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霈婕|街角漫遊
關於

對空間著迷,對故事執著。喜歡在一個地方好好親近一座城市,觀察住民生態、認識樓房建築、找尋逐夢人。想用文字緬懷城市失去的風景,挖掘都市的肌理與居住脈絡。現任「見學館」採訪編輯、「JAZCO」專欄作家、「課廳。走自己的路」文字統籌,總而言之,是一個愛玩愛對路的文字工作者,約我吧!

文章列表

顯示方式
【台東】部落SUP|在衝浪板上親吻大海
【台東】部落SUP|在衝浪板上親吻大海

還記得前年在澎湖(驚!已經是兩年前的事情了嗎!!),認識了求海小情侶馥慈跟宥輯,被他們帶去跳港、求海,每一項澎湖女孩的成人禮我都躍躍欲試,只有在阿輯大聊去望安划獨木舟的時候,我會放空,因為無法想像一個人與一葉小舟在汪洋大海,那是多讓人心慌的場景,只靠雙手與一支槳,會不會成了沒有定錨的飄蕩?(而且落海怎麼辦?➜這才是重點)這次參與歐北來蔡昇達策劃的東海岸大地藝術節媒體團,帶我們認識部落的生活與文化,

【德國慕尼黑】住宿|Bold Hotle Zentrum
【德國慕尼黑】住宿|Bold Hotle Zentrum

這是本趟蜜月中,最~滿意的設計旅店。還記得在出發前寫的慕尼黑住宿攻略,針對慕尼黑兩家Bold Hotle(Giesing & Zentrum)做了比較分析,入住後完全不後悔而且超愛!畢竟網路搜查仍有漏洞,有驚喜也還是有後悔的,請見未來揭曉。來來回顧➜【2017歐洲蜜月。住宿清單&攻略】慕尼黑、紐倫堡前兩晚住在奧地利的哈修塔特,6/11這天從奧地利小鎮來到德國大城,在慕尼黑的兩晚住在Bold Hot

【德國慕尼黑】景點|慕尼黑工業大學溜滑梯Fakultät für Mathematik
【德國慕尼黑】景點|慕尼黑工業大學溜滑梯Fakultät für Mathematik

慕尼黑我只有一個地方要去!就是去慕尼黑工業大學,玩溜・滑・梯。那個溜滑梯來頭不小,共有四層樓高,而且跟系館建築融為一體,是具有實用機能的大型空間裝置藝術。◎特別注意:溜滑梯在數學與資訊科技學院(die Fakultäten Mathematik und Informatik),這學院不在舊城區附近的校區,在Garching加興校區。搜尋時請用:Fakultät für

長野縣。戶隱神社|長野一日遊,戶隱五社走透透,行程+交通方式+餐食
長野縣。戶隱神社|長野一日遊,戶隱五社走透透,行程+交通方式+餐食

戶隱奧社參道,這裡已是參道的後半段了,成排的參天老杉光線顯得靜謐許多,人們走著,在巨樹下顯得極為渺小。關於長野縣的停靠城市,放了四天三夜在輕井澤(看起來很多,其實真正待在輕井澤的旅遊時間只有兩天半,之後再來說說輕井澤的旅行安排),以長野市為基準點,撥了兩天一夜去穗高站跟諏訪湖,只留給長野市完整的一天,最後從長野市搭新幹線回東京。然而一整天的長野市觀光可以去哪裡呢?長野的象徵「善光寺」是必走訪的廟宇

栃木縣。日光東照宮|燦爛又孤單的將軍,幕府時代的榮光
栃木縣。日光東照宮|燦爛又孤單的將軍,幕府時代的榮光

不知哪來的靈光,我把德川家康跟《鬼怪》金侁將軍聯想在一起了。同樣都是身披血光、手撕敵軍的將軍,只不過在戲裡,金侁死在他誓死守護的主君劍下。而日本第一代幕府將軍,則是在駿府城裡隱居辭世的,這一虛一實的兩人,結局大不相同,只是我卻同時在他們身上,看到燦爛也看見孤單。鬼怪為何孤單、為何燦爛,這我就不多說了,有看過《鬼怪》的人都知道。至於德川家康,作為他的最後歸宿,日光東照宮是難得一見的璀璨絢麗,大政歸還

