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身體會記得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4
  • 收藏:1人
檢舉

收到拉拉的簡訊,國境之南、18號蜿蜒公路裡藏著的那個山坳,彷彿又傳來一股淡淡的清香,一如回憶,輕易就煙消雲散,可是身體呀,它通通都記得。
散發幽香的山坳處
時間接近半年,就在一部片子拍攝完成、電影上映前宣傳之間的那幾個月空檔,大部份的伙伴都接別部案子去了,只有我下決心離開原來的軌道,實現與自然更為貼近的全新生活。那意念堅定且早已醞釀許久,強烈到天使乾脆直接由網路捎來訊息:肯園、芳療師、奮起湖、民宿。我以為終於能夠返鄉、做自己想做的事、更有助於別人,事實是,大致還是如願沒錯,只不過期間短了點,像似冬令營。

身體優先、身體說
過了二十幾年擅長用腦子思考的日子,一旦計劃受訓成為芳療師,顯然必須打破無數慣性,而這樣的破壞會痛的。在台中受訓的最初一個月,甚至最初一個禮拜,最是掙扎艱難。每一天,時時刻刻,都在劇烈地挑戰自己。流汗、流淚,反覆詰問自己:這就是你要的?是真的做不到、還是不想做?幸好常到台中的Kate總會不時把貼心塞進我手裡,還有適時的幾通電話,讓我不斷補足勇氣,帶著恐懼繼續往前走。

收穫是豐富的,從來沒有過身與心如此接近合一的片刻,日日樂此不疲地解讀所有出現在抽象念頭外的徵兆。鎮日浸淫在美好的香氛中,嗅覺變得敏感,愈發受不了人工香精外,走在山裡,都聞得到不同樹木、植物散發的不同味道;有的要靠很近才能捕捉一絲絲幽香,也有大老遠還看不到影子,就已經先聞到它濃濃“體味”。住奮起湖,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就是雙腳。這裡的居民不曉得為什麼,特別喜歡在家門口、院子裡、水溝邊或利用任何畸零地種些純觀賞類植物,一年到頭總有花開。
山居生活

貶回凡間重新修行
把自己的生活帶上山後,每天都感覺到幸福、快樂且滿足。並不是住在那裡,心就自然開了,工作依然有工作的煩惱,人與人之間......就像溫佑君老師曾講過的「人跟人的差異,就跟人跟貓狗的差異一樣大」,擠在小小的山坳處,心胸有時還更顯得狹小。而且,不管能實現許過的願望多少次,中間依然會有安插進「事情豈盡如人意」的時候。

「接下來你回台北支援,什麼時候回來還不一定。」然後就是茫然的開始了。重新進入一座大城相當不習慣,本來開始慢慢學會接收的訊息突然被大量嘈雜的噪音淹沒,站在台北車站大廳裡,再次溫習十年前初次到達的陌生徬徨,很容易生氣、很容易想要放棄、很容易不抱任何希望,不大容易忽視心中滋生成長的強烈預感......這不會只是一次短暫的告別。

試煉不只以明確的形式出現
為什麼不再繼續了?剛開始的時候,我常常回答不出擺在某處、還未拆封的答案。通過一次又一次的考試、臨時的考核、同一個檢測的相反結果說法,學長姊和同學、客人的各種建議,或褒或貶如風聲過耳。我是颱風中的寧靜眼,等待不知道何時會出現的最後宣判。而那部曾經參與過拍攝、如今等待被宣傳的電影,一再呼喚,連兩家公司的辦公室,都不約而同搬在隔鄰的建物。這,也是另一個明顯的徵兆?我卻漸漸抗拒解讀了。

約談。還記得,從頭到尾我都盡量笑著,笑得就像帶上企劃書去跟人提案,客客氣氣,聽到拒絕了,還能夠安慰對方可能會出現的歉疚,一起唱和「也許只是時機不對,也許下次還有合作機會......」的公關說法。走出辦公室,然後進入同一條街上不遠處的另一個辦公室,瞬間回到原本的軌道。

為什麼不再繼續了?因為已用身體理解過程:這世上就是有些事情,我做不到,而且不管做多少努力、不管意志多堅定,結果就是不行,最後學會去接受那個不行。用一種更長遠的眼光來看自己的人生,更誠實、也更認識自己。因為我知道,那當中沒有任何一個明確的對錯或規則,學習也從未止歇。

就像騎腳踏車一樣
「電影還是你比較擅長的事吧?」,我說:其實就像騎腳踏車一樣,久久不練並不會忘光,也談不上好壞,很近似習慣的一種行為。而且,每次一旦被捲進去,就會沒日沒夜不間斷地沉入其中。晃眼,又是另一個半年將屆。香氣、手法全塞在同一個抽屜,我希望,這也會是我的另一個腳踏車技能。

電影原聲帶、療程工具、禮物,成了那段時間的具體而微。


從肯園到海角七號,其實只過了一個馬路而已
朋友們這麼反應-
大佬:我沒有用念力啦,真的沒有......
小魏:買酒、買酒...
游總:這裡是活動的時程,多印一張,先給妳...
Kevin:真善變(跟你一樣)
愛小藍:被打回凡間重新修煉嗎(對呀)
閃電結婚的W:好開心(msn講兩次)
何:好像去了一趟冬令營喔。夏天到了~又回到都市  ─個人最愛


  • 酒店
  • 機票
阿米在街弄間旅行
阿米在街弄間旅行

1人訂閱

關於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