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照唱、舞照跳 上海最經典-和平飯店

檢舉
上海除了有名的外灘景點,你還想探訪一些當地人才知道的秘境嗎??
跟著上海知名雜誌《TimeOut上海》編輯的腳步,讓真正的上海人,以更精采的文化故事,告訴你這些觀光客到不了的50個地方有多迷人!
-------------------------------------------------------------------------------------------------------
上海是個江湖,重出江湖的和平飯店,
非但沒有像一般江湖老大那樣徹底把自己的歷史來個大洗底,
反倒將一些江湖傳說,坦然地攤開在你面前。
從黃銅的旋轉門外轉了進來,走在軟厚的紅地毯上,門內門外頓成兩個世界。

圖片說明:從黃銅的旋轉門外轉了進來,走在軟厚的紅地毯上,門內門外頓成兩個世界。


  不同膚色的人從黃銅的旋轉門外轉了進來,走在吸去了所有聲音的紅地毯上。
  多年前有部電影就叫《和平飯店》,周潤發演一個江湖老大,對外宣稱,他的和平飯店是個避難所,任何前來住宿的人都能尋得庇護。如果上海灘也算是個江湖,那這座面朝外灘靜默而立的「遠東第一樓」,倒真正稱得上是這個江湖裡的一個安逸所在,同它的名字一樣,即便在戰火紛飛的年代,據說裡面一樣是歌照唱、舞照跳。
  可惜和平飯店北樓的旋轉門,從來只容得下一個人。平常人經過它,還是仰頭望一望的居多。早年即便是魯迅,也在這扇旋轉門的裡面吃過虧。據說因為他身穿長袍,腳上穿著一雙跑鞋,就被開電梯的服務員瞧不起,死活不讓他進電梯,魯迅無奈只得步行上樓。尋常人,更不消說了。
二○○八年,和平飯店改造的時候,有傳言改建後的飯店將不再接受普羅大眾的住房預約,這讓上海人心頭一緊。好在它現在真正重出江湖了,而傳言到底只是傳言。幸好,這座傳奇建築的歲月精髓沒有遭到分毫抹煞,而且變得親民了許多,人們盡可以去樓內一探江湖的神秘隱衷。

上海灘如果是個江湖,那這座面朝外灘靜默而立的「遠東第一樓」,倒真的稱得上是這個江湖裡的一個庇護所。

圖片說明:上海灘如果是個江湖,那這座面朝外灘靜默而立的「遠東第一樓」,倒真的稱得上是這個江湖裡的一個庇護所。


把魂魄留在這裡,我的江湖我的世界

  和平飯店當年的老大是個猶太人,靠著雙柺,步出十一樓的露天陽台,俯視上海灘最私人的風景——他建造了一座上海乃至遠東的頂級飯店建築,順理成章把其中最好的房間留給了自己。
  這個男人叫維克多.沙遜(Victor Sassoon)。他曾加入英國空軍,在一次戰鬥中受傷致殘,退役後加入家族經商事業,轉戰到上海炒作房地產,大獲成功,幾乎獨攬了上海灘高層建築,上海人都叫他「蹺腳沙遜」。可是蹺腳沙遜很喜歡運動,是個游泳高手,還熱中跳舞。和平飯店的十樓就是個舞廳,他從自家房間下一層,就能過過舞癮。傳說他生活極其奢侈,性格也十分詭譎,終身未娶。反正在和平飯店重開之前,沒人知道沙遜的房間裡究竟是怎樣一番模樣,所以很多人叫它「沙遜密室」。就因為他很古怪,在他身後也總有種種傳說。
  《成為和平飯店》的作者陳丹燕說,和平飯店頂樓小餐廳工作的服務生常常聚在十一樓,擠坐在一套黑色皮沙發上,輪流講鬼故事。一直講到他們覺得那些一九二九年做工精細的護壁板都動了起來,向他們逼近,某個人忍不住發出驚叫,然後,他們爭先恐後的從沙發上跳起來,飛跑過幽暗的房間,跑過牆上鏡框裡的那些關於這家飯店的老照片,撤退到廚房裡。他們總是傳說,晚上能在十一樓聽到腳步聲,蹺腳沙遜好像一直留在這裡。
但傳說的人都覺得他是無害的,他只是忘記不了這個唯我獨尊的江湖。
  重出江湖的和平飯店,將沙遜密室改建為總統套房。價格也與這個稱號相當匹配,每晚十萬元人民幣加一五%服務費。總面積約有三百平方公尺,包括會客室、起居室、臥室、盥洗室等,從會客室的每一扇窗戶都能看到毫無遮擋的外灘江景,房外當然還有一個花崗石造的西式小陽台。只要底氣足夠,盡可在總統套房裡緬懷一下江湖老大的情懷。
有70多名頂尖廚師的餐廳,各國食客都能在此賓主盡歡,舌頭一點也不會有思鄉之苦。

