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不該只是這樣,探索屬於台灣的價值/專訪廖偉立建築師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4,165
  • 收藏:1人
檢舉
廖偉立建築師行走於開幕前的《雜木林進路》展中;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攝影:魏惟)

日期:2019.8.31
地點:上海和平飯店
受訪:廖偉立/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創始人
訪談:王進坤/欣建築主編

1955年出生於苗栗通霄的廖偉立建築師,成長於資源匱乏的年代,經歷台灣戒嚴時期(1949-1987)的壓抑及解嚴後的開放,及九零年代台湾钱淹脚目的黃金时期,為追求心中理想近40歲時毅然遠渡美國再深造,1999年返台卻遇上台灣經濟衰退,而無處展長才,沉潛期間大量閱讀台灣土地的歷史資料,而提出「雜木林」概念。2003年完成的東眼山公廁雖然體積小、造價低,卻顛覆專業界的認知,而一戰成名。回頭觀察其近二十年的建築實踐,「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可說是其人生寫照,今日已成台灣獨樹一格的重要建築師。

2018年初廖偉立於台北科技大學,舉辦個人建築展《造化:廖偉立的建築》(後簡稱造化),策展人王增榮認為廖偉立的特質是「能將不同層次的事情混雜在一起融合處理」,在策展團隊不變之下,經過一年的籌備跟密集討論,2019年秋季移師台中舉辦《雜木林進路:廖偉立的建築》(後簡稱雜木林進路),試圖更廣且深入的探討廖偉立的建築核心。在開展前,欣建築邀請廖偉立建築師現身說法,從第一人視角談自己的建築實踐之路。

自然環境是老師
苗栗通霄位於台灣西北部,氣候溫和多雨,靠海屬於丘陵地形,並有被作家七等生稱為沙河的通霄溪及多為石頭的南勢溪流過。幼時廖偉立喜歡赤腳踏在颱風後的河床上,鬆軟泥土的觸感,是他對台灣土地熱愛的起點。他回想幼時家境不好,住在用竹籬笆夾泥牆建造的房子中,剝落的泥牆能看到內部竹子的結構,而明白建築的結構關係,手巧的母親會用隨手可得的材料修補竹牆、窗戶,使他瞭解只要會觀察環境並動手做,靠自己也能完成房子,故年僅十歲時他即在自家旁的尤加利樹就蓋了個小屋。

除對環境的感知及動手做建築之外,廖偉立自小喜歡畫圖及讀唐詩,養成繪圖跟寫詩的能力,被問及為何喜歡?他表示詩雖簡短卻能傳達意境,言簡意賅將對人生、環境的感受清楚表達,繪圖則是能直觀的將當下的想法快速呈現,來跟人溝通。而這兩個自小熟悉的工具,對廖偉立後來思考跟呈現建築有很大的影響。

苗栗通霄一景;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建築應與土地緊密扣合
國中畢業後,為學習一技之長賺取家用,他選擇北市高工(今大安高工)建築科,砌磚、木工、敲混凝土等技術訓練,不但對建築及材料有了初步的認識,也玩出了興趣,而立志要當建築師。高工畢業後考上台北工專(今台北科技大學),當時台北工專已不只訓練技術也重視設計,邀請多位優秀建築師擔任老師,其中就包括戰後第一代建築師王大閎,但該時期廖偉立對設計仍很懵懂,不清楚建築深層的意義是什麼。

工專畢業後廖偉立先當兵,退伍後因工專學分不足以考建築師,因而插大考上淡江大學(後簡稱淡江)建築系。淡江的學風自由,加上淡水地理環境獨特,有山、有海、有河、有人味,課餘時間他跑遍整個淡水周邊,用速寫將市場、廟宇、渡船頭等風景一一記錄下來。除環境外,淡江的王淳隆及李俊仁兩位老師是重要推手,讓他知道該如何做設計。因對淡水土地的熟悉跟理解,在畢業設計中他以淡江渡船頭為題,呈現建築與基地環境的關係,拿到全年級第一名,也讓他確立建築應與土地緊密扣合的設計核心。當時客座評委郭中端老師(中冶環境造形顧問主持人),更稱讚他的設計能力已與日本早稻田大學最優秀學生不相伯仲,也埋下他出國念書的遠因。
淡江畢業設計第一名作品模型照;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建築不該只是這樣
淡江畢業時廖偉立已經28歲,雖有繼續深造的目標,但現實面讓他決定先進入實務界工作,在李祖原建築師事務所工作九個月後,再進入潘冀建築師事務所工作,這一待就是八年。忙碌的工作並未減低他對建築的求知欲,他指出「在李先生那學習到思考建築的格局,而在潘先生那則是受到紮實的實務訓練,包括施工圖跟工地等,雖然充實但我覺得建築不該只是這樣。」因此決定深造考取東海大學建築研究所,畢業後考取建築師證照,仍回到潘冀事務所工作並在東海兼課,而認識同在東海教學的徐純一及季鐵男兩位老師,時常討論建築的可能。

