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迷笛音樂節CEO單蔚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246
  • 收藏:1人
檢舉
迷笛音樂節CEO單蔚(圖片來源:台北流行音樂中心 籌備辦公室)

圖片說明:迷笛音樂節CEO單蔚(圖片來源:台北流行音樂中心 籌備辦公室)


迷笛音樂節是中國最大的搖滾音樂節之一,每年皆邀請全球及中國各地近百組優秀樂隊共襄盛舉的音樂盛會,吸引超過 10 萬名觀眾參加,又被譽為中國的 Woodstock 音樂節,不久之前,音樂節 CEO 單蔚接受台北流行音樂中心籌備辦公室之邀請,特地來台分享相關實務經驗,從草東沒有派對的走紅,聊到 Hip-Hop 與 EDM 在中國產生的風潮,以及對於迷笛音樂節未來的展望。

可以先跟台灣樂迷推薦一些比較新的中國樂隊嗎?

我們迷笛在 1993 年於中國創辦第一個現代音樂學校、2000 年開始舉辦戶外大型音樂節。所以有很多中國的樂隊,主要是搖滾樂、民謠……等,這些創作人有很多都從迷笛音樂學校出來。

現在人氣比較高的逃跑計畫、痛仰、謝天笑,他們有很多樂隊一開始都是在迷笛音樂演出,參加我們的各種活動,也讓更多人知道,後來有些樂隊,人氣越來越高、簽了公司,往專業的方向去發展。這幾年我覺得比較好的,像成都的樂隊叫猴子軍團,他們有 Hip-Hop、有 Nu Metal,風格比較多樣,演出也非常好;南京有一個電子搖滾樂隊,叫做肆囍也是很棒,如果你有機會關注我們音樂節,演出名單裡一半以上都是新的樂隊。

不少台灣音樂人也開始在迷笛音樂節演出,而你看到的台灣的樂團,跟中國有甚麼特別的差異?

因為大家的語言都是通的,所以台灣的流行音樂、民謠音樂其實對於中國大陸那邊影響一直很大,隨著大家的交流機會比較多,兩邊的樂隊都會互相去巡迴,甚至通過社交平台與網路媒體,彼此的了解都是很即時,比如說前幾年的萬能青年旅店,他們在中國很受年輕人歡迎,然後在台灣也發了唱片、演出,大家的交流都很頻繁。

台灣去年則有草東沒有派對。

對,草東也是。

去年也請他們參加迷笛音樂節,後來也是檔期有問題,去年他們太火了。因為中國有很多音樂節正在舉辦,但很多音樂節跟我們不一樣,我們是喜歡挖掘沒有出名的人,然後去支持他,也有很多音樂節是誰有名就一定要請誰。所以草東去年在中國參加了很多音樂節,後來他們好像服兵役了,但如果他們重新再出來,我覺得應該有機會參加。

音樂節近幾年在中國出現越來越多,最老字號的迷笛音樂節怎麼去因應這些變化呢?

大環境其實一直在變,整體是越變越好,不管是政府機構、商業機構,還有贊助商或從業人員都越來越多,大家對於獨立、原創音樂,這種創作類型的音樂,也有越來越多的支持,市場需求也越來越大。

原本從最早只有幾個音樂節到一年可能有 200 個音樂節 ,當然它有一個市場競爭,但是對於迷笛來說,我們自己也在發展,我們最早就是在北京,2000 年至 2009 年之間,每年只做一次,之後去了北京以外的城市,像是上海、深圳、山東、江蘇……很多地方,每年舉辦的次數也越來越多,我們現在平均一年做 5 到 6 個大型的音樂節,甚至細分出來有電子音樂節、民謠音樂節,很多細小的品牌,那麼這樣一來,我們自己發展的空間越來越大,對於樂隊、獨立音樂文化的推廣力量也越來越大。
迷笛譽為中國的Woodstock音樂節(圖片來源:迷笛音樂節官方臉書)

圖片說明:迷笛譽為中國的Woodstock音樂節(圖片來源:迷笛音樂節官方臉書)


