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鼻子專欄|第25屆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殺人之後:心思獨白》的艾絲特與班傑明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104
  • 收藏:1人
檢舉


一個人赤裸的吃著穀片,一心想著將這沈甸甸的紙張寄出,咀嚼著書寫著,腦中鬧哄哄的不得而知;關於現實、夢境、書寫以及殺人這些事。

艾絲特:「我們是自由的,詩存在於生活體驗之中。」

班傑明:「知道有妳的存在是我最後的慰藉。」

我們不需要接受生命裡的每件事,又或是符合人們的所有期待;生命是一種過程,而你我只是在這過程中找尋生命的意義。殺人犯班傑明與他的文學課老師艾絲特,交疊的情感就這麼鎖在字裡行間,翻騰的思緒就這麼跟著高低跌宕的樂音加以勾勒,掉落在急於逃脫的皮囊,敲響了震耳欲裂的細胞。要說有什麼道理,可循的脈絡卻又那麼微弱的只提供一個參考,卻毫無價值可言。

《殺人之後:心思獨白》以2009年震驚瑞士社會的真實案件改編而成,藉著一起殺人事件來探討生命本質與社會賦予角色的矛盾擺盪。「如果我沒那麼孤單,或許事情會有所不同。」班傑明是這麼說的。而孤單在於一個青少年的心中究竟是何種模樣?像泡泡般的虛幻又難以捉摸,又或許只是為說新詞強說愁的穿鑿附會呢?這不免讓我想起了奧地利猶太裔作家茨威格在〈情感的迷惘〉中描述的青春模樣,他是這麼寫的:「青春本身就是美,不需要美化,在過度充沛的活力中,青春渴望悲哀的事物,樂於讓憂鬱吸吮它缺少人生經驗的血液......」孤身一人,孤身對抗這混亂的世界,何去何從?



我們是否自由,腦中的想像又是否只存在於想像之中?在文學的國度裡,艾絲特與班傑明的衝撞與錯身,有罪的是誰?一個缺愛的孩子抑或一個教導文學的老師?文學的篇幅與想像到底該不該被放大檢視?「是妳鼓勵我們,將腦中所想的事寫出來。」《罪與罰》的磨難、動容以及幸與不幸之間的界線又該是多少?面對一連串的生命詰問,就如同栓制在艾絲特脖子上的石頭般的沈重。而她對於班傑明的照顧,是身為老師的角色還是基於社會責任呢?其中,劇末特別提及了俄國劇作家契訶夫(1860-1904)的遺作——《櫻桃園》,將既悲又喜的生命掙扎徹底攪拌一番,只是對照《殺人之後:心思獨白》的鋪陳與刻畫,迸發的思緒實在難以界定;而逝去的亦不見得是真正的離開。

班傑明:「妳不怕我殺了妳嗎?」
艾絲特:「因為世上你只剩下我了。」

現實缺少的那些,總能透過文字為角色增添一些色彩,一如沾滿了血來到這世界的我們。「總有一天,孩子會生下父母。」不是結束,情感的羈絆也只是暫且停滯在她交予他的公寓裡罷了。「祝福你在新家,有個愉快的生活。」艾絲特是這麼寫的。




導演/烏蘇拉.梅耶Ursula MEIER
首部作品《邊境家園》入圍法國凱薩獎三項大獎,第二部作品《我姊姊》 獲柏林影展銀熊獎評審團大獎與特別獎,是近年受矚目的女性導演。

播映時間與地點/台中新光8廳
11/03 (六) SAT 21:30

延伸閱讀/詳細活動資訊
▶【酸鼻子專欄|第25屆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希望與絕望》的賽勒姆與哈德瑪
https://solomo.xinmedia.com/photo/156167-wmwff
▶【酸鼻子專欄|第25屆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找回名字的人──《被監禁的女人》的伊蒂
https://solomo.xinmedia.com/photo/155675-wmwff
▶第 25 屆台灣國際女性影展|跟著電影語言的敘事重生
https://solomo.xinmedia.com/photo/153897-wmwff
▶「第25屆台灣國際女性影展」盛大開幕 祝福女影邁入下一個1/4世紀
https://solomo.xinmedia.com/photo/156705-wmwff

TEXT/酸鼻子
文字的影響力還是有的,尤其在這時常避而不見的時代,總有些需要寫下才得以喘息的情事。作品散見於網路、雜誌刊物,如欣攝影、《SENSE好感》、《欣旅遊》等。網路搜尋:酸鼻子專欄


  • 酒店
  • 機票
關於

透過平面影像讓世界更精彩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