當時他在國內設計的都是私人建案,無法給予成就感使內心徬徨,加上看到海歸派如黃聲遠、邱文傑等建築師的實踐,給他很多刺激。在一個契機中,徐純一介紹科羅拉多大學丹佛分校建築與規劃學院的老師Dougalus Darden給他認識,「Darden當時抓著我的手描繪了一張圖,並直視我要我脫掉外殼,我覺得他看到我內心的渴望,就下定決心要去美國跟他學建築。」廖偉立說道。可惜兩年後Darden因血癌過世而無法達成,但出國念書的慾望已在心中燃起,不過他並未前往丹佛分校,而是將目光轉向學風更加自由的南加州建築學院(SCI-ARC)。

那時廖偉立已近40歲,但仍決定挑戰自己,破除身上的框架,在國外求學期間最衝擊的是突然發現自己不會設計了,台灣求學期間都是排名前列的他,卻被Eric Owen Moss(美國結構主義建築師)給考倒,當時題目是設計以色列博物館,但他不認識以色列這塊土地而無法下手,書面資訊也無法給予設計的養分,因而省思土地跟建築的關係,並決定畢業後要回到台灣,將所學貢獻給這塊土地。

南加州建築學院(SCI-ARC)時期作品;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南加州建築學院(SCI-ARC)時期作品;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只要第一次出手對,其他只是枝微末節
1999年畢業返回台灣的他,碰上經濟衰退找不到工作,先在台中虛耗一年,到台北開業兩年也未能有穩定收入反而負債,只好再將事務所遷回台中,當時邱文傑、黃聲遠等建築師已開業近十年,在業界、學界皆有一定知名度,而他卻是從零開始,心中難免不安。在這段低潮期,廖偉立大量閱讀台灣的文史資料,從中建立了自己的觀點「雜木林」,也奠定之後的創作路線。

台灣身處亞熱帶緯度,具有雜木林多元共存的林向,也反映台灣土地所面臨的各種事件,政治經歷多次片斷的變遷、交替,並融合了多樣族群,展現出類似連續/不連續、生存/競爭、融合/分裂、主流/非主流、合作/對抗、相依/分離的多元複雜面貌。因而醞釀出獨特的生命力,那是多變而不安、草莽而不確定的、充滿著強烈衝撞既有體制的力道,活潑的生機隱含著未完成的未來。
雜木林/廖偉立

廖偉立的設計論述;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雜木林」成為廖偉立建築思考的核心,並賦予在建築實踐之上,當時他參與新竹觀霧遊客中心的競圖未獲評審青睞,卻因努力的態度被承辦看見,主動問他:「有個小案子雖然造價及設計費低,你要不要試試?」他欣喜接受並認真的思考跟設計,結果該案成為他重要的作品,也就是東眼山公廁(2003),完工後更獲得日本SD設計獎,開始受邀展覽,並被國外期刊報導,才逐漸打開業務。

公廁後廖偉立雖漸有知名度,但能接觸的項目量體仍不大,其中「橋」設計是關鍵的一條路線,包括王功橋、交大景觀橋(未興建)、苗栗銅鑼橋、板橋人行陸橋、北港女兒橋等,他藉由這些項目不斷磨練自己的設計心法。廖偉立表示早期作品因剛回國,尚未沉澱因此常用本能出拳,形式比較直接,但若細讀「橋系列」雖看似直接造型強烈,都是經過仔細思考後的出手。廖偉立設計的第一步,是回到該類型的根本去重新思索可能性,再將該類型重新定義,因此「橋」不會只是橋,同時是景觀、是雕刻、也是裝置,再將其整合在一起發想,其他類型包括遊客中心、美術館、教堂等都是從這一步開始。