但,迷笛音樂節一直堅持自己的個性,我們會與商業合作,但並不是會受到商業的左右,不是誰火了就請誰,我們從來就是按照自己的品味與標準來做,不會覺得缺少了誰就不可以,就一個音樂節來說,我們的經驗是品牌是最重要的,全世界其實真正成功、持續了幾 10 年的音樂節都是這樣,它是一個文化的平台,不是一個拼盤的演唱會,應該透過這樣的平台,聚集年輕人與社會的關注,然後讓我們認為好的音樂能夠推廣出去。

我們就是把這個(音樂節)平台做大,一直跟不同的音樂家合作,以音樂類型來說,也不只是最流行的搖滾樂隊、電子樂隊、Hip-Hop……這些,我們有民謠有戲曲,還有許多跨界的合作,這樣讓大家參與音樂節,不只是來看一個樂隊的演出,而是來過一個節日,因此產生自己的鐵桿樂迷,我們叫「笛迷」,他們會跟著我們去全國各地,甚至不用發布演出陣容就會買票,這是我們的一個文化。

所以像太湖的「迷笛電子音樂節」也算是呼應潮流的變化嗎?

我們其實是從 2012 年在上海開始舉辦「迷笛電子音樂節」,那時候中國還沒開始 EDM 的熱潮。雖然大型的「迷笛音樂節」每次都有電子舞台,但是主要來的樂迷還是喜歡重型音樂。

因為迷笛主要做吸引年輕人的文化,我們也會去引領這種文化,EDM 沒有流行的時候,我們一直就有電子的舞台,像是今年在中國最流行的是 Hip-Hop,但是迷笛在 2007 年就開始有 Hip-Hop 的舞台,所有都是地下的 Hip-Hop,那時候他們沒有演出機會,也不像現在演出費幾 10 萬。

這一兩年開始,全世界有特別多的 EDM 音樂節,他們的投資非常大,舞台很豪華,百大 DJ 很貴很貴。但是我們做電子迷笛跟 EDM 的概念不太一樣,除了百大 DJ 以外,還有很多獨立音樂人、製作人,我們是關注這樣的領域。

所以沒有人在關注的時候,我們會關注並介紹給大家。

之前 Road to Ultra 在香港舉辦發生樂迷死傷的新聞,好奇迷笛音樂節怎麼去防範這些意外事件?

我們也在邊做邊學。因為迷笛最早在中國做音樂節的時候,沒有前面的參照物,可能會去歐洲、日本或美國看一些音樂節,但在中國做音樂節的話,我們沒有老師。所以從 2000 年開始,邊做邊總結經驗,不管是節目方面、樂迷服務與安全,所有涉及到的問題,也都是這麼多年積累起來的經驗。大概 2009 年之後,中國的音樂節越來越多了,我們也跟很多音樂節合作,他們會請我們當顧問。

雖然像是北京、上海當地的公安、政府機關,或是參與音樂節的合作部門,大家有比較多處理音樂節的經驗。但是到了很多中小型的城市,大家都沒有這樣的活動組織機會,所以我們也會跟當地合作,比如說在中國做音樂節需要「報批」,每天 2 萬人該怎麼去處理交通?怎麼去處理環境問題……,我們會與政府的部門來討論合作,而不只是被「管理」,有很多事情反而是我們見得多,像是人群怎麼控制、舞台前面多少人才合適,我們遇到過各種各樣的問題,也從國外的案例得到一些教訓,總結這些事故的經驗,然後形成自己的方法去操作。

另外,我們有一個比較完整的志願者(志工)團隊,他們都是大學生,很多志願者參加好幾次迷笛音樂節,甚至有些畢了業就來到我們這邊工作,所以我們音樂節管理的文化,一直通過志願者的平台來傳遞,也讓從業人員越來越專業,經驗也越來越豐富。
迷笛是做吸引年輕人的音樂文化(圖片來源:迷笛音樂節官方臉書)

圖片說明:迷笛是做吸引年輕人的音樂文化(圖片來源:迷笛音樂節官方臉書)


迷笛音樂節後來開始在北京以外的城市舉行,好奇其它地方的迷笛有什麼特色是原本沒有的呢?

