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製造】關於Clockenflap 2017 音符之外的聲音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572
  • 收藏:1人
檢舉

Massive Attack最後一晚壓軸演出帶有強烈政治色彩(攝影:KITMIN)

圖片說明:Massive Attack最後一晚壓軸演出帶有強烈政治色彩(攝影:KITMIN)


11 月 19 日,旺角上海街的 White Noise Records 除了有兩隻可愛的店貓,還出現等著結帳的排隊人龍,他們共同點是手腕上幾乎都有 Clockenflap(香港大型戶外音樂及藝術節)的入場手環。我上次在台北的唱片行見到如此人潮,那已是 Bon Jovi 剛推出復出大作《Crush》的 2000 年。「平日再來光顧就知道了!」店主 Gary 笑說,似乎很怕我被這眼前的「榮景」給騙了。

關於在 Clockenflap 迴光返照的事情還不只這一樁,當晚趕去看英國 Trip-Hop 傳奇組合 Massive Attack 的壓軸演出時,從中環的天橋往下望,見一群男女在會場外架著三件式的搖滾樂器,正演唱/奏著收錄於《Crush》的經典名曲〈It's My Life〉,不甘寂寞也來湊一下熱鬧。

還好 Massive Attack 演出時不時以用廣東話講「唔該」、投影幕所出現香港的新聞頭條(香港貧富差距擴大、林志玲與言承旭爆復合、和平佔中及史特龍被控性侵等)與後方維港周遭各式的國際金融大廈相互呼應,喚醒自己所在的時空,1.5 小時的全套演出,政治意涵十足,也替第 10 屆的 Clockenflap 畫下句點,至於樂團主腦 Robert Del Naja 究竟是不是神秘塗鴉客 Banksy 還是很重要,他於演出前接受香港《蘋果日報》專訪表示:「有兩個問題我現在是完全不允許大家問的,第一就是『你是他嗎?』」當然人家是用英文回答。

台灣上次有類似國際規模的音樂節是甚麼時候的事情?回顧 2013 年,復辦的野台開唱在台北圓山唱得轟轟烈烈,最後一晚壓軸的英國獨立樂團 The xx,那現場似乎聚集了全台所有的獨立樂迷,也可聽見不少講廣東話與日語的人群。可惜野台開唱之後就沒再持續舉辦,所以想看國際級大咖的台灣樂迷,等待 Live Nation 這類全球或本土的演唱會公司邀請藝人來台,而行動力強與口袋深一點的「衝組」,多半會選擇日本老字號的 Fuji Rock Festival 與 Summer Sonic,或是近年逐漸崛起的 Clockenflap。
2015年,Clockenflap還在西九文化區舉行,演出陣容可說是歷年來最豪華,也讓許多樂迷難以忘懷(攝影:Chris Lusher)

圖片說明:2015年,Clockenflap還在西九文化區舉行,演出陣容可說是歷年來最豪華,也讓許多樂迷難以忘懷(攝影:Chris Lusher)


Clockenflap 於 2008 年開始在數碼港舉辦兩屆,但,收到噪音的投訴之後,2010 年改於黃竹坑的工業大廈倉庫內。2011 年至 2015 年則在許多樂迷懷念的西九文化區,2016 年才至現在的中環海濱定下,前後一共花了 9 年的時間,進場人次從 1,500 人的規模增至去年官方公布的超過 7 萬人,目前為 Magnetic Asia 旗下的品牌之一。

受到家鄉歷史悠久的 Glastonbury 音樂節感召的 Justin Sweeting 於 5 年前離開才正職,現為 Magnetic Asia 的音樂總監,也是 Clockenflap 的共同創辦人,他發現到這個音樂節已漸漸成為藝人打探亞洲市場的起點,每年 6 月也會固定前來台北的「金曲國際音樂節」交流。

研究一下過去幾屆的演出陣容,已跳出所謂搖滾樂與地域框架,包含像是嘻哈、電子、靈魂及世界音樂……等類型,從 2011 年開始擴大舉辦邀請過 New Order、Massive Attack、Primal Scream、The Prodigy、Kool & The Gang、Chic ft.Nile Rodgers、De La Soul、The Chemical Brothers、Sigur Rós、Ride、Franz Ferdinand、Mogwai、The Libertines 及 The 1975 等國際音樂組合,其它像是盧凱彤、Supper Moment、My Little Airport、陳綺貞及盧廣仲,甚至是草東沒有派對,這些聞名港台的音樂人也曾共襄盛舉。

Clockenflap 算是唯一一個讓香港人享受和接觸國際音樂的平台。」從 2013 年連續參加至今的阿維,我們在今年的 Fuji Rock Festival 相識,場地從西九龍文化區到中環海濱都體驗過的她,近年的票價、音響配備、甚至演出陣容卻讓她越來越失望,「若然真心誠意要為『香港人的國際音樂節』,要好好正視樂迷的訴求,尤其音響設備上,還有演出陣容需要加強,至於票價,希望可以不要一直加價了!

