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爵士現場走透透:玖杯坊─ 品一口芳醇紅酒,配一首醉人爵士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12,278
  • 收藏:0人
檢舉

玖杯坊=葡萄酒+音樂。

這是一個方程式,是老闆黃啟明的最大興趣,也是他至今人生中的精采故事集錦。想喝紅酒、想聽音樂的人們,來玖杯坊相聚一堂,品嘗芳醇紅酒,也聽現場的醉人爵士。

「愛樂者來嘗酒,愛酒者來認識音樂。」 

「玖杯坊」,老闆黃啟明說明店名具有多重涵義。「玖杯在塔羅牌中代表幸運,而玖也是九個杯子的意思,當一瓶紅酒分成九杯來與大家分享,是能讓人微醺且最為享受、滿意的量。另外九在古代也是最棒的數字,皇帝送給老臣的九份禮,最後一份就是酒杯。」因為熱愛音樂與葡萄酒,2011年他索性與朋友共同策劃了這結合兩者的空間,兩人一開始找地點便花了四個月,直到第四個月才經過這心目中的空間,最後將其門口作為賣場,入門後有一個較廣闊的空間,設計為酒吧,地下室還另有小酒窖與座位區。 

圖片說明:剛入門的葡萄酒門市


圖片說明:入門後便有寬闊的吧台區


圖片說明:地下室的小酒窖


店裡擺設與其他酒類賣場最大的不同,就是這些音樂相關擺設,牆上掛著爵士樂手的海報、一整面的黑膠唱片牆,還有一區專門擺著古董樂器們,這些收藏皆來自黃啟明。「我一直很喜歡音樂,從讀書時代就常去跳蚤市場挖寶,蒐集許多唱片、老樂器等,這些東西如今也成了店內的擺設。」

喜愛爵士樂的他,每周五、六固定安排爵士現場演奏,不定期也會舉辦葡萄酒或音樂相關講座或活動,分享自己最愛的音樂與美酒,是他一直想做的事。 

圖片說明:地下室為座位區與爵士表演空間


圖片說明:這個櫃子全是黃啟明收藏的骨董樂器


圖片說明:黃啟明個人收藏的黑膠,直接擺設成一面牆。


圖片說明:幾十年前的黑膠唱盤、喇叭與樂器箱,皆是黃啟明的喜愛收藏。


「我覺得酒和音樂是分不開的,喝酒的時候聽音樂是最舒服的,聽音樂的時候再喝點酒是最痛快的。」他希望可以將兩種喜好的族群聚集起來,單純喜歡音樂的,可以來這邊聽音樂也品嘗酒;喜歡喝葡萄酒的人,則能來這認識更多音樂。 

「音樂啟蒙於保養廠,打工薪水全砸在唱片行」 

對於黃啟明來說,聽音樂的啟蒙是來自家中經營的汽車保養廠。從小便在廠中每台汽車間穿梭,當時他被指派的工作為清理每台汽車的內部空間,「我爸在引擎蓋前修車,我在車內清完沒事做,就開始翻車裡的音樂來聽。」那時候他還認不得音樂的種類,先聽遍每台車上的卡帶與音響,這個經驗反而開啟他對於音樂的興趣,而每台汽車也成了他個人音響室,不僅聽各樣音樂,還能測試不同的汽車音響。「我記得第一張聽到的是Bee Gees的現場專輯,那時候聽到就對他們的合唱印象深刻,不過在車上聽最爽的則是郭金發的專輯,它能測試汽車喇叭的單體夠不夠,只有德國車不會破音(笑)。」 

在這專屬的個人音響室中,黃啟明一路聽到國中,假日開始到萬巒豬腳打工幫忙,工時長但薪水高,每天下午便拿現領的薪水,偷偷坐公車到市區的唱片行進行大採購。「我打工的所得全部都花在卡帶或CD上,什麼都聽、沒聽過的也會買回來聽看看。那時候在車上聽到好聽的歌,都會強迫自己記住旋律,再哼給店員聽,請他找給我專輯。有時候在唱片行聽到不錯的,也會馬上去詢問店員,或是直接請他推薦。」這樣的過程,不僅讓他建立自己的聽音樂模式,也間接成了音感訓練,只要聽到旋律,便能知道這段旋律是出自哪裡。