雲林北港女兒橋;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雲林北港女兒橋;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建築必須有自明性
「雜木林」作為設計核心,除重新定義類型外,還有幾個重要的元素,包括「路徑」的建立,「地景」的回應等。建築佇立在土地之上,必然需要跟環境對話。廖偉立指出:「基地環境同時是助手也是對手,設計者必須要去定義基地。且都市樣貌複雜且限制多,但不一定是壞事,反而能激發新的想法。建築不需要壓過周遭環境,而是必須有自明性(identity),在城市或曠野這個大舞台中有個角色。」

其中代表作品即是位於台中繁雜市區的「救恩堂」,身為有神論者的廖偉立,自小就常去天主堂玩耍,因此宗教的圖像早已深埋心中。在重新思索教堂定義跟其機能後,他得出教堂不該只是教堂,也該是社區的活動中心,更是人們心靈的7-11,必須回應現實來與城市對話,因此將教堂的低樓層設計為連接城市的中介空間,對都市開放來連結周邊巷弄。再透過教堂內的路徑安排,使來訪者脫去世俗紛擾的外在,在緩步往上的行走中使心靈沉澱,最後抵達主堂。雖然聽來感性,但其實符合理性,因主堂為容納眾多禮拜教徒,需要大跨距結構,放屋頂層不但符合結構系統,並如聖經所說「上帝的殿是建在高處」。

而即將完工的「礁溪長老教會」則是另一種不同的基地樣貌,處於既非城市,也不是郊區的位置,自然環境多強風及大雨。而現實條件裡,基地前後有兩米多的高差,旁邊為黃聲遠建築師的經典作品「礁溪戶政事務所」(2005),其建築外型是實體不規則的折線。面對如此複雜的基地環境,廖偉立透過重新定義基地、建築類型,將建築往另一邊靠,用體塊構成的虛折線來與礁溪戶政所的實體折線對話,為解決前後高差,將一層樓高提高一米二,並透過方盒子的圍塑創造類洞穴的半開放中介空間,不但聯通礁溪路(前)與礁溪街(後),也成為遮風躲雨的舒適空間,來作為周邊鄰里的活動場所。

宜蘭礁溪長老教會模型;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宜蘭礁溪長老教會;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宜蘭礁溪長老教會;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宜蘭礁溪長老教會草圖;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宜蘭礁溪長老教會;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宜蘭礁溪長老教會;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走自己的路
2018年由評論家王增榮策展的《造化》,將廖偉立的作品進行整理,拆分成三條主要軸線「教會空間」、「橋」、「美術館/展覽館」。當被問到三條路線時,廖偉立表示自己不會刻意整理路線,因不小心就會框限自己,而是保持開放的態度,進行不同的嘗試來深化自己,認為展覽的意義是「反省」,藉由策展人的目光重新審視自己,並指出與策展人針對展覽的來回討論過程,更為重要。

廖偉立更點出曾合作過的兩位評論家、策展人阮慶岳、王增榮的不同(註1)。阮慶岳曾為執業建築師,瞭解建築業界生態,其敏感度夠高並博學,加上文學造詣佳,讓其不只從建築的角度去審視建築,提供的觀點更廣也更具意象。王增榮則具有建築史背景,有完整的建築史觀,加上長期關注國際建築發展,並前往實地考察,能從建築史的角度給予建議。整體來說阮慶岳較為感性,王增榮雖相對理性,但也有屬於自己的感性,也因兩人有各有所長,在交流時挑戰非常全面。「他們讓我時時警惕跟反省,要走自己的路,不去模仿學習他人。」廖偉立說道。

而此次《雜木林進路》是在《造化》的基礎上往前,王增榮將他對廖偉立設計風格的轉變,以2009年完成的台中救恩堂為分水嶺,分為「前救恩堂」跟「後救恩堂」時期,並將未完成的紙上建築,也一併納入展覽討論。透過王增榮的目光跟歸納,廖偉立也自承確實有趨向內斂的傾向,但也指出影響的因子非常多,業主的喜好有時就是不可抗的原因,加上早期作品功能較單一,能較具實驗性,後期包括遊客中心、教堂、美術館,功能需求複雜,因此當設計的概念轉化到建築體時,必須在結構、構造、材料等的關係統合上找到平衡點,雖然內斂但也回應「雜木」近看野性十足,但拉遠卻又彼此共融的樣貌。

