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西班牙朝聖之路,信仰與心靈的探索

  • 發布時間:
  • 人氣:71,899
  • 收藏:2人
檢舉

何謂朝聖之路?為什麼是走到西班牙的聖地牙哥?

耶穌的表哥,十二使徒之一的雅各在西元42年被刺殺殉道而死後,弟子偷偷將遺體運上船送到伊比利半島下葬,被後人稱為聖雅各St. James,西文為Santiago,因此朝聖之路英文是the way of St. James,西文則是Camino de Santiago。直到西元813年,天空出現一道異常的星光,主教派人往星光方向搜尋,才找到了聖雅各的遺骸,並將遺骨存放在星野的聖地牙哥(Santiago de Compostela)的教堂內。而真正讓歐洲人踏上朝聖之路的原因,是在西元844年基督教徒與摩爾人持續不斷的戰爭中,因國王夢到聖雅各宣告即將幫教徒打贏戰爭的預言,後來基督教軍隊也的確扭轉了原本弱勢的局面打贏摩爾人,這一戰被認為是聖雅各顯靈,促使歐洲人跨越庇里牛斯山,從家裡出發,長途跋涉至Santiago de Compostela,見證神跡的降臨。

文化流傳至今對很多歐洲人而言,朝聖之路的起點就是從自己家門口開始,步行到聖地牙哥的過程。

朝聖之路有幾條熱門路線,最受歡迎、資訊最多的就是接下來要介紹的法國之路Camino Frances。另外也有經過較多山區的北之路Camino Norte,從葡萄牙境內由南往北走的葡萄牙之路,或從西班牙南部城市Sevilla往北出發,沿途經過到西班牙遊學都的熱門大學城Salamanca的銀之路Via de la Plata,除此之外還有亞拉崗之路、原始之路、以及充滿南法美景的Le Puy路線。

 

走朝聖之路需要準備什麼?

朝聖者護照(credential)為整趟旅途的必備文件,憑credential能以朝聖者價格便宜入住庇護所,而這個也是朝聖者沿途步行的證明、抵達聖地牙哥後領取星野證書的憑據。走朝聖之路前可先到出發城市的朝聖者辦公室、教堂、或某些庇護所購買,一本2歐上下。

 

如何得到朝聖者星野證書Compostela?

根據規定若要在聖地牙哥申請星野證書步行者必須至少走100公里,騎腳踏車者200公里。法國之路上距離終點110公里小鎮薩里亞Sarria因此非常熱門,若是從這走最後100公里每天要蓋兩個章以上(店家、商店、庇護所可蓋章),一來鼓勵消費,一來作為朝聖者真的有沿途經過的證明。

但從Sarria開始這趟旅程會湧進更大量的朝聖者,沿途店家更加商業化,我覺得這條路上令人印象深刻的事物幾乎都在Sarria之前,建議所有想體驗朝聖之路的朋友不要只走最後100公里,一定要留些時間體驗各項特色景點。

 

為什麼要走朝聖之路?

在這條路上每天都會遇到不同國籍、不同背景的朝聖者,每個人踏上這條旅程的原因都不相同,中古世紀的旅行者的三大朝聖的地點為聖地牙哥、羅馬、耶路撒冷,傳說走完Camino de Santiago領到星野證書後可赦免朝聖者在世一半的罪。而現今踏上這條路的朝聖者並非只有天主教、基督教的信徒,有許多人是在忙碌的工商業社會找尋喘口氣的機會,透過體力上的勞動磨練意志,或是遇到人生的瓶頸在這條路上尋找心靈啓發,藉由長時間的行走與自己和大地對話。又或者只是純粹健行,朝聖之路會經過山地、古鎮、田園、大城市、工業區,只要沿著黃色箭頭往前,不需怕迷路,沿途小鎮有商店可休息補給,在幾部電影和書籍的推波助瀾下,這樣的旅行模式越來越熱門,可說是一條「潮」聖之路。

 

本文將介紹筆者徒步法國之路上的印象深刻的幾個特色景點和經驗,括號內數字為距離聖地牙哥的公里數,實際數字版本眾多僅供參考。若無數字可能是泛指某一地區,或不限範圍。庇護所營運月份以官方指南提供資訊為主,如有變更歡迎通知旅途三小事更改!

