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BOX 音樂誌]封面人物:聽見自己─蔡健雅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3,261
  • 收藏:0人
檢舉
標籤: 蔡健雅


「做甜點的蔡健雅是天使,玩音樂的蔡健雅是魔鬼!」

在Tanya的內心,似乎存在著很多「兩端」,有時矛盾、有時衝突,天使與魔鬼不斷在各種情緒中交戰,直到她開始愛上烘焙甜點、直到她在偶然與巧合中遇見極光,天使與魔鬼終於自天秤兩端慢慢走向彼此,展開綿延的心靈對話與治療。

歡迎光臨Tanya的深夜烘焙坊,品嚐酸甜苦辣之外的第五種滋味。

----------本文出自《KKBOX 音樂誌》No.34期----------

獨處的時候我喜歡……
看書、上網、發呆、想事情,Tanya笑說,她的內心其實藏了一個書呆子,對外星、太空、科學都很有興趣:「我喜歡看人類心理學、身體構造這種比較科學的資訊。」前陣子Tanya去上了亞歷山大技巧的課程,一個幫助調整脊椎結構的身體療程,它讓Tanya了解到要如何感應自己的身體:「現代人在壓力之中,開始對身體麻木,一旦生病就只會吃藥,但亞歷山大技巧讓我去發掘身體的痠痛或緊繃是為什麼、要怎樣處理,這讓我對身體的構造非常有興趣。」

「我是一個充滿矛盾的人,不想存在、但又必須存在的一個人。」Tanya這麼描述自己。新專輯【天使與魔鬼的對話】其實也是一個人內心深處黑暗與光明、樂觀與悲觀的鏡像對話。Tanya的內心有兩個自己:一個自己沒有存在感、自我肯定很渺小;另一個自己非常敏感、擅於觀察。這讓Tanya變得非常懂人,寫起療傷情歌得心應手,結果總是幫別人擦藥,但面對自己的傷口,卻隨意貼ok繃了事。因為不想讓自己變成焦點,反而去做一些比較大愛的事:「我會覺得說,讓我來照顧你們,但你們不用管我,我的事情我自己解決,但其實我沒有解決,我一直有一道牆。」

療別人的傷,墜落自己的黑洞
【天使與魔鬼的對話】中的歌曲創作始於兩年前,那時候的Tanya正經歷喪父之痛,處於極度灰暗的狀態:「即使我父母離婚很久了、爸爸不在我的生命中很多年,但突然間失去他,對我來說還是很大的打擊。」感受到傷痛卻無法理解原因,Tanya說,雖然寫了那麼多年情歌去治療別人的傷口,但就是怎樣都無法讓自己復原,於是她決定將創作方向轉向自己,開始一層層剝開內心深處:「我把ok繃撕開,想看看以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會讓我變成一個既悲觀、卻又同時想讓大家覺得自己是樂觀的人。」

於此同時,在芬蘭幸運看見的極光,讓許多疑惑都得到了解答。

極光帶來的答案
芬蘭極光之旅其實是一趟即興旅程。一起要去巴黎聽史汀演唱會的朋友們,提議在演唱會後飛往芬蘭看極光。Tanya雖一向習慣獨自旅行,卻被陌生又神秘的芬蘭與可遇不可求的極光給吸引,決定打破常規,和一群朋友在演唱會結束後,搭夜機於深夜抵達芬蘭。

「其實我們到芬蘭時都非常累了,從機場開車到飯店要三個多小時,天空烏漆抹黑,每個人都一直打瞌睡……但大概開了不到一個半小時,前方天空突然出現一道光,它開始在閃,在完全黑暗的天空中,非常明顯!後來我們就發現那個就是極光!」當極光開始在天空中旋轉,Tanya和旅伴們立刻停在馬路邊開始拍照,然而透過鏡頭的觀看怎可比擬肉眼接收到的感動:「我發現我沒辦法拍下來,就放棄了,一個人就站在那裡,看著天空……那一刻看著極光,有一種感動,好像它在跟我對話、有一個秘密想告訴我。感覺好像是在我最需要的那刻,看到了極光,在最不經意、最沒有心理準備的狀態下看見,那反而成了一個安慰、一個奇蹟,它點亮了我內心很多的灰暗。」

對Tanya來說,【天使與魔鬼的對話】可以說是從看到極光的這一刻開始真正出發,因為受到大自然的啟發,而更能誠實面對自己內心。大自然是如此毫不掩飾,瞬間衝擊的感動,讓Tanya覺得,必須先接受自己,才可以看到不一樣的自己。Tanya決定正面迎擊過往自己認為社會不允許的、自己不想面對的灰暗面,將從極光獲得的重要意義發揮到音樂創作上,真正去寫面對自己、挖掘自己的作品。

