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topia Lab作品「八分園」下篇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925
  • 收藏:2人
檢舉

「八分園」搪瓷博物館;圖片提供/Wutopia Lab

承接上篇> Wutopia Lab作品「八分園」上篇

 

風格不是太重要
至於建築和室內是什麼樣的風格?其實不太重要。從2012年起,我刻意模糊鮮明的風格陳述。儘管我算是現代中式的始作俑者,但經過15年,我倒是希望所謂的東方、西方在當下展現出我個人的方式,一切為我所用而隨心所欲。

「八分園」剖面圖;圖片提供/Wutopia Lab

立面上層層疊疊的資本主義語彙
我用一個節制的立面來包裹「八分園」的豐富性。從「無極書院」開始,就如張斌老師所言,我在立面上製造層層疊疊的語彙,來讓立面變成一個空間而不是一張皮。我最後選定穿孔鋁板,以摺扇的方式在立面上形成面紗。這面紗不是氣候邊界,它背後有玻璃幕牆、有院子也有陽臺。我把立面看成內外之間的邊疆,邊疆不是國境線,它有含混的模糊地帶,這就是讓我著迷的地方。我熱愛在立面創造這麼一個模糊地帶。

基地周邊平面圖;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影子
在「一個人美術館」這個項目上,我提過我對影子的迷戀,其實出於地域氣候之於人的經驗習慣使然。在「八分園」不同空間,我塑造了不同影子的情緒。由於園子的存在,這些影子能夠明確傳遞溫度、風、聲音的資訊,而具有飽滿的豐富性。

庭院與幕牆;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對細節保持距離
「我需要在創作中和作品保持距離,但細節仍然干擾這我。」建築學一度著迷於建築學的意義細節,現在我刻意和它保持距離,不是因為我不喜歡,而是必須借用工人相對粗暴的施工方式來呈現沒有細節的細節。所以我對業主說,邊庭的圍牆就不要找平抹光再上漆,就直接在基層上罩漆,我有些喜歡這種視覺的質感,但最後意外的是,影子在牆上呈現出國畫皺法的效果。

穿孔版幕牆;圖片提供/Wutopia Lab

有時即興
在確定立面穿孔鋁板的花紋時,我即興選定了梅花。什麼花紋不重要,重要的是花紋形成的穿孔,是否足夠在立面製造出面紗的感覺。園子的主樹是原來庭院裡的樸樹,那麼園子就圍繞它展開吧!那天我站在現場,背對入口看著牆壁,我想:就開個月門吧!

有時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原來的庭院裡還有棕櫚樹,造園師試圖消滅它們,而業主則有些心痛,我覺得留著就留著吧!現在它們被竹林遮掩,毫不突兀,有鳥在上面築巢,多好哪!

入口小徑;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在入口庭院,我原本要求拆除門頭,然後設計了耐候鋼板的門房,業主拆除了一半門頭,也造了門房,就一直停在那樣的狀態。我是應該堅持我的強迫症還是縱容業主呢?我決定因地制宜,我說服業主多拆了一點保持了緊繃的邊界,把原來的粉飾層鑿掉,露出水泥基層;不許把原門頭的柱子包裹成門房外牆的一部分,把門房空間用短牆圍起來形成一個前院。結果業主突然全刷成白色,就像邊庭那堵有些糙的圍牆。我站在前院那棵保留的香樟樹下,看看竹林圍繞的入口和灰色礫石的地面,那就這樣吧!

俯瞰庭院;圖片提供/Wutopia Lab

有時不妥協
史總總是委婉地要求我思考一下圍牆的設計,我先後嘗試了波形陽光板、離瓦、穿孔鋁板(花紋是圖元化的千里江山圖)、鋁格柵加垂直綠化,但我還是斷然拒絕了史總提出的爬藤綠化牆。直到9月,「八分園」的圍牆還是遲遲沒動工,甚至有傳言業主不打算造了。我意識到也許是因為造價,然後我特地找到史總,重申了圍牆的重要性,並給出了現在建成的圍牆樣式。但即便如此,圍牆的造價按照幕牆公司的報價也要100萬人民幣左右,但史總找了看板製作公司把造價減少到了40萬人民幣,於是得以動工。

「八分園」庭院;圖片提供/Wutopia Lab

我不太關心格柵的排列形式,但我關心每個格柵的截面尺寸。我拒絕了成品鋁型材,因為厚度和寬度都大了幾釐米,施工方不得不定制,由此造價增加。施工剛開頭,史總發來照片,問圍牆格柵背後的兩翼樓房的背面是否要噴成黑色;我說不急,等施工完了再看。葛俊覺得格柵的鍍鋅框架焊點難看,希望處理,我也不以為然。

等圍牆完工那天,史總激動地給我電話說:明白我的意思了,圍牆的樣式不重要但必須有而且不能完全封死,必須是黑色。這樣的圍牆把周邊環境疏離在「八分園」之外,並成為「八分園」的對比,使得「八分園」成為貼著舊物而新生的場所。我回答:是的。鍍鋅框架也是舊物的一部分,而黑色格柵則是新物,至於什麼花紋都是可以的,但花紋的最後尺寸決定審美的細緻,不可放鬆。至於黑色才能有力地把圍牆和舊物切開,並謙虛地成為背景,成為中央那個華麗圓形帷幕的下句。

民宿庭院;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再累最後也要裝得輕鬆
沿著竹林經過前院、門房和棋牌室,推開大門就是「八分園」。入園幾步你可以選擇過橋進入美術館,也可以繼續直走進入竹林背後的餐廳。圓形美術館兩層樓高,左手是書房和餐廳,右手是樓梯;正對一個月門,一棵蒼松入畫來,那門後是個改建前原是臭水池的邊庭。二樓是環形走廊,可以臨展,也可以作為圖書室和咖啡廳。三樓是臨展和聯合辦公室,三樓半出的休息平臺可以到布草間。樓梯的光線從一樓的暗到最後四樓大亮,進入四樓回首可見擁擠匆忙的城市化邊緣。轉而就是「薈堂」,一個有些小得意地,藏在美術館樓上的小天地。轉過天井,走上屋頂,是個生機勃勃的菜園子,春天到,菜秸正時,微香中讓我想起食廬的菜秸排翅來。四周的建築簇擁著這個小小的屋頂,你可以輕輕歎口氣,它真的是桃花源了!

