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topia Lab作品「八分園」上篇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980
  • 收藏:3人
檢舉

「八分園」邊院院門;圖片提供/Wutopia Lab


是的,我們就是喜歡這樣的建築

「八分園,像發光一樣的存在,真的太美了。也讓我相信建築是有意義的。」

設計任務書是一定要改的
絕大多數業主和發展商來找設計師時,對項目其實並沒有想得十分透徹。如果設計師一頭栽進任務書來設計的話,基本上就會成為委託方的試錯工具,所以「不會改劇本的演員」不是好建築師。

業主史總是通過畫家李斌來找到我,那時八分園還沒得名。她打算改建收購的售樓中心。售樓中心是街角三角形兩層樓建築的一個邊,和嵌在其上的四層倒圓臺大廳。入口在三角形內院;樓的一側作為居委會,二樓作為居委預留發展空間。另一側作為沿街商鋪。三角形加一個圓形是90年代末流行的平面構成形式,可惜過了20年,就不新鮮了。建築學的時髦還真是浮雲。

「八分園」;圖片提供/Wutopia Lab

業主打算把這個約2000平方公尺的售樓中心設計成住家相容經營,命名「薈堂」,但我覺得業主並沒有考慮明白。我在著手設計之前,準備了差不多近100個問題來問史總。問答過程幫助我和業主各自慢慢地釐清自己的思路,並達成共識,最後寫成新的任務書,那就是放棄住家。這個八分園可以是一個專門展出工藝美術作品的美術館,空時可以作為發佈會的場地:有咖啡和圖書室,還有辦公;關鍵要有民宿,此外也要有一些附屬接待功能比如餐廳,書房和棋牌室,總而言之是一個微型文化綜合體。

「八分園」等角透視圖;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做設計嘛……可以是對個對子
我要設計的居委、商鋪空間在建築上黏接在一起。內院裡除了園廳,其餘兩面都是功能的背面:掛滿了空調管路和各種管線。我一點也不介意雜亂的周邊環境,這即是我設計的上句,上句越雜亂破敗,下句就越要有序純淨;不過我需要在上下句的結構上,把改建和其他建築部分的連結分離清楚。我決定沿著內院三角形構築一道帷幕,作為圍牆把上句隔離開來,沿著這個思路,園廳也需要一道帷幕。改造的建築部分就有了自己的邊界,可以獨立成句了!

「八分園」等角透視圖;圖片提供/Wutopia Lab

造園子不是造景觀
高速的城市化會製造一種模糊的城市圖景,缺少鮮明的識別。八分園所在的江橋也是如此,20年來不同時期建造的建築和景觀擠在一起,可以和任何一個城郊結合、互換而不覺有異。上海五大名園,嘉定有其三,然而這幾十年,嘉定公園造了不少乏善可陳的……那些不算「公園」,算是「景觀」吧。我站在荒廢的內院,決定造一個園子:向七十年代的上海街道公園比如「蓬萊」、「霍山」、「西康」公園致敬,向嘉定的園林歷史致敬。

「八分園」屋頂鳥瞰;圖片提供/Wutopia Lab

中國七、八十年代的公園其實長期被園林史所忽略,造園師在公園上復活並創新了傳統園林。許多小品的設計兼具功能,當時的施工技藝和傳統形式,雖新而古。但這幾十年,景觀師代替造園師,園林的傳統被虛假的日式和所謂現代園林所取代。傳統只能繼承、轉譯,然後創新,才是傳統的繼承與發揚。西方學術背景訓練出來的景觀師和建築師,基本上不太會造園,但熱衷於脫離傳統,大談傳統的繼承和創新,其實不過是把傳統當成遮羞布掩蓋自己不關心傳統、借用他山之石的事實。「拿來主義」不是不可以,以繼承發揚傳統之口拿來主義,這就是欺騙了。

在「拙政別墅」中,我試著學習傳統造園;那麼這次,我決定把江橋的所謂現代景觀作為上句,「八分園」銜接七十年代造園精神作為下句,讓這個破敗三角形內院新生,它更是精緻當代立面的對偶,讓園子和建築彼此合為一體。我認為建築和園子的總體一起才算是建築學。