國一他報名了學校的軍樂隊,本來想學薩克斯風,但因為個子較高,被指派學長號。學了一年後便開始陸續聽軍樂,買進行曲類型的唱片,到了國三,則迷上恰克與飛鳥,一天的工資都只夠買一張日本進口的專輯。後來上了五專讀食品科,加入籃球隊,天天都在打球,他最喜歡跟著球隊到各地比賽,因為晚上便能逛當地的唱片行。回憶起這段日子,黃啟明說直到五專還持續在豬腳店打工,但所有的錢都花在音樂上,國中以前買卡帶,直到擁有CD隨身聽後就開始轉買CD。 

有趣的是這台隨身聽,居然還是交換來的,談起這段回憶,他笑著說「國中時,CD隨身聽是我最想要的東西,但爸媽一直不肯買。有次過年的例行籃球鞋添購,我選了皮朋的籃球鞋,開學後我發現隔壁班,有位同學帶了CD隨身聽,他喜歡我腳上的鞋子,我喜歡他的隨身聽,當下我們就決定交換,還光著腳回家。當時,我媽氣炸了,只好再帶我去買一雙鞋子,當然這次只能買普通的鞋子了。」這台具有意義的隨身聽,即是現在看來又厚又重還不能避震,但他還持續保留至今,對他來說,這是在聆聽音樂中重要的紀念品之一。 

「不用害怕人生的轉折點,每次的轉折都可能是一次契機。」 

從小吸取了各類型的音樂養分,黃啟明會開始喜歡上爵士樂,是源自五專時期。「那時我加入籃球隊,球隊中有幾個學長很喜歡爵士樂,間接介紹給我,另一方面我們教練也很愛西洋老歌,他們聽什麼,我下課後都會去找來聽,從那時開始我愛上爵士樂,便一路聽下去。」 

五專二技畢業,也服完義務役後,正式離開學校的黃啟明,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也自覺對食品並不是那麼有興趣。「後來部隊裡的長官告訴有個軍醫行政涼缺,要我考慮簽下志願役,這五年也能存錢。」軍醫行政主要是負責預防醫療、保健醫學等項目,當時他想說反正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就決定繼續當兵。「下部隊後的分發,我一開始選離家近的屏東醫院,但有一個朋友,因為想就近照顧家裡的母親,想跟我換他在關渡的籤。」在那之前,黃啟明還沒到過台北生活,想想去新地方闖蕩也好,便答應了朋友。(後來朋友所待的單位整個裁掉,被調去外島一年,他反而逃過遠調,五年來都在關渡服完兵役。) 

一個人離開屏東老家,到台北生活。在關渡五年的志願役生活,軍醫行政的工作是有少許,大部分的時間反而是長官的侍從,處理私人工作、煮咖啡、接送等雜事。每到逢年過節長官都會收到許多酒禮,「黃啟明,你去幫我查每瓶酒我要回多少禮。」因為這一句話,於是他去研究每瓶酒的價格,那時候網路資訊少,他便開始買書,逛橡木桶,把價格抄下來,建立在這領域的資訊。甚至長官還會要求用一樣的價錢,但品質更好的酒回禮,這些都讓他得做足功課,反覆查證與交涉才能完成任務。經過這樣下來,他也慢慢看出興趣,開始買一些酒來喝,學著品嘗。「那時候在部隊,十點後就能偷喝酒,我把房間佈置得很舒適,有咖啡機、酒、CD音響等,時間一到都會有很多長官來我這裡報到。」 