所有艱苦的訓練和思考,在最後都要呈現出一種不可思議的輕鬆。回顧我初二模仿倪瓚和梁楷,他們偉大的繪畫就是這種審美最標準的詮釋。我也希望我的設計能夠如此。所以我不會因為被批評有些甜美而沮喪,因為這是兩種態度,我取其一即可。

民宿房間;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建築學是一件有意義的工作
我們在前院設計了竹林通幽的入口,將「八分園」獨立出來,但「八分園」不是私家園林,它免費向周邊居民開放。這種節制的開放讓「八分園」獲得了周邊居民的認同,他們珍惜這個園子,安靜地在園子走幾步即滿足。我在各種複雜鄰里關係中改建空間,這是唯一一次獲得鄰里寫表揚信稱讚的項目。這也是我把前院設計納入城市微空間復興計畫的原因。這個街口一度淪為簡單的過道,原本的景觀破敗不堪,但一個前院就改變了這個街角,使得它又活潑起來。建築學的社會學意義也顯現了出來。

搪瓷博物館;圖片提供/Wutopia Lab 

我為什麼和業主達成美術館的共識?是因發現業主的先生是上海著名的久新搪瓷廠的最後一任廠長,搪瓷是曾經主宰中國日常生活最重要的日用品,如今則幾乎不見蹤影。謝廠長於2002年隨著搪瓷廠關閉而退休。這些年他收藏了大量的搪瓷,品質和數量驚人。他珍惜回憶,而夫人史總則大踏步成為房地產女強人。我和李斌不約而同認為搪瓷可以成為這個微型文化綜合體的文眼。隨著「八分園」的建造,謝廠長的公子從米蘭留學回來,創辦了一個時尚的搪瓷品牌並入駐「八分園」,這才是技術和家庭傳統的新生。12月,「八分園」在沒有完全開園的時候舉辦了搪瓷百年展,我站在人群中默默觀察這一家子,這搪瓷曾經是榮耀,或許曾經是負擔,然而因為「八分園」,它斷然復蘇。「八分園」説明這一家子重新認識了自己、彼此以及手中的財富,這下我覺得建築學可以是一件有意義的工作。

四樓起居室;圖片提供/Wutopia Lab 

最後我要解釋一下我的建築學夢想
我夢想用建築去創造一個能矗立在黃金時代的神話。儘管在現實的摧殘下,這個神話似乎有些渺茫,但這些年我絕不放棄,這和其他人毫無干係,可有時毫無頭緒,我唯一能做是努力用輕鬆的筆觸在建築中描繪人類內心深刻的力量。

「八分園」開始接近我希望的神話了,它可以滿足我,它與周遭並存,我躲在這裡,就是全世界。有時,我會閉上眼睛,因為最重要的東西。不是肉眼能夠看到的。

四樓起居室;圖片提供/Wutopia Lab 


基本資料

作品名稱:八分園
業  主:史惠娟
地  點:嘉怡路151號(海藍路口)

建  築
事  務  所:Wutopia Lab
總建築師:俞挺
建  築:俞挺、葛俊、戴欣暘
施  工  圖:周猗蓮、陳國華、楊雪婷、馬欣宇
室  內:范日橋、張哲
景  觀:郭文、倪智超、包宇
室內與景觀設計顧問:俞挺

建築材料:鋼、混凝土、鋁板、玻璃

施工圖配合單位:上海杜鵑工程設計與顧問有限公司
室內設計:上瑞元築設計顧問有限公司
景觀設計:蘇州未相景觀與城市設計事務所

建築面積:2000平方公尺
攝  影:CreatAR Images


團隊簡介
Wutopia Lab
由俞挺和閔而尼於2013年12月在上海成立。

美學/所有艱難的思考和訓練,都要在最後呈現出不可思議的輕鬆
宣言/如果這個世界不夠美好,就讓我們創造一個新的

主持人
俞挺/Yu Ting

畢業於清華大學建築系本科,同濟大學建築系博士,為國家一級註冊建築師。Wutopia Lab 創始人,主持建築師。擔任上海迪士尼中方談判專家、Let's Talk 創始人、城市微空間復興計畫創始人、旮旯空間聯合創始人、上海市虹口區北外灘社區規劃師,及FA青年建築師獎創始人。


【延伸閱讀】

Wutopia Lab作品「八分園」上篇

Wutopia Lab作品「樸素之家」

Wutopia Lab作品「尖叫實驗室」—啟動工人新村的契機

==========
圖文提供/Wutopia Lab
整  理/Florence Kao
校  閱/王彤

更多作品相關訊息,請上【欣建築-作品導讀
旅遊看建築、建築知文化、文化說歷史,更多建築知旅請上【欣建築


  • 酒店
  • 機票
關於

讓大家一起看見建築的美好,用眼睛品嘗欣生活美學,用身體感受建築的各種魅力。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