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y專欄]流氓阿德─「只想當工人卻成搖滾明星」的傳奇人生(上)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18,273
  • 收藏:0人
檢舉

我必須承認「流氓阿德」是我這五年來所採訪過音樂人中「最傳奇」的搖滾樂手!

這位出身戰地金門的音樂前輩,駕馭如利刃一般的嗓音,以許多音樂人朝思暮想的「夢幻方式」主流出道,並以年僅二十六歲之姿被當時獨立音樂人最期待入籍的水晶唱片延攬,音樂版圖橫跨主流與獨立音樂,堪稱「事業做最大」的音樂流氓。

儘管也許只有七年級前段班(編按:包括五、六年級。)的人才有可能對他有較多印象,但無妨,因為傳奇~永遠都值得傳唱!(笑)

圖片說明:流氓阿德:我拿起酒,高舉在空中,然後跟大家說:「嘿,我是流氓阿德。我回來了。」



不,一開始我只想當工人。

流氓阿德:我在金門長大,國中畢業就離鄉背井隻身來台。跟許多金門孩子一樣,一開始我只是想半工半讀減輕家裡負擔,因為很多金門家庭都很窮,大多務農且學歷不高,因此剛開始我只想找份安穩的工作結婚生子、賺錢,壓根沒有想過要當歌手這件事。當時我一心只想當工人,因為對我而言那是個很穩定的工作。其實我原本想進電子業,但因為我讀的科系是機械,因此我後來被錄取的就是像車床那類操作機器的工作,那時我才高中而已,半工半讀卻還是要做跟一般職業工人沒兩樣的粗活,這三年真的是我人生最辛苦的日子!

TZ:你唱歌的能力在什麼時候開始被肯定的?
流氓阿德:有一次學校考試老師要大家練某首歌,結果我不會,後來老師就叫我上台唱,唱一半他就把我叫下去了,還叫我下課後留下來。我以為他要罵我,結果他叫我去參加歌唱比賽。其實小學時我就是樂隊的指揮了,直到上國中我也還是樂隊指揮,我也擔任合唱團裡唱最高音的那個角色。

「唱歌」與「作文」,似乎就是從小到大我唯一被老師注目的部份。我曾在家中吃飯時間對著電視上唱歌的反共義士聲樂家姜成濤說「以後我一定要比他還要厲害!」我對音樂確實很有自信,這也間接影響到我後來選擇進海國樂器

高中畢業後,我進了海國(現址為0.3音樂教室)當暑期工讀生,因為我對音樂的敏感性比其他工讀生更高一些,因此暑假結束後我就被延攬為固定工讀生,之後做過一些音樂類的工作,然後進了唱片公司當推銷員。

TZ:你在海國遇過印象最深刻的音樂人是誰?
流氓阿德:齊秦!印象中第一次看到他是在夏天,他長髮披肩,穿著短褲、白色球鞋,超帥!當時我其實有在玩團,所以也很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像他一樣帥翻!從這個時候我才真的確定「以後我想成為搖滾樂手」這件事。

TZ:你曾在作品裡提到這段歲月嗎?
流氓阿德:沒有,不過我當時做過一部名為《單打雙不打》的電影配樂,裡面就有寫到我從金門到臺灣,看到臺灣的價值觀與社會現況,並回想金門給我的印象所帶來的衝擊,以及對金門、母親的懷念和對現實的不滿。(註:《單打雙不打》被譽為第一部由金門人自製、自編、自導、自演,並由金門鄉親出錢、出力,以金門人的觀點敘說自身故事的電影,影片描述金門人曾經經歷的「單打雙不打」的戰地生活。又有一說指出「單打雙不打」其實為「雙日一定不打,單日不一定打。」)

圖片說明:電影《單打雙不打》宣傳圖片


後來2000年12月發行的《看看這個世界》,就提到了雖然在金門我母親他們老一輩總會教育我們「天公疼好人」這樣的想法,但我來臺灣時卻看到社會黑暗醜陋的一面,所以我才希望大家要「看看這個世界」,以反問大家什麼時候你看到了真理、感覺到正義。

