圳流百年 回首那些護守田池、水庫的歷史容顏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431
  • 收藏:0人
檢舉
前言
興工於1920年的嘉南大圳,至今剛好滿100周年,這個在日治時期最重要的水利工程,為當年苦於引水灌溉的嘉南平原帶來活水和生機,總督府工程師八田與一是設計嘉南大圳及當時東南亞第一大的烏山頭水庫大功臣,大多的文獻資料都可以看到對這位日籍工程師的推崇和感念,然而前人種樹繼之以灌溉,才能卓然成林,八田與一帶出的一群優秀本土工程師用他們的青春歲月守護著家園的水利工程卻鮮少被提及,本文訪問到八田與一的嫡傳弟子,也是將其一生奉獻在烏山頭水庫的顏雲霄先生之子顏弘澈先生,娓娓道來他所知道的八田與一精神與其父的師生之情。

從一本鉅細靡遺的筆記本說起…..

顏弘澈先生是顏雲霄先生的三子,雖然未曾見過八田與一,但從小在父親的耳濡目染下,八田先生的形象和影響力卻一直在顏氏庭訓中。
「父親在病榻上,已經無法言語時一直用手跟我們比著一個東西,當時我們不明所以,後來整理遺物時才發現是這一本小冊子,記載著八田先生對他的指導和生活紀錄的本子。」人稱顏老師的顏弘澈語帶感性,非常珍惜地翻閱著父親遺留下來的手筆文書,中日文交雜,其中有一段是關於八田與一親授如何維護烏山頭水庫以延長水庫壽命的口諭。

顏弘澈首度提供媒體拍攝其父顏雲霄隨身攜帶的紀錄手冊記載著與八田與一在台北蓬萊閣同桌用餐時,八田親授如何治理烏山頭水庫的關鍵技術。顏雲霄事後說他沒料到當日是他與恩師最後一面。(攝影/陶榮榕)

好幾大本照片集都是顏雲霄先生畢生紀錄所學、所見及對恩師的滿滿懷念。(攝影/陶榮榕)


顏雲霄是八田與一的嫡傳弟子、愛徒,「父親的一生對八田老師非常忠誠。」透過回憶顏雲霄的描述八田與一是一個嚴肅卻不失溫暖的人,他對部屬、學生要求嚴格,但也時時關心他們的生活。日據時代大部分的台灣人對於殖民政府感到畏懼、害怕,這個民族受壓迫情結也自然投射在八田與一身上,輿論對於這位日籍工程師評價不一,不過翻閱一張張由顏雲霄精心紀錄下來的照片,顏弘澈說他看到八田的另一面,他會為了部屬休息時間打牌消遣被抓到警察局而前往警局理論;他對工程進度要求嚴格,但假日休閒時也會安排放映電影或是雜耍等表演娛樂所屬。綜上所述,顏弘澈認為八田與一對台灣人的態度是中立而溫和的,即使是執行天皇的命令行事,在管理上卻也沒有苛刻過台灣人。

早年許多泛黃的老舊照片,顏雲霄都會再經過翻拍,將焦點部分放大,足見其細心和認真的性格。(翻攝/陶榮榕)

昔人已遠 幸有珍貴圖鑑紀錄為憑

1942年5月8日,奉命前往菲律賓進行棉作灌溉設施調查的八田與一喪生在二次世界大戰的烽火中,1945日本戰敗台灣光復,一直陪伴八田與一在台灣生兒育女的八田與一妻子外代樹不忍離開夫婿一生懸念的烏山頭水庫,在一個颱風天的清晨,跳入放水口自殺,留下「愛慕夫君,我願追隨去」的遺言,令人不勝唏噓。外代樹的骨灰與夫婿八田與一合葬在烏山頭水庫的一隅,永遠相伴相隨。從中華文化落葉歸根的角度來看,八田與一從東帝士大學畢業的二十出頭年紀即將所學貢獻在台灣這塊土地,並在此成家,生養子女,過世之後與其夫人的骨灰也仍留在這裡滋養大地,正如同他所建樹的所有工程,解決了灌溉水源,豐厚物產,造福台灣後代子孫至今,這位血液內流淌著天皇子民基因的日本人,如今仍為台灣人鎮守著烏山頭水庫,功不可沒。