主要就是地域的特色。因為中國很大嘛,北京是內陸地區,我們在北京舉辦迷笛的時候都會選擇在一個公園裡面。但是在 2009 年之後,我們去不同的地方就會遇到不同的地貌,即便是公園,它的環境也不一樣。

舉個例子,去年 9 月份,我們在湖北的山裡面,號稱亞洲最大的溶洞(石灰岩洞),洞口最深的地方有 100 米、最高的地方有 200 米,內外一共有 3 個舞台,叫做「騰龍洞迷笛音樂節」,這對我們是一個很新的挑戰,首先要把 1 萬多名樂迷拉進山裡面,還有洞內音響的問題,回響很大,所以洞內設的是一個民謠舞台,但在洞口設的是一個大的搖滾樂舞台。然後我們在海邊也做過迷笛,山東日照海邊的「海洋迷笛音樂節」,那個就把電子樂的元素加進去,沙灘上面做一個 24 小時的節目。

針對不同地方,我們就會有不同的方式,讓每個地方的迷笛音樂節產生自己的個性,中國漢語裡面有一句老話叫做「因地制宜」,比如說騰龍洞迷笛音樂節這個地方的特色是苗族與土家族,當地也有這樣的樂隊,把傳統音樂與現代音樂做融合,所以我們會把他們的傳統音樂挖掘出來。

所以一方面地理環境有本身的特點,另外一方面在安排節目的時候,我們也會去策畫讓更多地方音樂人或樂隊,透過交流讓更多人去了解。

那有考慮將迷笛搬來台灣舉辦嗎?

有,如果有這個機會的話,當然是肯定願意。

因為我們前幾年曾經也想在香港辦,因為香港西九文化區一直在舉辦音樂節,那時候有 Clockenflap、自由野,我跟他們也談了場地,後來場地成本太高,另一方面在不同地域,法規是不一樣的,所以這些都要考慮。

大家對於一個音樂節的品牌認知度,這也需要時間,因為迷笛音樂節在中國一直是推廣獨立樂隊,他們離開了中國,大家是否認識他們?這些商業的因素也是要考慮。但是這個機會如果有的話,我們肯定是不會放棄,不管是台灣、香港或是海外,因為我覺得這個世界的文化交流越來越多了,很多中國的樂隊也去海外做巡演,參加海外的音樂節,我們這幾年除了跟台灣的音樂節有合作,跟德國、日本、英國跟韓國的音樂節都有很合作,很多海外的音樂節在中國也在辦,包括台灣的簡單生活也在上海登場。
迷笛音樂節從2000年在北京登場至今,已成為中國最大的搖滾音樂節之一(圖片來源:迷笛音樂節官方臉書)

圖片說明:迷笛音樂節從2000年在北京登場至今,已成為中國最大的搖滾音樂節之一(圖片來源:迷笛音樂節官方臉書)


那你心中怎麼定義一個成功的音樂節呢?

既然是做音樂節,那麼音樂是一個核心,需要請什麼樣的樂隊?音樂節的性格一定要有很明確的態度與審美,不管是在 60 年代的美國 Woodstock,後來 70 年代的 Glastonbury,像日本的 Fuji Rock,包括台灣、中國大陸的音樂節,只要是成功、持續的音樂節,安排任何節目一定是有個清晰的態度。另外還有一點,因為音樂節是一個節日,所謂節日就是很多人聚集在一起,那麼肯定是高興的事情,但是很多人在一起,場地、天氣……各種各樣的原因都有可能產生問題,這些問題如何去解決?這時候就要有特別專業的方式,提前預知到很多的問題,然後要有真正解決問題的能力,主辦單位一定要特別有責任感與擔當。

舉個例子,我們以前跟歐洲的一個音樂節合作,他們因為商業上的原因,定好了陣容、賣了票,但臨時取消了,因為票沒賣到他們理想的狀態,考慮賺不賺錢就不辦了。但實際上音樂節有一種承諾,像是當年 Woodstock 在一個月前臨時被吊銷了執照,被取消了場地,但票已經賣出去了,那他們就不辦了嗎?我們也遇見過很多這樣的問題,但除了一些不可抗力的原因,你一定要去辦,然後去辦好它。

我覺得能夠真正成功的音樂節,堅持到現在都是遇見過各種困難,但是最後大家都把它解決了,或是沒有輕易地認輸,音樂節是一種文化的傳承,不管是樂隊、主辦單位及樂迷,大家對於這個活動本身有一種期待,這樣音樂節才能去發展。所以成功與否涉及到很多專業領域,但一方面又要有很理想化的態度。

迷笛音樂節到現在已經舉辦 30 多屆,你對於它在 10 年後的樣貌有什麼想像?