《雜木林進路》展;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雜木林進路》展;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比業主看到更多,而非只是滿足需求
被問到如何跟業主溝通建築時,他舉位於台灣板橋台灣藝術大學(後簡稱台藝大)內,正在進行的台藝大藝博館(原有章藝術博物館)為例,因校內原本藝博館建築已老舊不符合需求而舉辦競圖,廖偉立在國內眾多設計好手同場競技下脫穎而出。他表示審查評委將近三十位,都是校內的教授,每個人的意見都不同,但評委們共同想把建築做好,期待藝博館不只是校內的展覽空間,更要成為該地區的文化核心,因此他從這個角度著手,經檢視校園環境及基地後,他大膽的將舊建築拆除重新設計,將原本一分為二的廣場重新串聯,來回應周邊擁擠凌亂的環境。為達到地區的文化核心,以「大樹」的意象出發,並延伸到皮層設計,不但處理造型同時也解決通風、採光等問題,雖然舊建築被拆除,但刻意保留重要物件,來運用在新建築之上。業主原本要求新建物需比既有半圓形建築矮,但他認為博館若要扮演校園及地區的文化核心,應該是被彰顯,而提出相反意見與評委討論後也獲得同意。

「我不期待能跟業主氣味相投,但只要是有誠意的業主,不論提出怎樣的需求都是好事,只要他想把案子做好,那都是很好的挑戰跟對話,就怕沒心、不誠懇。」廖偉立說道。

台藝大藝博館模擬圖;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台藝大藝博館模型;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台藝大藝博館草圖;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台藝大藝博館草圖;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台藝大藝博館模型;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台藝大藝博館模擬圖;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傳承不在形式,挖掘自己的主體性
綜觀台灣建築史,每位建築師都像野武士般各自在戰場上努力,專注自己的建築實踐,而少打團體戰及傳承建築理念給年輕工作者,但近年已逐漸改變。其中黃聲遠建築師主持的田中央團隊可說是最為積極,並已看到成效。當談到這個議題時,廖偉立表示傳承確實重要,也期待年輕工作者能夠受到他的啟發,但傳承不在形式跟表現,而是願意去理解台灣的土地、人文、文化,從中挖掘出自己對建築的觀點。為此《雜木林進路》以關注台灣的土地人文,以及設計具有獨特性兩大方向,邀請多位年輕建築師及學者與其對談,包括曾在廖偉立事務所工作十年的陳俊言+陳瑞笛(原典建築)夫婦,以及漆志剛、朱弘楠、謝宗哲、羅曜辰及王喆等年輕工作者。

而追問怎麼看待每位年輕建築師時,他表示羅曜辰具有很好的敏感度,正在建立屬於自己的美學,但是否已經找到,還需捫心自問。王喆的室內作品精彩,但明顯受到日本建築師的影響,雖然搶眼但需要小心。朱弘楠的敏感度跟美學很好,期待他做公共建築。最後追問陳俊言+陳瑞笛夫妻時,他想了一下,表示看到他們的企圖,但明顯還處於摸索階段,祝福他們找到自己的路。

接著他話鋒一轉,指出台灣新生代建築師,受國際建築風格的影響太大,普遍未找到屬於自己的路,期待他們從台灣土地的特質出發找到自己的主體性。也感嘆年輕人相較過去浮動許多,願意下決心學習的人越來越少,常常馬步還沒蹲穩就想獨當一面,並強調人生最重要的就是紮實的把事情做好,再來是靠個人的修行累積,並維持對建築的熱情,若刻意的用商業手法操作是本末倒置,就算紅了也只是一時虛名,站得穩才能走得遠。

