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topia Lab作品「尖叫實驗室」—啟動工人新村的契機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372
  • 收藏:2人
檢舉

「尖叫實驗室」展廳;圖片提供/Wutopia Lab

著名建築設計公司「聯創UDG」的老闆邀請我們將一個健身房改建成尖叫實驗室。「尖叫wowdsgn」是一個家居電商品牌,而這個實驗室就是「尖叫」的線下體驗店。為什麼一個有著成百上千建築師雇員的建築師去找一個非典型建築師來設計他精心培育的跨界新品牌?按照薄院長的講法,俞挺和Wutopia Lab一向所追求的公共性和生活性,是「尖叫實驗室」這個生活品牌所需要的。

圖片提供/Wutopia Lab

任何室內設計都要去刺激城市公共空間

健身房現狀就是一個玻璃盒子。透明玻璃製造了一個開放的幻覺,但其實是牢籠,我們希望打破它。我們把「尖叫實驗室」看成一個可以成長的複雜系統,它需要突破自己邊界。我首先在南側設置了一個標誌性的入口,直接將南側主路人流截留進入實驗室,其次保留北側的入口,再次在利用固定傢俱分隔開展廳和辦公區後保留兩者之間的聯繫過道。在東側我用一個懸挑的透明玻璃空間打破建築介面去接近東側樹林。最後我審視了建築的屋頂,決定設計一個微型的中庭,在裡面安放一個升降梯,就可以突破天花佔據屋頂,俯瞰控江路。

鳥瞰「尖叫實驗室」;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在我的繪畫學習中,中國元代山水的筆墨和德國表現主義情緒化的色彩是兩個重要的範本。長期的現代主義建築學教育,讓我慢慢將色彩隔離在建築設計之外。從紫一川別墅售樓中心(Instant Red)開始,我重新嘗試在建築上使用飽和度高的顏色,並由此復活了德國表現主義種植在我內心的色彩。

屋頂;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在二更之眼(ErGeng Headquarter in SH)中,我嘗試將建築裡外部刷上黑色,並點綴高飽和度的藍色,讓建築有了一種節制的性感。於是在之後一個人美術(One person's Gallery)的黑房子以及古北一號(Underground Forest in Onepark Gubei),我都大面積地使用了黑色,白色能把所有不好的東西反射而創造一種純潔,黑色則是吸收所有的不好而創造一種誘惑,這點令人著迷。尖叫實驗室LOGO的基色是黑和明黃,於是我就這兩種顏色去塑造室內的基本背景。最後在房子的背面有個多餘的小角落,呼應室外鮮豔的綠色,我決定用對比色紅色。

 紅色空間;圖片提供/Wutopia Lab

一個室內可以是一個微型城市

「尖叫實驗室」究其本質首先就是個傢俱展廳,建築師決定用傢俱去創造一個微型城市。這個城市由廣場、商業街、露臺、電梯、大臺階、街道立面、天際線以及一些邊緣空間組成。

家居展廳;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建築師試圖用傢俱的設計和組合來實驗《建築的模式語言》的某些結論。建築師設計了三組固定傢俱,第一組是用半透明壓克力作為背板的櫃子來表達街道連續立面和城市天際線。建築師在最近一系列作品中持續在介面試驗半透明上,他注意到借助光線可以使得介面可以封閉,也可以因為影子消解質感而半開放,這樣的介面具有多義性,建築師其實希望城市介面也能如此。我們把壓克力櫃子設計成一個有三角形頂部的單元,這些單元通過組合可以按需分隔成不同的區域,就如傳統中國空間裡的屏風,這就是傢俱重新定義場所。

圖片提供/Wutopia Lab

第二組固定傢俱是展廳和辦公的隔牆,傢俱的翻板和暗櫃收攏時,它就是常見的兼做隔牆的壁櫃,當暗櫃移出,翻板打開,這就是一個展示區。第三組傢俱和第一組第二組傢俱限定後形成的所謂商業街的盡端,它是個展架也是個休息座更是立面。然而這是不夠的。薄曦在全透明的懸空玻璃房上放了一把阿爾瓦阿爾托送給木匠的原型椅,這把被木匠自作主張刷上紅漆的椅子就把玻璃房重新定義成和室外綠樹幾乎伸手可得的一個人發呆和思考的場所。讓這個空間可以脫離主體空間而完整獨立地存在。升降機上放一個椅子和茶几。這樣的交通空間可以被定義成移動的休憩空間。當平臺緩慢升出屋頂,玻璃天花仿佛水面映射著自己,這是一個可以短暫失神的時刻,我想,這如果可以是一個人的下午茶,那該是多麼孤獨啊。

圖片提供/Wutopia Lab

下午茶盒子;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城市微空間復興的一個詰問:工人新村如何復甦

「UDV聯創上海設計穀」是以前的新鳳城迎賓館改建而成。而其所在的鳳城新村則是由解放後上海市政府為解決工人居住問題而推行的「兩萬戶」計畫中的三號基地逐漸發展壯大而成的著名工人新村。在近20年,鳳城新村似乎並沒有趕上上海發展的腳步。楊浦的街道大多以東北城市命名,結果楊浦似乎成了上海的東北,有過極其輝煌的歷史,當下儘管努力但顯然落後了。商業中心和高級住宅樓掩蓋不了楊浦的失落,卻又如同遮眼布擋住了楊浦值得保留的工業文脈的光輝。「尖叫實驗室」在城市上的意義是,設計作為一種工業的武器可以借用建築和空間改造來重新定義工人新村和工業遺產,孤獨的下午茶並不是所謂的情懷,而是一種可能性針灸,在大家習以為常的場所中創造一個自豪的希望。

 側面玻璃盒子;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後門入口;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展架;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基本資料

作品名稱:尖叫實驗室 Wow Lab
作品地點:上海市楊浦區控江路1500弄UDV聯創上海設計谷8號樓

建  築
事  務  所:Wutopia Lab

建  築  師:俞挺
參  與  者:鮑勃胡

材  料
建  築:歐松板,壓克力,矽酸鈣板,碳化木地板

建築面積:180㎡
總樓地板面積:2,065㎡

日  期:2016年11月至2017年4月
圖片提供:Wutopia Lab
攝  影:CreatAR Images 清築影像(艾清、史凱程)、陳默默


團隊簡介
Wutopia Lab
由俞挺和閔而尼於2013年12月在上海成立。
美學/所有艱難的思考和訓練,都要在最後呈現出不可思議的輕鬆
宣言/如果這個世界不夠美好,就讓我們創造一個新的

主持人
俞挺/Yu Ting

畢業於清華大學建築系本科,同濟大學建築系博士,為國家一級註冊建築師。Wutopia Lab 創始人,主持建築師。擔任上海迪士尼中方談判專家、Let's Talk 創始人、城市微空間復興計畫創始人、旮旯空間聯合創始人、上海市虹口區北外灘社區規劃師,及FA青年建築師獎創始人。


【延伸閱讀】

Wutopia Lab作品「二更之眼」/他造了一隻眼睛,用它看這人間喜劇

空格建築作品「1/2體育場」

國棟建築師事務所作品「萬年清企業總部」

==========
圖文提供/Wutopia Lab
整  理/Florence Kao
校  閱/鄭伃倢

更多作品相關訊息,請上【欣建築-作品導讀
旅遊看建築、建築知文化、文化說歷史,更多建築知旅請上【欣建築


  • 酒店
  • 機票
關於

讓大家一起看見建築的美好,用眼睛品嘗欣生活美學,用身體感受建築的各種魅力。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