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謝明諺:我與柯川的爵士樂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765
  • 收藏:0人
檢舉

謝明諺是目前相當活躍的薩克斯風手(攝影:Enol Chen)

圖片說明:謝明諺是目前相當活躍的薩克斯風手(攝影:Enol Chen)


今年是美國爵士樂傳奇約翰柯川(John Coltrane)逝世 50 周年,英國的爵士薩克斯風手 Denys Baptiste 推出專輯《The Late Trane》,重新詮釋柯川晚年的多首作品。

那些充滿靈性的音符,也在入秋的台北夜晚出現,台上演出的是陳穎達四重奏,吉他手陳穎達依序介紹身邊的樂手謝明諺、池田欣彌及林偉中,台下有提著樂器的學生,也有白髮看似資深的樂迷,他們為了紀念柯川的致敬演出而前來。

這時候他的音樂已經往遠處飛去。」身穿黑色功夫裝的薩克斯風手謝明諺說完,吹奏柯川身後發行的專輯《Transition》,裡面的標題曲與最後一首長篇組曲,可以聽見逐漸遠離硬式咆勃,除了有異國色彩的音階,風格也更實驗前衛,再經當代樂手們保有自我語言的詮釋,時而和諧緩慢,時而衝突張力,當晚四人以〈Welcome〉完成致敬的任務。

柯川的魅力超越時代與地域,最新的紀錄片《尋找約翰柯川》(Chasing Trane)裡面即有一位頭號樂迷藤岡靖洋,不僅出版多本研究專書,甚至在大阪還擁有一間專門收藏柯川紀念物的 Coltrane House。
首次在媒體曝光的「西湖柯川之家」(攝影:Enol Chen)

圖片說明:首次在媒體曝光的「西湖柯川之家」(攝影:Enol Chen)


「西湖柯川之家」

台灣也有 Coltrane House 嗎?不太確定,但,至少有謝明諺與同樣從事音樂工作的妻子林理惠所住的「西湖柯川」之家。

謝明諺從高中接觸爵士樂,開始懵懵懂懂地聽柯川,苦練相同的樂器,之後甚至遠赴比利時學習,目前是相當活躍的新生代爵士樂手,每年都會接演上百場演出。

我們相約在西湖捷運站,步行 10 分鐘左右來到「西湖柯川之家」,進門可以發現金音獎的獎座擺放在鋼琴上,運氣好一點的話,3 隻可愛的貓會出來迎接,走進工作室有一堆樂譜、樂器,CD 櫃旁是首張個人專輯《Firry Path》的宣傳海報,看見「西湖柯川」刻意打扮後,馬上大幅提升的顏值。

「我們來聊柯川吧!」「最有印象的是這 2 張,當然那時候其實也是聽不太懂,他的音樂讓我覺得他是很嚴肅認真的人。」

從柯川的經典專輯《Giant Steps》與《A Love Supreme》開始入門的謝明諺,他在架上抽出一張封面印有柯川的 DVD,「淘兒唱片買的,兩千五百塊,剛有 DVD 的時候,那時候 18、19 歲吧?」雖沒有像藤岡先生那樣的收藏,但,網路還不發達的年代,不像現在有 Spotify 或是 YouTube,欣賞音樂的成本依然很高。

那時候也是有點反骨,我知道他的重要性在哪裡,但是不太想要走他這條路,學他的東西、練習他的東西。」高中時期選擇身邊沒人在聽的爵士樂,剛開始學薩克斯風並理解一些歷史的時候,又刻意跳過大家都愛討論的柯川,後來發現還是無法去避免,回溯許多喜愛的當代樂手之源頭,始終離不開這個名字。
手上是那張很貴的DVD(攝影:Enol Chen)

圖片說明:手上是那張很貴的DVD(攝影:Enol Chen)


柯川的自我尋找

柯川並非是天才,完全靠苦練而來。

林肯藝術中心爵士音樂廳總監 Wynton Marsalis 曾帶領爵士管弦樂團重新詮釋過柯川最經典的《A Love Supreme》,喜好考古鑽研的他,聽到柯川在 18 歲時候的錄音時卻說:「天啊!那傢伙根本不懂演奏。

海軍退役之後,柯川的天賦被 Miles Davis、Dizzy Gillespie 看見,從這些成名大師身上學到很多,除了音樂技巧,也包含偶像 Charlie Parker 對於毒品的沉溺,因此被他們踢出樂團,他知道自己再這樣下去只會邁向死亡。

痛下決心戒毒戒酒的柯川,好運地又跟隨 Thelonious Monk,探索自我的心靈與風格,「我把音樂上的問題請教他,他就在鋼琴旁邊坐下,在琴上彈奏他的解答。我看著他彈就明白了我想知道的東西,而且還能明白許多根本不知道的東西。」更突飛猛進取代暫隱的 Sonny Rollins,甚至回到 Miles Davis 那邊錄下超級經典的《Kind of Blue》與個人代表作《Giant Steps》。
柯川對謝明諺的影響很巨大(攝影:Enol Chen)