台南左鎮化石園區;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台南左鎮化石園區;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台南左鎮化石園區;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台南左鎮化石園區;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台南左鎮化石園區;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進路後的下一步
不少人鼓勵廖偉立邁出台灣,將源自台灣的設計價值帶到國際,他直言關鍵在作品夠不夠好,是否準備充足,若作品夠好一切水到渠成,不然汲汲營營也只是一場空。強調要在國際上立足,必須有屬於自己的獨特性,越在地才越國際,也才能與國際對話。並表示今日受到資訊傳播技術發達的影響,改變了建築行業,有建築師如同遊牧民族,同時在世界各地進行設計跟建造,也有建築師長期深耕家鄉,如格倫‧馬庫特(Glenn Murcut)、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等。廖偉立認為不論游牧型或是深耕型,其實最好的作品還是在自己國內,即是因為熟悉自己生長的土地。最後他指出沒有哪一型比較好,還是要看每個人自己的造化,有沒有找到自己。

當被問到還想設計哪種類型建築時,他笑說全都想嘗試,但若真要說的話,人生最後一站的「墓園」,以及「修行空間」是他最想嘗試的。因「墓園」是生者跟逝者對話的空間,「修行空間」則是藉場所讓人的心靈安定尋找自我。兩個類型都在思考並處理環境氛圍,非常具挑戰。

大師不是偶像而是對手,要PK較勝負
廖偉立非常欣賞跟敬佩建築師路易斯‧康(Louis Kahn),因為他不從形式、符號去思考建築,每次出手都能準確塑造出令人感動的空間場域。而彼得‧卒姆托則是當代最佩服的建築師,節制不亂接案子,因此作品重複性不高,專注每個項目,雖然作品的結構、構造、材料都不一樣,但卒姆托態度皆是一致,很能掌握到不同項目的本質,做浴場就是浴場,做教堂就是教堂。但大師不該是偶像,而該是對手,創作者要有這個態度才能讓自己不斷往前。


最後被問到,打算做到幾歲退休時,他不假思索:「做到死為止」。

《雜木林進路》展;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雜木林進路》展;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雜木林進路》展;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註1.廖偉立曾受阮慶岳邀請作為展覽藝術家,參加位於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的《黏菌城市:台灣現代建築的本體性》(2002)、《城市謠言:華人建築 2004》(2004)。王增榮則是擔任其兩次個展的策展人,分別是《造化:廖偉立的建築》(2018)及《雜木林進路:廖偉立的建築》(2019)


建築師簡介
廖偉立/立.建築師事務所(AMBi studio)主持建築師
廖偉立建築師;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出生於台灣苗栗縣通霄鎮,東海大學研究所建築碩士、美國‧SCI-ARC 建築碩士。為台灣註冊建築師、大陸一級註冊建築師(2009)。

曾獲日本SD Review年度獎多次、中國WA建築佳作獎、評委會特別獎、台灣建築獎首獎等。並獲邀參加日本東京、大阪SD Review年度獎展覽、2004當代華人建築展(台北)、2005深圳建築雙聯展(深圳)、2006北京建築雙聯展(北京)、2007年亞洲建築真實論壇參展(新加坡)、2008香港深圳雙城雙聯展(香港)、2009 Sketch up建築師手稿展(台北)、2012第十三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台灣館《地理啟蒙》、2016 IFRAA宗教建築獎展覽(美國賓州)。建築個展包括2018《造化:廖偉立的建築》、2019《雜木林進路:廖偉立的建築》。

【展覽資訊】
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 日     期:108 年09 月14 日-11 月06 日
> 地     點:台中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雅堂館AB
> 策 展 人:王增榮(比格達工作室主持人)


【系列活動】
圖片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延伸閱讀】
>《雜木林進路 :廖偉立的建築》展現「艱澀」的建築美感

>廖偉立/用對世界的理解做建築,而非為創造而創造

>藉《造化》談廖偉立建築中的各種可能/王增榮

==========
撰  文/王進坤
資料提供/立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校  閱/鄭伃倢 


更多作品相關訊息,請上【欣建築-人物專訪
旅遊看建築、建築知文化、文化說歷史,更多建築知旅請上【欣建築
  • 酒店
  • 機票
完成訂購後,別忘記領取您的免費旅遊金! 立即領取
完成訂購後,別忘記領取您的免費旅遊金! 立即領取
關於

讓大家一起看見建築的美好,用眼睛品嘗欣生活美學,用身體感受建築的各種魅力。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