【台東】部落SUP|在衝浪板上親吻大海
【台東】部落SUP|在衝浪板上親吻大海

還記得前年在澎湖(驚!已經是兩年前的事情了嗎!!),認識了求海小情侶馥慈跟宥輯,被他們帶去跳港、求海,每一項澎湖女孩的成人禮我都躍躍欲試,只有在阿輯大聊去望安划獨木舟的時候,我會放空,因為無法想像一個人與一葉小舟在汪洋大海,那是多讓人心慌的場景,只靠雙手與一支槳,會不會成了沒有定錨的飄蕩?(而且落海怎麼辦?➜這才是重點)這次參與歐北來蔡昇達策劃的東海岸大地藝術節媒體團,帶我們認識部落的生活與文化,

【德國慕尼黑】住宿|Bold Hotle Zentrum
【德國慕尼黑】住宿|Bold Hotle Zentrum

這是本趟蜜月中,最~滿意的設計旅店。還記得在出發前寫的慕尼黑住宿攻略,針對慕尼黑兩家Bold Hotle(Giesing & Zentrum)做了比較分析,入住後完全不後悔而且超愛!畢竟網路搜查仍有漏洞,有驚喜也還是有後悔的,請見未來揭曉。來來回顧➜【2017歐洲蜜月。住宿清單&攻略】慕尼黑、紐倫堡前兩晚住在奧地利的哈修塔特,6/11這天從奧地利小鎮來到德國大城,在慕尼黑的兩晚住在Bold Hot

【德國慕尼黑】景點|慕尼黑工業大學溜滑梯Fakultät für Mathematik
【德國慕尼黑】景點|慕尼黑工業大學溜滑梯Fakultät für Mathematik

慕尼黑我只有一個地方要去!就是去慕尼黑工業大學,玩溜・滑・梯。那個溜滑梯來頭不小,共有四層樓高,而且跟系館建築融為一體,是具有實用機能的大型空間裝置藝術。◎特別注意:溜滑梯在數學與資訊科技學院(die Fakultäten Mathematik und Informatik),這學院不在舊城區附近的校區,在Garching加興校區。搜尋時請用:Fakultät für

長野縣。戶隱神社|長野一日遊,戶隱五社走透透,行程+交通方式+餐食
長野縣。戶隱神社|長野一日遊,戶隱五社走透透,行程+交通方式+餐食

戶隱奧社參道,這裡已是參道的後半段了,成排的參天老杉光線顯得靜謐許多,人們走著,在巨樹下顯得極為渺小。關於長野縣的停靠城市,放了四天三夜在輕井澤(看起來很多,其實真正待在輕井澤的旅遊時間只有兩天半,之後再來說說輕井澤的旅行安排),以長野市為基準點,撥了兩天一夜去穗高站跟諏訪湖,只留給長野市完整的一天,最後從長野市搭新幹線回東京。然而一整天的長野市觀光可以去哪裡呢?長野的象徵「善光寺」是必走訪的廟宇

栃木縣。日光東照宮|燦爛又孤單的將軍,幕府時代的榮光
栃木縣。日光東照宮|燦爛又孤單的將軍,幕府時代的榮光

不知哪來的靈光,我把德川家康跟《鬼怪》金侁將軍聯想在一起了。同樣都是身披血光、手撕敵軍的將軍,只不過在戲裡,金侁死在他誓死守護的主君劍下。而日本第一代幕府將軍,則是在駿府城裡隱居辭世的,這一虛一實的兩人,結局大不相同,只是我卻同時在他們身上,看到燦爛也看見孤單。鬼怪為何孤單、為何燦爛,這我就不多說了,有看過《鬼怪》的人都知道。至於德川家康,作為他的最後歸宿,日光東照宮是難得一見的璀璨絢麗,大政歸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