圖片說明:長官一句話,讓黃啟明開始踏入品酒世界。


除了對酒開始有興趣,同樣因為長官的需要,黃啟明也跟著一些有工作經歷的新兵,學煮咖啡、烘豆,漸漸的也喜歡上咖啡,退伍前還特地去打聽之後還可以去哪繼續學習。「後來軍中弟兄介紹台北溫州街有間老店叫雪可屋,推薦我去找黃老闆,於是之後的周休二日我都定時去那報到,結果發現那裡有很多黑膠收藏,老闆也愛聽爵士,而且功力深厚,我們兩個一拍即合,每次打烊後我都留下來一起聽音樂。」在雪可屋的經驗讓他開始接觸黑膠,有機會便會去各個跳蚤市場挖寶。退伍後,領了一筆退伍金,便決定一個人去紐約兩個月,追逐爵士場景。「這是我第一次出國,到處去聽爵士表演,假日一到各個餐館都會有音樂表演,就連地鐵上都有,隨時都有好多聲音、很震撼,聽得非常過癮。我也背了好多CD與黑膠回來,錢都砸在唱片和現場表演上,很貴但是值得。」 

回台灣後,由於在軍中培養對酒類的興趣,他開始在橡木桶工作,店裡主要項目是威士忌與白蘭地,當時店長懶於管理紅酒,便交給最菜的他去負責,包括盤點、查酒瓶等項目。一次偶然機會,總公司要每家店派人去上葡萄酒認證課程,但這得佔用個人休假時間,大部分的人不願意,最後還是交給最菜的他去上課。「一部分是自己的興趣,一部分也不喜歡知識不夠,無法回答客人的問題,就花時間把認證拿到。後來慢慢對葡萄酒較熟悉後,覺得它和威士忌屬性不同,差異較大,香氣也能維持較久,越喝越喜歡,便自己慢慢鑽研,也開始建立起自己的客源,能和客人交流。」在橡木桶工作兩年後,他便認識了現在共同策劃的朋友,決定出來創業,起初先做單純的葡萄酒門市,店名即是英文黑膠的名稱:Vinyl,足見他對音樂的熱愛,後來因為租約問題,便決定另覓他處,成了目前的玖杯坊。 

圖片說明:玖杯坊負責人:黃啟明


一路以來,黃啟明不排斥在生活中遇到那些別人眼中所謂的麻煩事,他努力去學習與嘗試,反而都成為他豐富的知識與經歷,每個轉折點也讓他往更好的方向邁進。「不管發生什麼事,好或壞都是我人生中的一個轉折點,好的不一定會持續下去,最壞也不過如此,我不會去逃避它。」他說著不用害怕人生的轉折點,每次的轉折也都可能是一個新的契機。「當初店弄好後,雪可屋老闆提到有位朋友的員工想來我這上班,那位員工現在則是我的老婆。」 

在每次的改變中,他面對這些變化,讓每個轉變都有不一樣的好結果。他也說現在許多國中同學看到他,會驚訝地玩笑著,怎麼變得那麼有品味,他倒覺得其實一直以來都是一樣的,他就是喜歡音樂、喜歡酒,這些在他生活中是不可或缺的,也希望將這些美好經驗跟大家分享。玖杯坊在這兩年漸趨穩定後,接下來他決定到台中另外拓展市場,這一回店名為Next Bottle,他笑著說,喝完九杯後,就該開下一瓶了。 

【老闆的唱片牆】

Q:最喜愛的爵士樂手
A:Ben Webster 

Q:最喜愛的一張專輯
A:King of the Tenor

Q:推薦爵士入門專輯
A:Waltz for Debby 

Q:推薦一個台灣的爵士樂團
A:變形蟲 

Q:最常在店裡播放的專輯
A:Kind of Blue 

Q:獨家私藏的寶貝
A:1972年,新港爵士音樂會現場錄音全集

玖杯坊
台北市大安區光復南路346巷21號
爵士現場演奏:每週五、六  

採訪、攝影/-C≡C-


  • 酒店
  • 機票
關於

社群時代的音樂媒體,新聞、評論、專訪、旅行。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