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仙樂隊:仙樂飄飄飄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4,591
  • 收藏:0人
檢舉

圖片說明:仙樂隊:「我們團比較奇怪,沒有辦法像一般樂團,缺甚麼樂手就找什麼樂手。」(小白兔唱片提供)


雖然不是死忠的後龐克(Post-punk)樂迷,但,如果問我印象最深刻的台灣後龐克樂團,我會回答:「仙樂隊。」

又雖然他們可能名不太見經傳,名聲只在小眾口耳間流傳,而當時預計要發行的處女專輯,也因為團員對於品質過於要求,最終還是跳票。好在幸運如我,手邊有一張他們當年在野台開唱「布施」的手工Demo,收錄了兩首英文創作。

轉眼也八年了!這群仙人既使鮮少露臉,依舊持續創作,濃厚的友誼支撐著樂團。而離團的貝斯手,也因為這次「蘿蔔節」難得復出,仙樂隊也將帶來最新的中文創作,相信以他們對於音樂的要求程度,這些新作品勢必會在水準之上。

「我們團比較奇怪,沒有辦法像一般樂團,缺甚麼樂手就找什麼樂手。」

瓦瓦(以下簡稱「瓦」):仙樂隊這段時間都在做甚麼?一直休息的原因為何呢?

林于農(主唱兼吉他手,以下簡稱「林」):其實我們這幾年是沒有貝斯手的狀態,貝斯手離團中,因為KK找我們表演,我們才又把他找回來。

黎格佑(鼓手,以下簡稱「黎」):硬把他挖過來。

瓦:是因為太忙嗎?

林:不知道耶,秘密。

黎:這個沒有人知道為什麼……。

瓦:平常都沒有在跟他聯絡了喔?

林:有啦,我們就還都是朋友,因為我們住很近。

黎:我們本來就是朋友,只是最近這幾年他就是這樣。

張千宥(吉他手兼鍵盤,以下簡稱「張」):他有自己的規劃吧。

瓦:那為什麼不會再想找新的貝斯手。

林:我們團比較奇怪,沒有辦法像一般樂團,缺什麼樂手就找什麼樂手。如果不是朋友的話,感覺可能會不太對。

瓦:所以有嘗試過其他貝斯手?

林:有找過黑狼。

瓦;不會想要找正規的貝斯手嗎?

張:因為不一定是以純貝斯手的角度,還是以我們缺的元素為主。

林:因為貝斯手離團期間,貝斯都是我們在編,編的貝斯也不會很難,大概比初學再好一點的程度就可以彈了,然後就覺得黑狼很工業、很殺。

瓦:那你們不會想要再表演嗎?

黎:其實我還蠻想表演的……。

仙人打鼓有時錯

林:我們錄完第一張專輯後,忽然間就覺得不想發了,想寫一些用中文創作的歌,所以這四年我們一直都在寫歌,寫了不少歌。

瓦:都是中文歌嗎?

林:很多作品的曲都已經編完了,可是中文的歌詞還沒有出來。因為用中文寫詞其實就有一定的難度。

黎:比用英文寫歌詞難太多了。

瓦:現在大概寫幾首中文的創作。

林:已經完整的歌有六首。

瓦:聽說仙樂隊當年有錄一張專輯,沒發行的原因為何?

林:我記得剛開始在討論專輯內頁要怎麼用。

黎:我們在想應該要怎麼包裝,才符合我們風格。

林:用到後來就覺得說,自己對這些歌就有點膩了。

瓦:是不喜歡了嗎?

林:也不會說不喜歡,像這次表演我們就有準備一些舊歌,其實在練團的時候還是覺得蠻好聽的,只是跟我們後來要的東西有點不一樣。

瓦;所以原因只是因為封面問題嗎?

林:那個不是主因。

黎:後來覺得我們應該可以寫出更好的東西。

瓦:所以有滿意新創作嗎?