圖片說明:有70多名頂尖廚師的餐廳,各國食客都能在此賓主盡歡,舌頭一點也不會有思鄉之苦。

和平飯店咖啡廳。

圖片說明:和平飯店咖啡廳。

九國套房,黃銅旋轉門內的上流社會

  《上海外灘:中國面對西方》書中提到:「華懋飯店(和平飯店)絕不只是個社交場所。它是上海的化身——在那個年代,上海既給了所有僑民熟悉的安定感,又像是一座充滿新奇和驚喜的摩天輪。」
  當年的和平飯店簡直就是一個聯合國辦公室。照陳丹燕所說,那裡有「維也納來的咖啡,紐約來的黑色絲襪,巴黎來的香水,彼得堡來的白俄公主,德國來的照相機,葡萄牙來的雪利酒,全部來陪襯一個歐洲人在上海發跡的故事。還有那個時代的名人,美國的馬歇爾將軍、美國的司徒雷登大使、法國的蕭伯納、美國的卓別林、中國的宋慶齡、中國的魯迅。」
和平飯店咖啡廳。

圖片說明:和平飯店咖啡廳。


  這些不同膚色的人從黃銅的旋轉門外轉了進來,走在吸去了所有聲音的紅地毯上,走向集合了七十多名頂尖廚師的餐廳,他們能吃到「加利福尼亞桃、波斯無花果、俄羅斯魚子醬、德國火腿、義大利乳酪、巴黎鵝肝和澳大利亞黃油」,舌頭一點也不會有思鄉之苦。吃完飯,他們就去以中、英、法、美、德、日、義、西、印九國風格裝設的九國套房休息。
  九國套房是和平飯店獨一無二的特色。據說同濟大學建築系的畢業生,寫畢業論文必來此處細讀建築神韻。例如印度式套房,一進門即是兩扇籬笆式花紋的鐵柵門,按印度人的風俗習慣,客人進門前需雙手合攏,以示禮貌。會客室房頂是曲線形球根狀的圓頂;精美的波斯圖案,光彩奪目;進門的兩邊牆上雕刻著各種花卉圖案;正面一排窗戶,由紅、黃、藍、白等顏色鑲嵌拼成,一派濃郁的印度風情。
  改建後的和平飯店裡,這些九國套房盡可能修舊如舊的保持了原來的面目。其中,保存最完整的是英國式套房。英式老家具、浮雕頂、壁燈,都是英國工匠手工敲出來的。一九六○年,英國伯納德.蒙哥馬利(Bernard Montgomery)元帥來華,途經上海就住在該套房內。
改建後的和平飯店,絲毫未減當年風采。