 

人文景點、自然景觀、特色古城:

1.庇里牛斯山風光(775KM):從Saint Jean Pied de Port出發後,法國之路第一天就是一個挑戰,主要是高度落差會從200m到1400m,而通常在山裡氣候也較多變,下雨可能影響視線容易迷路,因此出發前,朝聖者辦公室的志工會發地圖上面標示著幾個需要特別注意的路標,按照這個走準沒問題。我出發時天氣非常好,能看到雲海,多數時間在森林中漫步,爬完陡坡雖然非常累,但沿途景色宜人、加上身處在以往只從地理課聽過的「庇里牛斯山」、還有第一天剛出發時處於體力最好的階段,因此走這段路時心情非常愉悅。
 

2.寬恕之峰 Alto de Perdón(683KM):寬恕之峰位於距離鬥牛城Pamplona的10公里後,這段路對我而言可說是體現Navarra地區高低起伏、極多破碎石頭,給我震撼教育的一段路程。其實路本身並不困難,但當時我穿著一雙不夠好的登山鞋每天都為著水泡所苦,爬山路的每一步都舉步維艱。儘管辛苦但風景絕對值得,沿著這條路能看見巨大風車的轉動,到達高處可看到寬恕之峰著名的朝聖者群像,顯示由古至今朝聖者的樣貌,並欣賞山腳下的田園風光。

3.皇后橋鎮 Puente la Reina(672KM):這個鎮上有座美麗的古橋,中世紀時這個城鎮就已是從庇里牛斯山北面而來三個朝聖路線的匯集地,現今則是Camino France和Camino Aragonés的相會之處,而這座羅馬式大橋的建造就是11世紀時的皇后,因得知朝聖者們常為了過河而遭到船夫趁機敲詐斂財,為了廣大朝聖者所建立的橋,因此得名。這座城鎮保留了中古世紀美麗的樣貌,而前一晚的庇護所志工有提過在Camino Aragonés距離皇后橋鎮的前5公里左右有個值得參觀的教堂叫做Iglesia de Santa María de Eunate,我因為走得很累來不及在午休前抵達便放棄了。

4.酒泉Fuente del Vino (645KM):法國之路上最先經過Navarra地區、La Rioja地區盛產紅酒,沿途可以看見很多葡萄園,商店內的紅酒價錢也都非常便宜。從星星鎮出發的3公里路程後就可看見Bodegas Irache的酒泉,噴泉開關打開居然是紅酒?聽起來很像是神蹟。其實這裡有一項傳統,從11世紀開始經過這裡的朝聖者都會被贈與紅酒和麵包,後來由當地的Bodegas Irache的酒廠繼承了這項傳統,在修道院附近的空地設置酒泉提供給朝聖者,也因為這個景點非常有名,我遇到許多朝聖者都會準備好小杯子、法國麵包、起司帶來配紅酒享受,小酌一番再上路。雖然,噴泉下的紅酒品質並不如瓶裝販售或是餐廳提供的濃醇香,但是誰在意呢?還是一飲而盡,喝到微醺以後再上路吧!我喝完以後也暫時忘記背包重量、腳上水泡,走得比平常有力、快速,甚至還走過頭迷路,看來出發前喝紅酒,比喝紅牛還厲害!


5.Santo Domingo de la Calzada(548KM):此城鎮以一位終生奉獻於朝聖之路的修士為名。在中世紀,由於朝聖、宗教之旅越來越發達,因此帶動了鋪路、橋梁、醫院、庇護所的建設需求,Domingo因致力於協助朝聖者順利通過此城前往聖地牙哥,也在死後被封為聖人。今日的Santo Domingo de la Calzada,是一個生活機能非常方便的城市,郵局營業到下午2點半(前面多數小鎮的郵局都營業至中午而已),讓我能在這裡順利地把背包裡多餘的東西打包好寄到聖地牙哥,鎮上有兩家運動用品店,我也在此替換掉我的舊鞋,買了一雙更耐走的登山鞋重新出發。而這裡的教堂、城鎮圖案都有兩隻雞,相傳有個德國朝聖者家庭的兒子在此冤死,其父母在走完朝聖之路後回到這裡發現兒子還活者便向正在吃晚餐的市長申冤反應,市長不屑地說:「你兒子如果還活著,那我現在吃的雞也能活了。」話一講完,雞突然開始叫了!於是這被視為神跡的故事便流傳至今,據說教堂裡面兩隻雞的其中一隻,就是那隻復活雞的後代。教堂內不能拍照,我當時忙著買鞋子錯過參觀教堂的時間,真是一大遺憾。 


