄心勃勃的目標,就是開啟一個關於不同城市文明承諾的對話。這是一個城市定居公民和外地人─通常是臨時居民,聚集在一起形塑和創造一個他們都能參與的最好地方。這是世界日益鬆動、人民大量流動時代的核心挑戰。城市需要一個全面、積極的文本,把所有的人與其生活的地方綁在一起,讓日常的行為與活動和公民生活緊密相連。

在今日的語言裡,「公民(civic)」或「成為公民的(being civic)」只表示以正式或非正式的方式與你的城市發生關係,而且住在城市裡的每個人都應享有這個機會。公民參與,包括參與城市運轉的機制,所以成為一個積極的公民並不困難。而成為「公民的」則需要尊重,讓跨越差異的對話與討論,不會成為無盡的爭執。相對於這樣的交流禮貌,近年來的辯論已經變得粗俗了。一個偉大的市民城市,提供了文明的空間,因為這也代表不可剝奪的權利和自由。這讓我們在約束內(大家認同的行為規範)得以相對自由的行事,並且不受阻礙地參與政治、自願服務或其他我們想從事的活動。這讓許多城市保有新鮮感。不過,這在超過一百個國家是完全不可能的。自掃門前雪和集體性努力,這兩者間的創造性拉鋸,是城市創造(city making)的生命線。

澳洲當代藝術博物館;圖片提供/馬可孛羅文化

凝聚力和人際關係是人類的核心特徵,問題是「和誰?」及「怎麼開始?」。人們常常有一種欲望,想連結不同的人、奇特的人、外地人或其他類別的人。這滿足我們探索的本能─一種求生的必要機制。不過,我們也追求熟悉的、已知的、可預測及穩定的狀態。因此,人們也會找尋並選擇志趣相投的夥伴。所以一切的開端,取決於我們與自己和環境共處的自在程度。不確定性會把人們和地方推向他們的部落本能及成見。政客利用這點,在「他們」和「我們」或「愛國者(可靠的好人)」和「全球主義者(令人困惑且不值得信任的壞人)」之間,狂熱地製造不安的差異,好像你不能同時擁有兩個身分。這令人聯想到當「世界主義者(cosmopolitan)」被視為骯髒字眼的黑暗年代。煽動者提出這個分野,像是宣告混沌和秩序的宇宙戰爭就要開戰。他們滿足了人們追求安逸和單純生活所需的秩序機制與敘事結構。這安定了他們的心靈,更穩固了某種心態,還提供了一張可以愉快地說服自己的精神地圖與腳本。簡單的比喻,如好或壞就能幫助判斷。而這樣的困境,是二十一世紀遭遇的最大斷層和衝突。

我們面臨一個嚴峻的選擇:封閉我們的世界,或是打開它?這不是一個簡單或二擇一的問題。它有很多複雜面。當全球的事物都無法分割地交織在一起時,封閉顯然是愚蠢的。其預設立場應該更接近開放而非封閉、更多同理心或同情心而非敵意,這並非我們不切實際,而是因為我們頭腦冷靜且務實。這歸結於我對城市、鄉鎮和村莊長期抱持的好奇心與觀察,以及居住的經驗。在此,我試圖以字面和影像來述說當代城市的趣味和不滿,並希望這個故事能觸動人們的共鳴。


遊牧世界的市民城市

作者簡介
查爾斯.蘭德利(Charles Landry)
出生於1948年,先後在英國、德國、義大利接受教育。1978年創立「傳通媒體」(Comedia),擔任執行長。「Comedia」被譽為歐洲最具權威的文化創意規畫諮詢機構,其宗旨在於藉由激盪想像力與新的思維激發城市創意潛能,使城市完美地結合傳統與創新,並兼顧到城市的獨特文化與全球化趨勢,創造出具有競爭力的"創意城市"。

多年來,蘭德利與他的團隊跑遍全世界,推展了無數的專案;他在全球45個國家發表過演講,包括:阿爾巴尼亞、澳洲、保加利亞、加拿大、杜拜、芬蘭、德國、挪威、比利時、瑞典等等。近幾年,則專注於輔導亞洲國家推動城市的創意發展。例如,日本、中國、香港和台灣等。

查爾斯.蘭德利擅長於幫助城市改變它們的想法,並且具備相當多的實務經驗;他不但能刺激城市本身的創意,使城市能轉變自己,同時發展未來的想像潛力。
其著作有:《創意城市》(The Creative City: A toolkit for Urban Innovators ,2000)、《城市建設的藝術》(The Art of City Making,2006)、《掌握先機:複雜年代的都市生活》(Riding the Rapids: Urban Life in an Age of Complexity,2004),以及與菲爾‧伍德合著的《跨文化城市:多元文化的優勢》(The Intercultural City: Planning for Diversity Advantage,2007)、與和馬克.派克特(Marc Pachter)合著的《文化十字路口》(Culture @ the Crossroads ,2001)等書。
其中《創意城市》自2000年出版至今,一直持續再刷不輟。

【購書資訊】

書名:遊牧世界的市民城市
作者:查爾斯.蘭德利(Charles Landry)
出版社:馬可孛羅文化
博客來:http://bit.ly/32dgavr

【延伸閱讀】

>《遊牧世界的市民城市》觀光與城市的對話

>《遊牧世界的市民城市》變動中的城市

>「非城‧非鄉」當代聚落的再定義之一城/鄉之間的實踐

>再訪老屋顏-老屋顏前進澎湖 使用水泥花磚替代鐵窗花的在地巧思

=====================
圖文提供/馬可孛羅文化
整理/王彤

更多作品相關訊息,請上【建築書訊
旅遊看建築、建築知文化、文化說歷史,更多建築知旅請上【欣建築


  • 酒店
  • 機票
關於

讓大家一起看見建築的美好,用眼睛品嘗欣生活美學,用身體感受建築的各種魅力。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