圖片說明:改建後的和平飯店,絲毫未減當年風采。

九國套房盡可能修舊如舊的保持了原來的面目。例如英國式套房,家具、浮雕頂、壁燈都是英國工匠手工敲出來的。

圖片說明:九國套房盡可能修舊如舊的保持了原來的面目。例如英國式套房,家具、浮雕頂、壁燈都是英國工匠手工敲出來的。

和平飯店的裝飾細部很講究,每一處都讓人驚歎。

圖片說明:和平飯店的裝飾細部很講究,每一處都讓人驚歎。

在和平飯店當服務生,走路有風

一九六○年代,能在和平飯店工作是莫大的榮耀。當時工資每月四十元,季度附加工資十元,於是每月再發三塊三毛三。當年最吃重的重工業工人,月薪也只有四十二元。可是也很難搶得到這活:除了表現良好,祖宗三代歷史清白,連身高都有要求,最好還是帥哥美女。
這些服務生只穿青年裝,卡其布、純白色。白色從來不是屬於勞動者的顏色,太容易髒,但他們就能穿,髒了有酒店專門人員洗晾熨平,再送到手上。女生還能穿半高跟皮鞋。偶爾出飯店在南京路上走一走,其他人都要嫉妒死了。所以,當年和平飯店哪怕是一個服務員,也算是才貌雙全,當然還很有儀態,見多識廣。他們多半會說一口流利的英語,甚至有人能用三十二國語言同老外「辟情操」(上海話,談心、閒聊)。
一九七二年,曾有一個英國左派學生訪問團訪問中國。事後其中一個英國女生回憶:「我看見了一個到處殘留著裝飾藝術痕跡的豪華飯店,還聽說了沙遜家族的故事。席間,一位五十歲左右、表情極其溫順的服務生走到我身邊,他彎腰下來,問我是要喝蘇打水還是茶。我驚奇的發現他使用的英文,竟然是我媽媽那個時代的人所用的英文舊稱。」她還吃到了地道的中國菜,美味的江南清炒河蝦,那麼清爽溫存,沒有唐人街上的菜式裡無所不在的棕色肉汁。
在新開張的和平飯店裡,這些服務生的優良素質,無疑都會保留。更令人興奮的是,建成後的北樓客房部,每個樓層提供管家式的一鍵服務。也就是說,客人無需再打到總台尋求服務,只需按一下房間裡的一個鍵,各個樓層專門的「管家」就會來到客房,為客人服務。
(文/施雯,圖/楊曉喆)
和平飯店的裝飾細部很講究,每一處都讓人驚歎。

圖片說明:和平飯店的裝飾細部很講究,每一處都讓人驚歎。

如何去

地點:黃浦區南京東路20號
地鐵:2號線、10號線,南京東路站。
公交:33路(中山東二路新開河路-周家嘴路軍工路)、37路(愚園路膠州路-揚州路齊齊哈爾路)、55路(南浦大橋-世界路新江灣城)、65路(南浦大橋-北區汽車站)、147路(中山東二路新開河路-軍工路臨江碼頭)、307路(中山東二路新開河路-三門路新江灣城)、330路(齊齊哈爾路-中山公園)、317路(中山東二路新開河路-平涼路軍工路),中山東一路南京東路站。

周邊好逛
外灘源(圓明園路)
所謂「外灘源」,就是與外灘並行的一條小馬路—圓明園路。這條美麗的老街還原最真實的外灘,在這裡能看到最市井的上海式生活,但也有外灘美術館這樣的現代藝術寶庫。
-----------------------------------------------------------------
以上內容摘自:橡實文化
<<上海秘境Inside Shanghai:觀光客到不了的50個地方>>TimeOut上海雜誌 編著
更多資訊請上官網>> http://bit.ly/1LDbV22
粉絲團>>http://bit.ly/22BxtjF


(本文版權僅限欣傳媒 請勿轉載)
由真正上海人所撰寫的書籍,每個秘境解說精細,相當值得一探。

圖片說明:由真正上海人所撰寫的書籍,每個秘境解說精細,相當值得一探。


作者簡介
《TimeOut上海》雜誌

 這是城市指南領域裡最著名的媒體品牌,以善於發掘的眼光、獨到的見解、不落
俗套的文藝評論及多年的口碑,樹立了極強的公信力及獨特的風格。要真正了解上
海,當然得有老上海帶你穿街走巷,在秘境中串起老建築的故事,深入見識那個人
人口中的老上海最真實也最豐富的面貌。


  • 酒店
  • 機票
關於

我在上海享受繁華,我在北京酌飲經典。我在杭州漫步湖邊,我在成都品味巴適。我在黃山縱情山水,我在三亞放肆靈魂。-我在 旅中國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