6.Hospital de Órbigo(269KM):城市前的入口處有一座壯觀、興建於十三世紀的羅馬式大橋,橋下總共有19個拱門且至今保存良好,此座橋幫助了從萊昂前往聖地牙哥的大量朝聖者,也有騎士團在此興建醫院,爾後形成聚落。原本橋下水量很大的Órbigo河在上游興建Barrios de Luna水庫後,現在已變成一塊草原。橋下有一塊告示牌講解歷史以及現代慶典活動的照片,想著跟中世紀的朝聖者走著一樣的橋梁經過城鎮到聖地牙哥,內心總是覺得感動。

 

7.鐵十字架山 Cruz de Hierro (225KM):鐵十字架是法國之路上進入後段、走了三個禮拜後才會抵達的景點,此地位於1500m的山上,是過了大城Leon後坡度較具挑戰的路段,也可以算是邁入另外一個階段的指標。在電影The Way裡,朝聖者從故鄉出發時會帶著一顆石頭在身上,在這裡放下石頭代表放下過去心中的執念,並且歡喜迎向進入聖地牙哥的最後一段路程。

我認為在這過去的幾週、幾百公里中,朝聖者透過上路自我檢視、認識自己、不斷與內心對話中,對心靈多少會產生新的衝擊,不管是愉悅的、沮喪的、外在的、內在的……,朝聖者本身走到這裡已經出現了或多或少的改變。我曾經以為走完這條路可以為人生的煩惱尋求某些解答,後來發現負責回答那些答案並不是上帝或是耶穌門徒聖雅各的責任。十字架山像是在告訴我,有時候我們把想要追求的事物想得太過龐大、理想化,後來發現超出自己能力無法負荷感到焦慮痛苦,不要去苦惱那些你無法掌控的事,專注在自己心之所向即可。

我內心實質的變化是,漸漸淡化了物質上的需求(然而回到都市後還是無可避免),感謝每天付出的勞累都能得到回報,例如得到一杯水的滿足、安穩的睡一覺、好好享受一頓晚餐,品嚐食物的鮮甜原味,或許都是這趟旅程最充實的意義。

 

有特色的庇護所:

1.San Juan de Ortega(502KM)
:這是一個山腳下的小村子,整個村裡只有一間教堂、一間庇護所、一間bar。我所遇到的多數朝聖者會走到下個鎮找有廚房的住處,但這裡非常有特色所以我當時決定住一晚。庇護所是由1150年興建的修道院改建而成,當時的村民Juan為了讓朝聖者在經過長途山路後有個可以安心休息的地方,在山腳下蓋了教堂、修道院,其追隨者也在此興建醫院。庇護所雖然已是800年歷史的老建築,但是內裝頗為現代,洗澡是熱水,也提供wifi,入住時可登記是否需要另外付費的晚餐。晚餐很像學校自助餐大家拿著盤子排隊等待庇護所志工添飯,同時在飯廳與朝聖者一起享用的感覺也非常難忘。庇護所開放時間:3月至11月(也有網站寫只開放到10月)

2.Itero del Castillo 的San Nicolás(433KM):這是間義大利修士設置的庇護所、由13世紀的教堂改建而成,據其他朝聖者的情報,此間庇護所特別之處在於保留了中古世紀的原始樣貌,不依靠電力仰賴自然光,生活一切從簡,晚上大家會一起吃燭光晚餐因為庇護所沒有電燈!

現今法國之路上的庇護所九成九都已具備21世紀應有的基礎設施(包括wifi),而這裡一年只開放三個月,如果能夠在此住上一晚,絕對會是特別難忘的經驗。可惜因為當天要繼續趕路只能在外面看著住客,喜孜孜地從庇護所走出來,臉上帶著新鮮感,到現在都還有點後悔應該至少要進去聊聊天、參觀一下。庇護所開放時間:6月至9月,只有12個床位。


3.Villarmentero de Campos的Amanecer庇護所,感受嬉皮氣氛的好地方(405KM):Villarmentero de Campos是個只有一條主街、一間教堂的小村子,老實說當初只是因為喝太多水想找地方上廁所,順便點杯咖啡坐一下誤打誤撞地走進Albergue Amanecer,一進來發現這裡宛如桃花源!