圖片說明:柯川對謝明諺的影響很巨大(攝影:Enol Chen)


我們所尋找的柯川

他的音樂演進過程很值得學習,從 Bebop、Hard bop 的東西,慢慢地往 Free 很 Spiritual 方向走去,那個變化很清楚。」28、29 歲在歐洲學習爵士樂的時候,謝明諺才算真正進入柯川的世界。

踏入動盪不安的 60 年代,外頭的社會紛擾不安,柯川的腳步越跨越大,創造雅俗共賞的〈My Favorite Things〉;聽見非洲節奏的《Africa/Brass》;關懷黑人同胞的〈Alabama〉;追求心靈旅程的《A Love Supreme》,吹出更為豐富的樂音,評論家稱之為「Sheets of Sond」。

《Interstellar Space》則是柯川過世前 5 個月所灌錄的錄音室專輯,逝世 7 年之後才發行,神秘主義的 Free Jazz,收錄〈Mars〉、〈Venus〉、〈Jupiter〉及〈Saturn〉用行星命名的 4 首曲子,鼓手 Rashied Ali 是唯一搭檔的樂手,少了貝斯與鋼琴,柯川越玩越狂放,也是謝明諺於碩士後研究的題目。

比較少人談這張吧?」「Coltrane 的音樂到後面非常難懂,因為他太用功了,一直想要做新的東西,不想要跟別人一樣。所以大多數人可以接受或是在學爵士樂的時候,大概都是他跟 Miles 的時期,或是在 60 年代之前,進入到 Impulse! 時期,他的東西更難了一點了。

雖然柯川的技術與音色透過練習不斷進步,名氣越來越大,謝明諺認為他最難得的是保持著初心,「他的音樂裡面可以聽到很真誠的東西,非常難以形容,從剛開始很嫩的時候,一直到死之前,這個特質一直沒有改變。
謝明諺高中快畢業的時候,定下當職業爵士樂手的目標,他選擇比利時布魯塞爾皇家音樂院爵士音樂系(攝影:Enol Chen)

圖片說明:謝明諺高中快畢業的時候,定下當職業爵士樂手的目標,他選擇比利時布魯塞爾皇家音樂院爵士音樂系(攝影:Enol Chen)


最後的尋找

他過世前的那幾年,走在時代前端的爵士樂迷,無不引頸期盼,他的每一張專輯上市,彷彿那是寄自未來的明信片,預示下一波新風潮的開始。」音樂史學者 Ted Gioia 在《如何聆聽爵士樂》形容柯川所帶來的改變,不論是跟 McCoy Tyner、Jimmy Garrison 及 Elvin Jones 所搭檔的「經典四重奏」,或是後來跟妻子 Alice Coltrane 追求更心靈層次的作品,每張都可以聽見柯川的突破,以及對於自我的嚴格要求:

音樂家的使命便是要給聆聽著一個圖像,也許是要去解釋這個人與宇宙間的關聯性,或是他僅是帶給我們一個巨大的、美好的、充分包圍的世界。每個人都可以嚐試來擔任詮釋的角色,而音樂家憑藉的,便是他手中的音符。

雖然爵士樂越走越前面,相較當時排行榜上的搖滾樂,多少已較乏人問津,演出爵士樂的俱樂部一間一間關閉,影響力卻依然存在,當時崛起的加州迷幻樂團 The Doors 的鼓手 John Densmore,回憶年輕時看柯川演出的情景,「半數聽眾在結束前就離開了,他們並不清楚自己正在見證劃時代的事物。」不斷訴說他對於偶像的崇拜,甚至是將柯川的音樂理念,運用在搖滾樂的創作上。

時光拉回到 1967 年 7 月 17 日,嬉皮們正在歡慶所謂的「愛之夏」(Summer of Love),披頭四充滿「藥味」的經典專輯《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正盤據著英美排行榜,那天柯川死於癌症,年僅 40 歲,距離用個人名義所發行的《Coltrane》,封面印上「約翰柯川——邁爾士戴維斯四重奏的主要聲音——一位次中音薩克斯風新星」,字跡只不過乾了 10 年的時間,有人說柯川的音樂代表爵士樂的衰亡,唯一能肯定的是,他的演奏改變了爵士樂的未來。

我們現在聽到 Coltrane 這樣的演奏可能都會覺得稀鬆平常,幾乎所有人都受到他的影響。可是你想像一下在他那個年代,他是唯一一位這樣演奏爵士樂的人。」謝明諺說。
謝明諺憑首張專輯《Firry Path》即入圍金曲獎的「最佳演奏錄音專輯」,歸國至今已參與超過數百場的演出(攝影:Enol Chen)

圖片說明:謝明諺憑首張專輯《Firry Path》即入圍金曲獎的「最佳演奏錄音專輯」,歸國至今已參與超過數百場的演出(攝影:Enol Chen)


  • 酒店
  • 機票
欣音樂
欣音樂

2,813人訂閱

關於

社群時代的音樂媒體,新聞、評論、專訪、旅行。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