圖片提供/Wutopia Lab

靈光一閃起名字
那天我問助手得知園子占地一畝不到,約四百多平米,恰好八分地,我就脫口而出「八分園」。加上我這人平時高調,這八分也可以提醒我做事、做人八分不可太滿。業主頗以為然,就此定名「八分園」。原來的薈堂則轉而成為民宿的名字。

我不喜歡乾巴巴的建築
周榕批評我的建築有些甜,過於豐富取悅他人。我是上海人,周榕又希望我的設計具有上海性。基於生活的上海性:恰恰就是讓人愉悅但克制的豐富性。這2000平方公尺的建築在空間上要顯得變化豐富,但彼此有聯繫。我既不希望如強迫症一般的極簡主義,也不喜歡浮誇的場景並置,卻毫無聯繫。我用對偶展開空間關係:園子是外,形式感複雜;建築是內,呈現樸素。但這些樸素又有些不同,美術館要樸素有力,而邊上的書房和餐廳要溫暖柔軟,三樓的聯合辦公就要接近簡陋,而四樓的民宿則回到克制的優雅,還要呈現出容易解讀的精神性,在屋頂透過營建菜園向古老的文人園林致敬。

一樓平面圖;圖片提供/Wutopia Lab

二樓平面圖;圖片提供/Wutopia Lab

三樓平面圖;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四樓平面圖;圖片提供/Wutopia Lab

頂樓平面圖;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四層的民宿才是我隱藏在整個八分園的驚喜和高潮。我為每間民宿都設置了空中院子,一個公共區域的四水歸堂天井。我一直想在商業地產中打造真正意義的空中別墅,卻在公共建築上實現,也算是我研究垂直城市心得的一個微小實踐。每個院子都是當代的中式庭院,取材于仇英的繪畫而加以提煉,這高高在上提煉過的空中院子,是那個低低在下傳統地上園子的下句。「八分園」由此呈現出的豐富性讓遊園變得高潮迭起,正如古人的七言律詩,字數有限但意境豐富。

未完待續> Wutopia Lab作品「八分園」下篇

屋頂天井鳥瞰;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屋頂花園;圖片提供/Wutopia Lab

茶室;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基本資料

作品名稱:八分園
業  主:史惠娟
地  點:嘉怡路151號(海藍路口)

建  築
事  務  所:Wutopia Lab
總建築師:俞挺
建  築:俞挺、葛俊、戴欣暘
施  工  圖:周猗蓮、陳國華、楊雪婷、馬欣宇
室  內:范日橋、張哲
景  觀:郭文、倪智超、包宇
室內與景觀設計顧問:俞挺

建築材料:鋼、混凝土、鋁板、玻璃

施工圖配合單位:上海杜鵑工程設計與顧問有限公司
室內設計:上瑞元築設計顧問有限公司
景觀設計:蘇州未相景觀與城市設計事務所

建築面積:2000平方公尺
攝  影:CreatAR Images


團隊簡介
Wutopia Lab
由俞挺和閔而尼於2013年12月在上海成立。

美學/所有艱難的思考和訓練,都要在最後呈現出不可思議的輕鬆
宣言/如果這個世界不夠美好,就讓我們創造一個新的

主持人
俞挺/Yu Ting

畢業於清華大學建築系本科,同濟大學建築系博士,為國家一級註冊建築師。Wutopia Lab 創始人,主持建築師。擔任上海迪士尼中方談判專家、Let's Talk 創始人、城市微空間復興計畫創始人、旮旯空間聯合創始人、上海市虹口區北外灘社區規劃師,及FA青年建築師獎創始人。


【延伸閱讀】

Wutopia Lab作品「八分園」下篇

Wutopia Lab作品「樸素之家」

Wutopia Lab作品「尖叫實驗室」—啟動工人新村的契機

==========
圖文提供/Wutopia Lab
整  理/Florence Kao
校  閱/王彤

更多作品相關訊息,請上【欣建築-作品導讀
旅遊看建築、建築知文化、文化說歷史,更多建築知旅請上【欣建築

 

 

  • 酒店
  • 機票
關於

讓大家一起看見建築的美好,用眼睛品嘗欣生活美學,用身體感受建築的各種魅力。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