我覺得變化是一定會有的。現在對比 10 年前的迷笛已經變化很多了,有很多變化是未知的。但,假如它還存在,一定是會跟那個時代是會同步的,多媒體高科技一定會越來越多運用到音樂節。

搖滾、電子音樂都算是流行音樂的範疇,流行音樂一定是年輕人喜歡的,年輕人又是對於新的事物接受最快,如果一直發展越來越大的話,一定會跟著整體環境有所改變。但是對於我們來說,考慮的是不變的東西,音樂節一定要保持一個活力與態度,其它方面就順應時代變化去變化。

那網路直播是否會影響樂迷前去音樂節的意願?

其實不會,這是不一樣的體驗。

因為迷笛音樂節早期沒有受到主流媒體的關注,我們也沒有廣告費去宣傳,完全是靠媒體自發來報導,這時候互聯網媒體是走在最前面的,所以迷笛最早宣傳的平台就是在新媒體上面,也開始做互聯網直播,當時是新浪後來在騰訊,這幾年在土豆、優酷、樂視都有過合作,那時候還有 Myspace,透過這種平台來選拔獨立音樂人,另外現場做直播。

前幾年,有視頻網站會來買我們版權,但是有越來越多樂隊與經紀公司,開始在乎直播權,原來大家只是覺得「需要讓更多人看到我」,但是現在覺得表演是一個權力,需要付費才能夠來。但是迷笛不管是有沒有人出授權費用,我們的直播一直還是免費,因為在目前的時代裡面,希望讓更多人了解、看到音樂節。因為參加不了有很多原因,太遠了、沒有假日、花很多錢……,這個時候至少能夠看到視頻的直播或是錄播。我們以前了解音樂,也是透過錄像帶看到的,這對於音樂家、音樂節一定是有推廣的作用。但,當你真的認同這種文化,要來至少體驗一次的話,可能今年不來,明年也會來。雖然我們有核心的樂迷,但可能 10 年前參加迷笛音樂節的樂迷,現在可能已經不來了。

而從 2010 年開始有「孩子舞台」,很多以前參加的家長,現在會帶著孩子來,同樣的,我們現在的主體人群,大概都是 1995 年以後出生的年輕人,所以對他們來說,一開始都是透過互聯網來了解。我覺得要善於使用這樣的媒體來做更好的傳播,因為現場有現場的魅力,直播對於現場不會有影響,只會幫助推廣演出的音樂文化。
2010年,迷笛開始有「孩子舞台」(圖片來源:迷笛音樂節官方臉書)

圖片說明:2010年,迷笛開始有「孩子舞台」(圖片來源:迷笛音樂節官方臉書)


怎麼跟台灣樂迷形容迷笛音樂節?

迷笛音樂節還是有一點野性,希望大家到自然環境裡面來,你可以說它在中國跟別的音樂節比是最搖滾的,或是玩得比較野的。所以我們有大的露營區,確實有那麼多人露營,這都是跟別的音樂節不太一樣的。

迷笛改變了哪些中國音樂節的文化,哪些比較自豪的部分。

一直堅持推廣青年人的文化,我覺得這就是最關鍵的,不管是跟政府或商業合作,我們的態度很清晰,現在長年跟蘇州的政府合作,太湖邊上有一個自己的公園就叫「迷笛營」。

但,有些地方會覺得「搖滾樂有點危險」、「那麼多年輕人聚在一起容易出事」。對我們來說,你理解我,尊重我們的做法,我們的內容與性格不要來干涉、那我們就可以合作。但,如果要讓迷笛變成不是迷笛的性格,那我們就不願意做。

所以很多音樂節願意來合作,我們也給很多音樂節做承辦,把我們一些想法分享帶給他們,像是最早的草莓音樂節也是我們提供經驗,怎麼樣進行「報批」、跟公安打交道。

迷笛一直是走在最前面,比較勇於嘗試。
  • 酒店
  • 機票
欣音樂
欣音樂

2,814人訂閱

關於

社群時代的音樂媒體,新聞、評論、專訪、旅行。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