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睿楷:我聽原住民創作歌謠的經驗

檢舉
標籤: 徐睿楷

美國籍的徐睿楷(Eric Scheihagen)收藏大量台灣流行音樂唱片(圖片來源:徐睿楷)

圖片說明:美國籍的徐睿楷(Eric Scheihagen)收藏大量台灣流行音樂唱片(圖片來源:徐睿楷)


我常被問到「為什麼會收藏和研究台灣流行音樂,尤其是原住民創作歌謠?」這是逐漸形成的事。1995 年,已經來台灣 2 年多的我才開始認真聽台灣流行歌曲,當時很幸運有人介紹一些比較具有原創性的藝人給我,例如羅大佑、黃舒駿、陳昇等。我聽音樂都會想知道它的歷史背景,因此我試著尋找台灣流行音樂的資料,發現相較於英美流行音樂資料,台灣當代流行音樂資料不多,從此我便開始慢慢自己蒐集。

1996 年 11 月,我到了台北大安森林公園去聽一個以原住民音樂為主題的演唱會。那個時候因為郭英男夫婦的〈老人飲酒歌〉,被歐洲樂團 Enigma 採用在他們的〈Return to Innocence〉(1996 年獲選為奧運主題曲),因而在台灣流行音樂界引起了原住民音樂風潮,也因此這個「原浪潮」演唱會邀請了好幾位原住民藝人演出。

當時除了〈Return to Innocence〉,我幾乎沒有接觸原住民音樂,我相信當時很多台灣流行音樂聽眾對原住民音樂也不見得熟悉,因為在那之前,原住民音樂在主流媒體並未受到應有的重視。總之,那天聽到很多音樂,除了郭英男和新寶島康樂隊,其他的藝人與歌曲我不熟,當時大部分聽過後沒有特別印象,除了 2 首歌。其中一個是胡德夫,他那天應該是演唱〈最最遙遠的路〉新改編的版本,我當時就認為很好聽;另外是陳明仁演唱的〈可憐的落魄人〉,當時有人告訴我那是當年被禁,但是很紅的歌曲,我當下覺得那是首很好玩的歌。從此我開始花較多心力注意原住民音樂,買了一些北原山貓(陳明仁與吳廷宏)的 CD,還有收錄胡德夫〈最最遙遠的路〉的合輯《七月一日生》。

專心聆聽台灣原住民流行樂20年

不久之後,我開始整理台灣流行音樂的年表,並為自己與朋友燒錄一套台灣流行音樂的合輯,因此找到了陳明仁演唱〈可憐的落魄人〉原版錄音以及胡德夫民歌時期的歌。我後來更深入地研究台灣流行音樂史並收藏相關的音樂,那時我想,只有兩三首原住民歌做代表肯定不夠,所以我開始購買一些更道地的原住民音樂。我在台東的唱片行買了一些在原住民部落流行的錄音帶,同時開始蒐集原住民歌謠的黑膠唱片。

印象中我最早蒐集到的原住民母語唱片,可能是阿美族歌后盧靜子雙片裝的專輯,從這個小小的開始,慢慢累積到現在 80 張左右的原住民黑膠唱片,以及無數的原住民卡帶與 CD。當然,為了研究台灣流行音樂,在此同時,我仍持續收藏台灣其他族群的流行歌並且整理相關資料。

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了很多好玩的東西。最早吸引我注意的是,原住民族傳唱的歌謠許多類似〈可憐的落魄人〉一樣充滿幽默感,例如〈我該怎麼辦〉、〈三振出局〉、〈流浪的落魄人〉、〈夫妻相褒〉、〈夜歸的醉人〉等,但也發現不少所謂的「山地歌」像是〈高山青(阿里山的姑娘)〉、〈梨山痴情花〉、〈娜奴娃情歌〉等,根本不是原住民族創作而是漢人的作品。後來也逐漸發現,被稱為「警察歌王」的南王歌手陳建年高中時已有作品灌成唱片,而創作出胡德夫於校園民歌時期唱紅的〈美麗的稻穗〉的南王音樂家陸森寶則是陳建年的外公。

這些事情很多關注流行歌曲的人可能已經知道,但我研究更深的時候,開始發現一些很奇妙,很少人知道的事情。例如說,我發現陸森寶不少作品,早在 50 多年以前就被灌錄成唱片,而這些作品當中,有一首進行曲是他自己演唱送給當時的體育學生楊傳廣;還有,50 多年前在台東流傳的原住民歌謠是以日語演唱,而這些「日語山地歌」當中有一首布袋戲名曲〈合要好合要爽〉的原曲;此外,我發現胡德夫校園民歌時期很受歡迎的〈大武山〉,首次灌錄的版本收錄在潘越雲首張個人專輯《再見離別》當中,這首歌的曲調則是 50 多年以前的原住民民謠,當年還有日語版和阿美語版。

〈馬蘭姑娘〉非來自「馬蘭」?