顏雲霄一路追隨恩師,並發揮其土木工程外的另一個興趣及專長-攝影,將工作和生活的點滴一一記載入鏡,為歷史保留珍貴紀錄,而他本人因獲得八田的「絕對信任」不僅授予烏山頭水庫養護關鍵技術,而後也是嘉南農田水利會嘉義中洋子第一位台籍幹部。台灣光復後,這位當時難得的土木測量人才獲得重用,並在日人主管被遣送回日本之前囑其:「今後烏山頭水庫你要好好守住。」就這一句簡單的話,顏雲霄用他43年又6個月的歲月履行此一使命。其子顏弘澈回憶其父的努力:積極參與集水區攔沙壩之建設,以防水庫淤積;造林以利水土保持。1959年八七水災重創南台灣,嘉南大圳遭到嚴重破壞,顏雲霄奉命設計曾文溪渡槽壩頭搶救工程,其縝密及獨特的施工技術獲得當時水利局首長的肯定與讚揚。凡此種種,顏雲霄銜承恩師八田與一的期待與信任,確實守護著烏山頭水庫,因此被尊為守護烏山頭的顏爺爺。

顏雲霄的相簿記載的不只是影像,更有他對工作及八田與一的深厚情感。此照為在職時的顏雲霄(右)與八田與一雕像合影。(翻攝/陶榮榕)

誕生在台灣的八田晃 夫是八田與一的大兒 子,與顏雲霄的交誼 深厚。(翻攝/陶榮榕)

顏爺爺熱愛攝影,用攝影紀錄生命中的點滴,也給後人留下珍貴的影像紀錄。(翻攝 /陶榮榕)

顏雲霄的三子顏弘澈解說著自己如何在父親紀錄的照片和手稿比對中解開一幅伊東哲手繪的嘉南大圳烏山頭水庫施工模樣圖。(攝影/陶榮榕)

前人種樹 後人灌溉 活水流長

顏雲霄顏爺爺與八田與一的師徒之情,從每年的5月8日八田與一忌日這天,必定上墳追思可為憑。2013年,他在兒子代稿的追思文中感言:「殘弱的身軀,已不能言語、無法站立,須賴機器維持正常呼吸,堅持來向您行最敬禮是唯一心願。」「我經常教育我的家人,飲水要思源,烏山頭水庫養活了我們一家人,八田閣下是我們家的恩人…..,過了今天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到墓園來相會,如果在天國相會,讓我再稱呼您”八田閣下”。」

2013年顏雲霄最後一次祭告文。(攝影/陶榮榕)

已經無法自主行動和言語的顏爺爺,堅持從加護病房出來前往祭拜,三子顏弘澈回憶,當天父親硬是擠出:八田閣下,莎喲娜啦!為與其恩師在世上的最後一別。(圖片提供/顏弘澈)

這是顏雲霄最後一次到墓園,在他親自設計的八田與一銅像平台與親筆手書「嘉南大圳設計者八田與一氏像」前向他的恩師致敬,現在顏爺爺已經在另一個時空與八田與一相會,留下豐田美池,仍繼續承接著前人智慧血汗的結晶滋養著大地及人們。

嘉南大圳完工啟用即將邁入100周年,這是歷史上的一小步,卻是受惠於嘉南平原人們的一大步,緬懷先人的肇造、承續、維護和啟後,回首那些守護著田池、水庫的歷史容顏雖已漸褪去,活水仍源源不絕。

【延伸閱讀】

>立基教育 翻轉創新的古蹟契機
>2019「全國古蹟日」活動「文化資產‧遊於藝」全收錄!隨著古蹟暢遊台灣!
>振興無形文化遺產 打出金獅陣的現代陣勢

旅遊看建築、建築知文化、文化說歷史,更多建築知旅請上【欣建築


  • 酒店
  • 機票
完成訂購後,別忘記領取您的免費旅遊金! 立即領取
完成訂購後,別忘記領取您的免費旅遊金! 立即領取
關於

讓大家一起看見建築的美好,用眼睛品嘗欣生活美學,用身體感受建築的各種魅力。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