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音樂專訪:最有潛力的台灣獨立樂團 - Hello Nico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45,295
  • 收藏:2人
檢舉

圖片說明:Hello Nico的主唱詹宇庭。(Hello Nico提供)

首先,聊到關於常聽的音樂,樂團隨即展現平時聆聽的廣度,有接觸爵士樂的貝斯手陳信伯最近在聽鋼琴家奧斯卡彼得生(Oscar Peterson)的三重奏、主唱詹宇庭則喜愛低限主義(Minimal music)作曲家史提夫萊許(Steve Reich)的作品、吉他手李詠恩對於音樂的涵養感覺又更深不可測……

他們三位是擁有超高人氣的新秀樂團Hello Nico,去年推出單曲《浮游城市》,即展現出成熟的面貌,歌曲完成度相當高,備受獨立樂迷注目及喜愛,最近即將於三月推出正式專輯《熟悉的荒涼》,這兩張同時期的作品,彼此的關聯性其實不小。

▲Hello Nico - 花

以抽象去詮釋虛無

「是不是要回到那個,你所害怕的絕境……。」關於新作《熟悉的荒涼》的概念,主唱詹宇庭形容的很抽象,她說:「我們會有低落的時候,也會有擁有很多,可是卻……,情緒有高有低,那個東西會像輪迴一樣地循環。」所以,她所要尋找屬於內心堅固的那層面,並不會因為外界影響而變動,專輯歌曲〈規格化的城市、商品、人〉、〈荒蕪〉及〈用靈魂交換肌膚之上〉都是想傳達如此體悟。

圖片說明:Hello Nico的吉他手李詠恩。(Hello Nico提供)

「外在環境對你的影響,那真的是重要的嗎?我們太容易被這個社會給控制,所以必須一直往內在去挖掘,才不會很容易就陷入荒涼的地帶。」確實,Hello Nico歌曲中總帶著那股無法言說的深沉情緒,時而機械式的鼓機節拍,時而人文式的華美詞藻,觸發我們省思周遭所生存的環境狀態,她說:「沒有寫快樂的歌,可能是因為我想用音樂傳達一些想法,並不光只是一種情緒,也不見的是不快樂,而是一種反省的感覺。」

重視音樂的畫面感

李詠恩則認為,「我們是在討論同一件事情,但宇庭比較著重在人的感受層面上。而我還蠻喜歡一些關於電影情節的想像,比如說像《駭客任務》那種反烏托邦式的電影,我們對於美好世界的想像,但它其實是不真實,而真實的那東西可能是很殘酷、破敗,可是你卻得去面對。」他從存有論的哲學視角去看待這張作品。

圖片說明:Hello Nico的貝斯手陳信伯。(Hello Nico提供)

不過該如何使用音樂,去詮釋他們所要傳達理念?這又讓人再度對於神秘的Hello Nico產生好奇感。陳信伯堅定表示,「其實我們不會用風格去想,而會先想音色給我們的感覺,我們選擇相對比較冰冷的音色,例如合成器的效果。」而視覺感在編曲時,也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李詠恩認為除了歌詞,音樂本身也給了情境上相當多的暗示,他說:「我覺得在編曲的時候,想像一個畫面對我來說很重要。」

此外,錄製專輯時,真實樂器與電子樂器之間的比例拿捏,樂團也花了不少時間做取捨,整體氣氛營造的非常優秀,陳信伯說:「很多東西到了混音時,我們還不斷在嘗試。」例如他們這次就用了四套鼓組,只為了因應歌曲去做細微的調整。

圖片說明:Hello Nico最近推出正式作品《熟悉的荒涼》。(Hello Nico提供)

「奧利佛比較希望我們用自己的樣子去呈現……」

Hello Nico的獨特性很快就被黑市音樂的創辦人奧利佛的慧眼挖掘,更被納入公司旗下的單位,並擔任新專輯的製作人,打造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樂團。團員們彼此都同意如果沒有他,這兩張作品將不會那麼快問世,但他也並非像《進擊的鼓手》(Whiplash)裡的JK西蒙斯(J.K. Simmons)那樣調教樂團。

「其實奧利佛不會管我們編曲甚麼的,他幾乎都是讓我們自己決定。」「如果說我們自己不知道要幹嘛的時候,音樂製作人應該慢慢去引導……。但,我們還蠻少遇到我們沒有甚麼想法的時候,比較多時候是我們想的太多……。」所以,奧利佛總會在適當的時機出現,有時建議團員不必花太多時間在器材的測試上,以及掌控專輯製作的預算支出。


▲Hello Nico - 荒蕪

「我們就是做自己心中的樣子,也沒有刻意說我們要避開誰。」

音樂創作必定跟過去聆聽經驗有關,但Hello Nico仍努力走出一條新的道路,並與其它台灣獨立樂團產生區隔,詹宇庭說:「我不是那麼受別人音樂影響的人,聽歌都是生活紀錄的過程,不會特別喜歡哪個曲風就去鑽研它。」

圖片說明:「我們就是做自己心中的樣子,也沒有刻意說我們要避開誰。」(Hello Nico提供)

李詠恩則會去努力了解國外音樂的潮流,「我自己是想要做一個有主唱及合成器的搖滾樂。」但,這似乎又跟所謂的「神遊舞曲」(Trip Hop)有分別,「他們對於氣氛的營造我很喜歡,但歌曲的情緒幾乎都是『平』的感覺,它比較像是從電子音樂去思考,可是我們則是偏向搖滾樂的那個方向走,出發點不太一樣。」「那種音樂對於主唱歌聲的著墨就比較少,殘響(Reverb)會開的更大,但是我們的音樂裡面,雖然殘響使用也不少,但我們主唱的聲音會聽得比較清楚。」

「有些效果在現場可能需要更誇張,但在做專輯時就會想說,哪個狀態既不會太浮誇,又有到那個程度。」

「我要表達的情緒可能每場表演都不一樣,應該說強烈的程度或是每次想要加重的語氣,可能那天剛好想要把這句清楚唱出來,我可能就會唱的不太一樣。」詹宇庭說。

圖片說明:詹宇庭的歌聲充滿魔力。(Hello Nico提供)

所以,Hello Nico的現場總帶著某種神奇的魔力,但李詠恩認為,「那種誇張不是說,那種不誠懇的誇張。應該是說我們會用更多的力氣在表演上,讓它呈現更有衝擊性的感覺。」如此感染力的表演方式,也讓樂迷不想錯過他們每次演出,陳信伯則說,「我從來沒有每個音照彈過,但還在那個框架之下,所以我不覺得那個叫做即興。」這個春天Hello Nico將會有多場演出,編制依照場地皆有所不同,但他們音樂之中的穿透力相信依舊。
▲Hello Nico - 哭泣的橄欖樹




  • 酒店
  • 機票
關於

社群時代的音樂媒體,新聞、評論、專訪、旅行。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