音樂是我們的心理治療室
這張專輯跟以往作品不同的地方在於,它不僅是談論愛情,也是表述自己跟大自然、宇宙的互動關係:「關於妳在地球上的存在、妳跟社會的互動,可能有些衝突的地方……這次真的不找藉口,我看到什麼、感覺到什麼,我就寫出來。」

觸及到如此貼近內心世界的創作,是否會有掙扎、擔心自己被攤開來檢視?Tanya特別提到了《墜落》這首歌,是非常赤裸的寫出自己對自己的看法、給自己的存在價值:「寫的時候哭得稀哩嘩啦的,覺得我怎麼可以那麼灰暗,寫完的時候又覺得,但我就是這樣子的人啊。以前不敢說出來時,會變得非常壓抑,可是當妳寫出來、特別是當它變成一首歌時,妳就會開始接受自己、不再害怕這一塊的自己,能夠坦然的看著這個自己,然後學著怎麼跟她相處,甚至愛她。」

「如果不生活,我寫不出歌」
如果說音樂是Tanya的自我心靈對話,旅行就是Tanya的生活態度。她不諱言,旅行可以逃避現實生活、完全放鬆、不想音樂:「我從來不帶吉他去旅行,我就是把歌手的身份放下,當一個世界的偷窺者。」

在旅行的時候,並不如大家想像般,會突然被啟發而寫了一首歌,對Tanya來說,她更像是一塊海綿,在旅程中不斷的吸收、放空、再吸收、再放空。她甚至不拍照,只用眼睛和身體去感受當下的氣氛:「我發現人的眼睛在真正去感受時,就是最好的相機和錄音機,因為妳永遠不會忘記這些感動。妳看到一張照片時,只會說它很美,但是當妳真正親眼看到時,它給你的是不一樣的磁場、不一樣的能量。」而這些吸收在未來某一個寫歌的午后時光,可能就會突然浮出水面,演變成一個很深刻的故事、變成一首歌。寫歌對Tanya來說,只是人生累積的抒發,而不是生活的一部份:「我需要先生活,才可以寫歌。」

深夜烘焙坊的甜蜜滋味
烤甜點在這幾年也成了Tanya生活中的重要樂趣。最開始是因為前年搬新家時,朋友贈送一台小烤箱作為新居落成之禮,然後在某個寫歌遇到瓶頸的深夜時刻,這台小烤箱點燃了Tanya內心想烤甜點的那把火,她笑說:「其實我一直都還蠻有烤東西的天份。」

Tanya會在網路上尋找好的食譜,再自己做細微的調整與改變。做甜點像是實驗,也需要直覺。同樣的甜點食譜,不同人就會做出不同滋味,他們的思維、方式、手感,甚至是對食譜的細微改變都會不一樣:「就像寫歌一樣,妳一定要加進自己特別的角度、自己的聲音,才會有比較獨特的旋律走向。」

自此之後,白天寫歌,深夜烤甜點,就成了Tanya的生活作息,有時創作的思緒卡住,也會去烤甜點放鬆心情;又或是上了一天的通告很累,回家後不馬上休息,卻立刻開始烤起了甜點:「因為那讓我覺得,這是我的空間,沒有人在看我或管我,很放鬆很自在。」就像是打坐一樣,Tanya烤甜點時完全放鬆、不想音樂,用心感受每一個製作的過程與步驟,而深夜烤甜點更是她的熱愛,有點像是冥想,在非常安靜與平靜的時光,與自己獨處,慢慢去研究甜點製作方法,嗅覺更加敏銳,心中的自己也更加清晰。

愛上烘焙甜點後,Tanya在每年的巴黎旅程中,也會到當地開設的私人烹飪教室學習,希望可以更貼近法式甜點的精髓。對她來說,這樣的學習方式雖不正式,卻更貼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跟不同人學習就會有不同的特色、私房食譜、手法:「對我來說,那更加的人性吧!」

在Tanya的深夜烘焙坊,端出來的下一道甜點會是什麼呢?

Tanya 私房甜點首選焦糖蔓越莓杏仁塔
「這個甜點是很多朋友的『蔡健雅私房甜點』名單中的第一名,算是明星商品(笑)。我在網路上找到了一個很棒的食譜,自己再做一些調整改變,算是從比較科學的角度去烤東西,像這次的塔,有酸、有堅果,焦糖的部分我自己加了一些鹽在裡面,然後又找到了一個很棒的派皮,混搭之後,非常有層次!那味道真的蠻厲害的!」

採訪/洪瑋伶
攝影/藍陳福堂
化妝/佳惠
髮型/H PARK
特別感謝/亞神音樂
------------------------------------------------------------------------------------------
※原文刊載於2013年10月號《KKBOX音樂誌》。更多介紹請按此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KKBOX音樂誌 FB】。
※本文由《KKBOX音樂誌》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酒店
  • 機票
關於

社群時代的音樂媒體,新聞、評論、專訪、旅行。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