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人邱比在《中國好歌曲》上的現身 為何是台灣音樂的警訊?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32,492
  • 收藏:2人
檢舉
音樂人邱比在《中國好歌曲》上的現身 為何是台灣音樂的警訊?(翻攝自Youtube)上周末,筆者的臉書塗鴉牆上被邱比在《中國好歌曲》上的演出稍稍洗板,不少認識的愛樂友人都有些惋嘆,這樣一位台灣土生土長的音樂奇才,得到中國的選秀舞台上綻放異彩。
 
那種詫異似乎來地太遲也太突然,畢竟中國選秀火紅已非新鮮事,許多本地熟悉的線上歌手早已魚貫前往。對岸資本雄大的吸力誰都清楚,不必多言,流行歌手作為娛樂工業的一環,也自然需要舞台持續發揮,多數人不僅接受了現況,甚至看到了一些令人欣喜的變化。譬如今年徐佳瑩的賽況,即成為每周媒體、網民的焦點,除鮮人怨懟,還樂見她以保有個性的方式,顛覆選秀常見的「孝女白琴」唱腔。然而,邱比銅板反面式地現身,竟勾起了什麼新的不甘,以致愛樂友人與我,對本地環境不怨不快。
這股情緒感染到我,一道兒糾結之餘,也開始對這捧紅了莫西子詩以及蘇運瑩的對岸節目,有了更多好奇心。隨心翻看幾集,發現前去表演的台灣原創音樂人可並不少,2014 年第一季,有邱振哲,也有在台灣已稍有知名度的蘇佩卿,她演唱的〈格格不入〉以七拍的特殊曲式與厲害的豎琴演奏,頗受評審肯定;而 2015 年第二季,得過金曲獎的王宏恩更打進決賽,在羽泉隊伍底下,既戮力歌唱夢想,也屢屢哭得唏哩嘩啦,頗合實境秀力圖的戲劇化。
 
台灣樂人表現不俗,2016 年第三季的台灣參賽者更多,在邱比之外,筆者所見還包括王彙筑、原子邦妮、葛西瓦(Boxing 樂團主唱)、卜星慧。然而不假地說,後面幾位的創作,無論民謠、電子或搖滾,仍在大眾的甜蜜點內,或說是尚在可鑑識範圍內的流行音樂血液成分。唯獨邱比飄忽的旋律,異時空的編曲音色,精細的肢體語言,放眼世界恐怕都還說不清養分源頭,折衷主義風格被評審形容外星來的,於是被節目冠上「前衛實驗」並不難理解。

邱比的第一首參賽曲是他之前跟詩人夏宇合作的〈整夜大雨〉,第二首則是為比賽題目所寫的新歌〈你的一切都是我的風格〉。聽聽這兩首作品,那是如冰島碧玉(Bjork)那般,誰也學不來的創作,是名符其實的開拓,足以讓「邱比」 二字從名詞昇華成形容詞,連身為評審的范曉萱,也只能用邱比來形容邱比。
 
事實上,邱比在參賽前就已經用平板電腦創作了非常多首歌,實體發行兩張(2015 年的新作《正正》,也是在對岸的蝦米音樂人尋光計畫下推出的),數位更是難以計數,可你卻很難在台灣的現場演出看到他。台灣保守的電視節目不必說,近年宣稱「獨立」的音樂祭如此多,除了筆者自己在大學時辦過的音樂祭成功邀過,便沒記憶曾在其他場見到他。餘下就是個人的專輯巡迴、見證大團上的跨刀,以及他本身受邀為友團(如:Hello Nico)開場。
至此,我的理解是,愛樂友人與我嘆息的,不是台灣音樂人要到中國舞台掙錢賺名的民族主義惆悵,而是,第一,邱比到了對岸的舞台上,獲得無論在編曲或 VJ 方面,在台灣未出現的高規格製作待遇(同時還有高曝光度),讓作品更脫胎不俗;第二,像《中國好歌曲》這樣主流的電視節目,居然能夠容納到,這麼不一樣的創作聲音。前者,我們輸的或許是資本;後者,我們輸的卻是視野。
 
過去幾年,那些(恕我直言)已經在作品上不太進步的明星歌手,到對岸力圖事業第二春,我們丟失的還只是面子。可隨著這些昔日一線的音樂人不夠消耗(要嘛參賽歌手大量重複,要嘛從選手晉升評審),量變帶動質變,他們或開始尋求二線的音樂人參賽,或像《中國好歌曲》這樣,海量廣邀會創作的素人,無形中竟讓奇花異草得以從牆內迸出。結果是我們連裡子都逐一拱手讓人了。
 
再者,《中國好歌曲》 找到邱比或著蘇運瑩這樣的奇葩,還有饒舌的謝帝AR;民族搖滾的山人、杭蓋等,多元而有意思,且讓他們在有門檻之上的聲音水平被聽見。我不禁困惑,在台灣,相對之下較有資本的影視製作公司,還有沒有膽識找到這類怪才、留住並且給予同等待遇?或著日後,新興廠牌能成功建立起一定的產業鏈,讓他們在國內有發芽、開花的可能(譬如電子音樂廠牌派樂黛)?如果沒有,下一輩有潛力、有野心且風格特異的創作人才,肯定會土石流失得更為迅速,因為待在台灣永遠沒有下一步。而邱比今年在《中國好歌曲》上的現身,便是這樣一個警訊。


  • 酒店
  • 機票
完成訂購後,別忘記領取您的免費旅遊金! 立即領取
完成訂購後,別忘記領取您的免費旅遊金! 立即領取
關於

社群時代的音樂媒體,新聞、評論、專訪、旅行。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