除了 1970、1980 年代進入台灣主流音樂界的原住民歌謠如〈可憐的落魄人〉、〈美麗的稻穗〉、〈合要好合要爽〉、〈大武山〉、〈再會吧心上人〉等,更早期比較突出且值得一提的歌曲有 4 首。首先是〈杵歌(賞月舞)〉,這首傳統歌謠在 1960 年代常被選為「山地歌」的代表曲,大部分台灣人應該有聽過。另外一首沒有那麼普遍,但充滿日本演歌味道的〈加路蘭港之戀〉,這首由阿美族青年日高敏倉於日治時期創作的歌,在 1960 年代被改為閩南語連續劇主題曲〈檳榔村之戀〉,同時也有華語版。此外,比較為人熟知的是〈馬蘭之戀〉(又名〈馬蘭山歌〉或〈馬蘭姑娘〉),相信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幾乎都聽過,但是很少人知道的是,這首以「瑪蘭」命名的阿美族名曲可能不是來自馬蘭。我的收藏裡,這首歌至少有 40 幾個版本,包括阿美語、福佬語、華語、客語等版本,其中年代最早的是花蓮阿美族演唱的版本,當時歌名沒有提到「馬蘭」。另外,阿美族耆老同時也是詞曲創作者黃貴潮,以及研究馬蘭歌謠的孫俊彥教授都以阿美歌詞判斷,這首應該是北方阿美的歌,而早期灌錄這首歌的馬蘭歌手曾美愛也說它來自花蓮。以這首歌的出版史判斷,應該是填華語詞的慎芝幫它套上「馬蘭」的歌名,流傳至今。



時間再往前推,還有一首大部分三、四十歲以上的台灣人都熟悉的是〈台灣好〉。這首愛國歌曲在 1953 年已經出現在《愛國歌曲集》歌本當中,歌名寫成「台灣好(台東民謠)」,另外註明是「羅家倫詞、佩芝改編」。根據南王卑南族前輩李春花的回憶,1952 年 8 月,她參與在台北中山堂舉辦的「改良山地歌舞講習會」,獨唱的就是現在叫做〈台灣好〉的那首歌,所以有可能李春花帶這首歌到台北演唱之後,羅家倫和佩芝才寫出愛國歌曲〈台灣好〉。早期這首歌是以虛詞演唱,但後來也出現阿美語歌詞演唱的版本。

音樂載體變遷反映風格變化

其實這些進入台灣主流音樂市場為漢人所熟知的歌曲,僅是當時原住民流行歌謠的少數,還有非常多原住民創作歌謠在原住民族部落之間廣為流傳,其受歡迎和流行的程度不亞於前述幾首歌謠,例如〈送情郎到軍中〉、〈何時有情人〉、〈檳榔、香煙、酒〉、〈祭祖先〉、〈馬蘭社補魚歌〉、〈憂夜月景〉、〈娶女婿〉、〈思情淚〉、〈失去了你(三振出局)〉等。

當年原住民族也有他們的偶像歌手,1960 年代末到 1970 年代中,原住民歌后盧靜子出了 20 多張專輯,她在原住民族之間走紅的程度,可以跟華語歌手鳳飛飛和鄧麗君相比擬,但大部分漢人聽眾卻沒聽過。盧靜子之外,還有很多受歡迎的歌手,例如安安、郭茂盛、吳花枝、徐玉蓮、玲蘭、何雨郎、石君代、王秋蘭等。1960 至 1970 年代出版的 100 多張原住民族黑膠唱片當中,也有不少好聽的歌曲和歌聲好的歌手,可能連年輕一輩的原住民族人也不熟悉,甚至只有來自同一個部落的人才有聽過。
錄音帶興盛時期,當時許多原住民歌手,可能早已被眾人所遺忘(圖片來源:徐睿楷)

圖片說明:錄音帶興盛時期,當時許多原住民歌手,可能早已被眾人所遺忘(圖片來源:徐睿楷)


到了 1980 年代,原住民音樂從黑膠唱片時代轉入卡帶時代,部落流行音樂都是以錄音帶形式發行,編曲方式也改變了。早期的唱片有的以完整樂器編制的大樂隊伴奏,更多是以吉他、鼓、風琴等比較簡單的編制伴奏,但除了最早的卡帶歌手像陳繁雄、蔡美雲等用吉他伴奏,其他的卡帶歌手幾乎都是以那卡西式的電子琴伴奏。雖然現在回頭聽這個編曲方式會覺得有一點「俗」,但從 1980 年代到 2000 年左右,幾百張這類錄音帶持續發行的盛況判斷,可想見當時在部落有多麼受到歡迎。

更近期的台灣流行音樂圈出現很多厲害的原住民族音樂人,例如原始林、紀曉君、王宏恩、巴奈、達卡鬧、圖騰樂團、舒米恩、查勞、Matzka、以莉高露、桑布伊、Boxing 等,將原住民創作歌謠帶入一個百花齊放的豐富時代。不過,早期的原住民唱片有另一種難以取代的韻味,我希望未來可以用更多方式和更多管道,讓台灣樂迷聽到這些古老的好聲音。

【台灣原住民流行音樂回顧】

時間|2017. 10. 15(日)14:30 Start
地點|永康人文空間(台北市中正區信義路二段207號3樓)
報名網址|https://goo.gl/hDkoLB


  • 酒店
  • 機票
欣音樂
欣音樂

2,854人訂閱

關於

社群時代的音樂媒體,新聞、評論、專訪、旅行。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