也因此很多人覺得我就像恐怖份子一樣激進,但聽過我的作品,就會知道除了激情的一面,我的作品也有柔情的部份存在。

圖片說明:流氓阿德《看看這個世界》



▲流氓阿德 - 看看這個世界

▲流氓阿德 - 全世界都在下雨

TZ:哪件事情推翻了你從小到大對社會的印象?
流氓阿德:你知道金門是個非常強調忠黨愛國的地方,我甚至還會為此與意見相左的同學幹架,因為我覺得他們侮辱國家。直到我來臺後,看到一些事件,才漸漸學著自己去判斷。當時民進黨的成立與社會運動的增加,尤以「520農民運動」對我的衝擊最大。(註:1988年的「520農民運動」,由林國華、蕭裕珍等人率領雲林縣農權會,以「農業開放可能導致農民權利受損」為抗議目標,主導台灣南部農民北上台北市請願,之後發聲衝突,警民多人掛彩,導致130多人被捕、96人被移送法辦,又稱為「520事件」。)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鎮暴警察打人打到頭破血流,就在現在的忠孝西路活生生在眼前上演。我在公司樓上窗口看著這一切發生,當時北車新站正在蓋,都還是鷹架,農民被追打到無路可躲,只好躲上去,有些被抓下來立刻就被路旁的兩排警察與憲兵抬走,抬到哪打到哪,還有農民被打到滿頭是血跑進來公司求救,當時真的非常震驚,也讓我不禁反問自己「為什麼一個國家有權力用這樣的方式對待人民?」

如此殘酷,毫無人權可言。

後來民進黨十週年黨慶,他們打電話來有找我去表演,我因此感到很猶豫、害怕,所以沒有馬上答應,當時大部分歌手也不選邊站,但也因為這個事件給我內心的衝擊,掙扎許久最後我還是選擇做下去,因為我想做對的事情,即使我真的很害怕在金門的母親知道這件事情會哭死!

現在有很多新團,即使見到面也不會知道我是誰,但我仍期許大家了解,搖滾樂團背負著社會責任,我常看到樂團在現在的社會運動中出現,我覺得這是好事。

不要害怕,你應該放手去做你覺得對的事情!即使在音樂上你無法完整表現,也要在行動上去支持!告訴大家什麼是公平、正義與公理。

(未完待續)

TZ:現在我們電視上看到的有「鋼刀、貢糖、吳念真(!?)」的金門,是你印象中的金門嗎?
流氓阿德:不是欸!!!(爆氣)鋼刀工廠在金城,那邊算是金門的繁華地帶。我的印象…就是到處是軍人,處處是碉堡與大砲。

圖片說明:編按:還有高粱酒。玉兔高梁祝大家中秋節快樂!圖片來源:http://www.p9.com.tw/Upload/FTBImages/news_100/02/gin38-0225.JPG


一開始我們天天都在躲砲彈,只要聽到砲彈聲就知道他會掉在哪邊,後來漸漸變成「單打雙不打」,之後蔣中正過世,中美建交,毛澤東才說不打了。不過我們真的會撿砲彈碎片去變賣,也會撿共產黨用傳單彈打來的傳單去學校換文具!

身為前線,金門的一切犧牲都是為了國家,非常封閉而且戒嚴時期規定很嚴格,晚上六點後就燈火管制,當時金門與臺灣的差距可以達到五十年這麼大,甚至…現在的北韓可能都還比當時的金門好。

TZ:為什麼你會這麼認為?
流氓阿德:我們當時不能有相機、收音機、不能有籃球(OS:蛤!?籃球!?)。有電視,但只能看華視,因為要讓部隊上「莒光園地」。

TZ:…那有吉他嗎?(音樂人神經反射動作)
流氓阿德:(沉思)奇怪…有欸!哈哈哈!

TZ:那為什麼不能有籃球?
流氓阿德:因為我們距離中國只有兩公里多,政府怕你抱著當游泳圈游到對岸去啦!(笑)

下一篇流氓阿德老師將跟我們分享他一戰成名的經過,並與大家介紹他眼中的傳奇唱片公司「水晶唱片」!還有更多精彩內容都在《流氓阿德-「只想當工人,卻成了搖滾明星」的傳奇人生(下)》,敬請期待!

--------------------------------------------------------------------------
Troy Zhao
《樂團人雜誌》、《挺音樂誌》主編
2010-2013連續四年「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特約寫手
訪問紀錄過包括莫文蔚、閃靈、翟黑山(首位留學百克里音樂學院的華人)、SUGIZO(LUNA SEA、X JAPAN)、雅-miyavi-、LOVE PSYCHEDELICO…等諸多國內外音樂人
Troy的臉書
一起聽音樂,一起挺音樂!


  • 酒店
  • 機票
關於

社群時代的音樂媒體,新聞、評論、專訪、旅行。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