林:有,有到我想要的水準。

黎:我也覺得有。

張:跟以前不太一樣。

瓦:所以是音樂風格嗎?

黎:我們風格跟以前其實有變化。

林:像之前就是蠻純的搖滾、後龐克及歌德,現在歌德的成分還是在,後龐克的成分稍微降低了點。

黎:我覺得是沒錯,現在的創作想要反應我們的意志,已經不純粹是後龐克了,還加入很多我們原創的東西。

瓦:那歌詞大概是寫那些東西。

林:就是寫對於生命的感覺。

瓦:最近社運的興起,所以歌詞會想要介入社會議題嗎?

林:不行啊,我寫那種一定會很怪。

黎:其實我蠻想寫那種,但我還在想要怎麼寫。如果我們的歌詞,是要給人從嘴巴唱出來,我覺得就要跟吉他、貝斯、鼓及合成器可以搭在一起。

張:簡單來說,我們現在的元素比較豐富,不再單純只是後龐克而已,想要創作出我們的東西。

林:其實應該說,我們會希望把這首歌的配器伴奏,儘量去符合歌詞所要表達的意境。

瓦:詞跟曲會想要統一嘛。

林:就是要有整體感。

張:也常常一首歌會改很多版本,會越來越把它完整化。

下一頁→仙人回顧人世間

圖片說明:仙樂隊將在「蘿蔔節」難得復出!(小白兔唱片提供)


仙人回顧人世間

瓦:台灣有比你們還要早的後龐克樂團嗎?

黎:以前有一團叫做迷幻幼稚園,我覺得就算是後龐克了,當然也不是純粹的後龐克,但,他們音樂在那個時代就可以聽出後龐克的痕跡了。

瓦:覺得這些年來台灣獨立音樂場景,有哪些的轉變。

黎:現在樂團出道的模式,跟以前已經不太一樣了。以前是表演到一個程度,有點名氣之後,才會考慮發專輯之類的事情。現在好像是先錄一些作品出來,發專輯之後再去巡迴表演,我覺得這樣是不錯。

林:其實應該是錄專輯面臨的考驗會比較大,因為會變非常地挑剔,哪個地方不好一定會馬上發現,所以先錄專輯對音樂一定會有很大的改變。

瓦:可是這樣比較沒辦法先受到市場的檢驗,因為沒辦法知道台下的反應。

林:我們就不太會管台下的反應,也曾有過台下只有兩三隻小貓,但,我們從來不會因為這樣就去質疑自己的音樂。

張:主要還是針對音樂本身,畢竟我們不是所謂的純龐克團,目的是為了要帶動台下觀眾,性質不太一樣。

瓦:那如何看待現在台灣的後龐克樂團。

林:我還蠻喜歡記號士。

黎:他們玩的東西還蠻有趣的。

林:記號士有很多東西,編曲編得很奇妙。

瓦:對於這次復出表演,有甚麼特別的期待,會演唱沒發表過的作品嗎?

林:當然就是希望能表演一場很好的表演。

黎:我期待這場表演出來的樣子,就是我心裡想要的那種境界。

張:這次我們有些新東西,希望大家也可以喜歡我們所喜歡的。

瓦:樂團接下來的規劃,會想要再錄專輯嗎?

林:會啊,但現在還差一點歌,不然專輯太短實在太沒誠意。

黎:我後來跟其他樂團的朋友聊過,發現其實我們寫歌的速度算是很慢,目前可能就是把現有的歌搞定之後,才再錄專輯。

瓦:那會想要再常常表演嗎?

林:會啊,專輯錄完就會有表演。

瓦:所以大概甚麼時候?明年嗎?

林:我們這種承諾沒有一個算數的……。


  • 酒店
  • 機票
完成訂購後,別忘記領取您的免費旅遊金! 立即領取
完成訂購後,別忘記領取您的免費旅遊金! 立即領取
關於

社群時代的音樂媒體,新聞、評論、專訪、旅行。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