當音樂節的規模越來越大,門票價格必然逐年攀升,Clockenflap 從 2011 年的免費入場、2012 年的兩日票收 590 元港幣到 2018 年盲鳥三日套票一張要價 1,280 元港幣。

高度商業化考量的批評躲不掉,Clockenflap 開始面臨擁有海外音樂節經驗的樂迷比較。

另一位去過 Summer Sonic 的香港樂迷傑仔,同樣希望票價差不多的 Clockenflap 在 Lineup 可以更漂亮一點,「主菜(音樂陣容)雖弱,但配菜(配套措施)感覺有變好了一點,例如「人性化」的 check bag、從白天開始一直供應的廁所到晚上還有水、高聳入雲的厠所標示、那些『藝術風異裝人』走來走去,只想説,有表演、有地方逛、吃喝、始終是在自己的土地,當做周末消遣節目是不錯的。」他期望家鄉的音樂節,有朝一日也能讓海外的樂迷前來朝聖。
除了音樂單位,Clockenflap現場的裝置藝術也相當值得一看(攝影:Richa Sengupta)

圖片說明:除了音樂單位,Clockenflap現場的裝置藝術也相當值得一看(攝影:Richa Sengupta)


但,也隨著陣容越來越豪華,Clockenflap 開始吸引海外的樂迷,今年至少有超過百位台灣的樂迷參加,對於他們而言,香港不論是距離或預算都是經濟實惠的最佳選項,又可以順道在市區觀光。

首次參加的台灣資深樂評人 Ricardo 也沒算太失望,他於關鍵評論網的文章〈Clockenflap香港音樂及藝術節:我們為何聚集在此?〉除了音樂內容的觀察,也提到會場裡面的藝術裝置,「整個音樂藝術節活動,總計有超過 30 組藝術相關作品,這些煞費苦心的安排,互映互補了音樂性的演出,也符合『音樂及藝術節』這個充滿野心的名稱。」Clockenflap 提供了音樂以外更多元的藝術內容。

野台開唱之後,台灣音樂節數目並沒有減少,除了風格類型變得豐富,目光重心似乎悄悄地從北轉移至南方,例如高雄的「大港開唱」與嘉義的「覺醒音樂祭」,即使演出陣容改以在地獨立樂團為主打,門票依然會在開演前宣告完售;而多次被香港樂迷批判「離地」的 Clockenflap,甚至有人刻意在 Facebook 上開設 Alonekenfap 的粉絲專頁幽默反諷。但,統計歷年參與演出藝人的數據顯示,跟參加的樂迷一樣,超過半數都來自在地,今年包含深受本地人喜愛的 Supper Moment 等 10 多組分別也站上 HARBOURFLAP 與 FWD 兩大舞台。

我們每一年也在向這個目標進發。今年主舞台由 Massive Attack 壓軸,而他們之前就是本地樂隊 Supper Moment!他們近幾年確實愈來愈受歡迎,我很驕傲可以放他們在這個時間演出。」Justin Sweeting 於活動前接受《明周》時表示,可以看出主辦單位始終小心翼翼在處理「接地氣」的問題。除了像 Supper Moment 這樣具有規模的樂團,主辦單位每年還另外邀請了很多還尚未成熟的香港藝人站上舞台磨練,音樂節的整體風采還是很難不被 Massive Attack 這些歐美大團給搶去。
Clockenflap音樂節歷年邀請樂團的總數,跟在地樂團的比例消長(製圖:瓦瓦)

圖片說明:Clockenflap音樂節歷年邀請樂團的總數,跟在地樂團的比例消長(製圖:瓦瓦)


Clockenflap 的國際化,主要在於台上表演單位,而 Wow and Flutter,當然最希望是達到台下觀賞者的國際化。」Supper Moment 於 2006 年成軍,目前是香港當地最走紅的樂團之一,他們認為大家對於音樂節的想像可以多於音樂,不僅帶動城市的觀光,也可以產生更多新的創意思維,除了 Clockenflap,他們也推薦 Wow and Flutter,一個全由香港音樂人參與的音樂節,「Wow and Flutter 與 Clockenflap 其實互相輝映。前者將香港音樂單位介紹給更多的香港人,後者給予途徑讓香港音樂單位走出去,影響更多香港以外的人。

Clockenflap 從政府官方獲得的資源相對少,主辦單位也會有自己的商業打量,雖然尚未有名氣的音樂人,可能很難安排到好的時段與舞台,但很多成名的咖開始刻意被排在白天時段演出,目的是希望樂迷能夠早一點進場看表演,White Noise Records 的店主 Gary 對於 Clockenflap 對於還是正面的,「因為他們也給了一些本地(音樂人),不管是小團、有點名氣的團,一個機會在台上面,不管他們表演的時間是很早,很多人都說:『很早那些樂迷不會去。』最後都是看那些壓軸,但是我覺得看音樂節不應該是這樣子的。」或許還是需要一段時間去改變大家的看團習慣。

現在很多人去音樂節真的是 Party 的概念,當然很喜歡音樂人,他們可能去了音樂節認識了一位藝人或聽了一個團,之後也會有興趣去看他們的專場。」面對音樂產業的巨大變化,Gary 正想辦法讓自己的唱片行經營下去,本業之外也接海外樂團的巡演經紀,他認為東南亞的音樂節正蓬勃發展,但過幾年之後,可能人潮又會回歸專場。

除了 Clockenflap 與新加坡 Neon Lights 音樂節,Your Mum 是 Magnetic Asia 旗下負責經營藝人巡演的單位,從 2012 年開始已經舉辦了 40 場演出,明年初的重頭戲是 The xx 於 2 月在亞洲國際博覽館的專場,以及 3 月的 Sónar Hong Kong,可以理解身處在音樂產業的人,總是在替未來的變化做準備,畢竟一個音樂節只是一座城市裡的音樂場景,其中一塊拼圖。
樂團於2006年成軍至今的Supper Moment,從地下樂團到簽約紅線音樂,目前是香港當地最走紅的樂團之一(攝影:Somerley Ha)

圖片說明:樂團於2006年成軍至今的Supper Moment,從地下樂團到簽約紅線音樂,目前是香港當地最走紅的樂團之一(攝影:Somerley Ha)


  • 酒店
  • 機票
關於

社群時代的音樂媒體,新聞、評論、專訪、旅行。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