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正孟】那些年 我們用底片拍照的日子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4,714
  • 收藏:0人
檢舉

圖片說明:紙本的相片隨著歲月而增加了歷史感。(攝影/蘇曉凡)

在台灣,玩了幾十年相機的人不在少數,但「賣」了幾十年底片的人可就不容易,台灣恆昶實業公司協理陳正孟,工作生涯就宛如是一部影像的發展史。

兩個多月前,可拋棄式的即可拍相機,從便利商店中下架,代表著底片正式退出了大宗的購物通路,陳正孟說,這個顛覆「買照相機拍照」而變成「買軟片拍照」的概念,在當時可是一項創舉。

圖片說明:恆昶協理陳正孟的工作生涯就是一部影像發展史。(攝影/蘇曉凡)

陳正孟回憶,即可拍設計到最後只剩下18個元件,且大多可以回收,對許多臨時需要拍照的人幫助很大,因此在風景區如故宮、陽明山與便利商店,曾經都是當紅的商品,只可惜最後還是敵不過數位世代的潮流。

許多年輕族群從數位世代才開始接觸攝影,可能難以想像早期柯達Kodak與富士Fuji在底片時代的風光程度,過去也有如柯達底片比較暖調、富士底片色彩比較飽和等說法,這兩家底片占了八成以上的市場,其他如柯尼卡Konica等底片則在價格或特殊喜好的功能中,找尋商機。

不過陳正孟表示,底片商的商機其實很快就從底片銷售轉變成沖印服務,7,80年代開始,底片商引進沖印設備,富士採取了銷售沖印機器的業務,柯達起初仍舊堅持統一收件工廠處裡,雙方拉距也因此拉開,後來柯達雖然改變方向,卻已經元氣大傷。

當時如銀箭、三上等連鎖的沖印店,分布在市區與鄉鎮,類似餐廳透明廚房的方式,將機器至於櫥窗中工作,站在櫥窗外看著陌生人的照片從機器中不斷吐出,分享別人的喜樂表情,成為那個時代的人們鮮明的記憶。

然而隨著數位時代來臨,如現在便利商店般的相片沖印店,近年已經走向式微,若沒有被淘汰也都紛紛轉型,不過陳正孟說,數位時代雖然讓照片的取得與分享變得容易,但他覺照片還是沖印出來最好看。

陳正孟說,富士用「寫真」這名詞代表攝影其實很傳神,因為描述真實正是富士底片的精神,「如果看幾十年前的照片,有一點顏色上的變化,會更具有感情」,如果幾十年後還是亮麗色彩的影像,容易與現實的情感脫節,而那些由歲月造成的相片獨特變化,也是電腦複製不來的。

圖片說明:富士成功由傳統底片製造轉向數位科技產業。(攝影/蘇曉凡)

恆昶除代理富士底片之外,也代裡包括醫療、印刷與自動化設備,另外還有廣播級的鏡頭光學,所以底片逐漸成為攝影的非主流之後,富士也開始推出自己的數位相機與鏡頭群。

不過底片銀鹽的顆粒感正是營造細膩畫質的特色,因此在高階的富士相機中,特別以過去的幾款底片特色作為拍攝的風格,這也是其他品牌數位廠家所無法作到的特色。而更進一步用「馬上看」系列相機,讓不曾接觸過底片的世代與懷念底片質感的玩家們,能夠持續對底片的熱情。

恆昶代理的富士底片,走過數十年的影像歲月,面臨數位的衝擊,也成為底片品牌轉型成功的例子,近年更將底片的奈米技術與避光特性,發揮在生技產品的應用上,成為多元化品牌。

 


  • 酒店
  • 機票
關於

透過平面影像讓世界更精彩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