這間庇護所兼cafe有很大的草地、很多吊床,各式的住宿(除了最一般的上下鋪、還有帳篷、小木屋、水管!)雞鵝小狗一大群在這裡遊蕩,背後播放著心靈音樂,在這裡就算發呆很長一段時間也很美好,是個可愛又神奇的地方。

回台灣後的三個月我在IG搜尋這間庇護所,看到朝聖者分享一張有趣的照片,因為這裡的鵝嚇到朝聖者,所以老闆Vilbert正在罵他的鵝群,留下了可愛的畫面。庇護所開放時間:4月至11月。

4.Manjarin一人村莊(223KM):Manjarin在鐵十字架山頭不久後的小村莊,外頭立著許多醒目的牌子旗子,走過絕對不會錯過,此處由穿著騎士服裝的Tomás為朝聖者經營,提供短暫休息、或一晚的食宿。Tomás在1986年走過朝聖之路,當時附近住處很少、山上冬季很冷,便決定在山頭上提供一個地方讓朝聖者休息,喝碗熱湯熱咖啡(看到這裡有沒有覺得很像中世紀善人在做的事),由於山上資源有限,所以這裡的庇護所非常簡陋,據說沒有沖水馬桶、更無法洗熱水澡,毛毯也不太乾淨,一切都非常原始。

儘管如此,Tomás真心誠意地接納朝聖者,給予前來住宿的朝聖者神聖的入住敲鐘儀式、充滿溫暖的豐盛晚餐,朝聖者能在山上看夕陽度過寧靜(又有點詭異)的夜晚。從外國論壇看起來,多數入住的人都已作好心理準備而來所以能接受設備的不完善,這裡反而變成旅途上他們最難忘的地方,甚至是朝聖之旅最充滿魔力的一夜。近年來Tomás的健康狀況不佳冬天會回鎮上和家人一起住,但動完手術身體稍恢復以後仍然回到Manjarin,想必他對朝聖者充滿著愛和關懷。希望下次我回到法國之路時,也能拋下設備、物質的疑慮,感受這些簡單、古樸的美,學習朝聖路上真正的精神。

遇到特別經驗與人事物:
1.品嚐各地特色小吃
:西班牙幅員廣大,每個地區的文化、美食都有不同的特色,除了朝聖路段尾聲的加利西亞地區以章魚出名,這次我還在當地人介紹下嘗試了產區在巴斯克地區的烈酒Pacharán(原本點了咖啡,但老闆說最近Pacharán剛釀好問我要不要試試)。朝聖初期若行經拉瓦拿時不妨問看看當地酒吧,Pacharán的巴斯克語是Patxaran,是一種淡粉紅色的烈酒,這種酒是用某種像李子的果實加上糖和香料蒸餾釀製,喝起來甜甜的、帶有八角味,在超市也可以買到玻璃瓶裝。

另外若是走到Burgos,也可嘗試該省份的特產:血腸Murcilla,這一塊塊黑色的食物是把米、豬血灌在腸子裡,西方人不太吃內臟和血,所以我也很好奇為何西班牙會有這道加入豬血的料理。Murcilla吃起來其實有點像台灣夜市的豬血糕,原料和做法也差不多,不過我們的豬血糕會加入花生粉、醬油、香菜,或是炸過後灑上椒鹽。而Murcilla則帶點豬血的腥味,吃下去內餡容易散掉,同桌的德國友人只吃一口就面有難色放回桌上,但對我來說就很像是沒加調味料的豬血糕,或是變成黑色的灌糯米腸。


2.印象深刻的下坡山路至Molinaseca(208KM):法國之路上有起伏最大的山路不外乎第一天的SJPP翻越庇里牛斯山、萊昂省份的鐵十字架山以及加利西亞山區的O Cebreiro。而我第21天的路程便是從高度1000m的El Ganso爬升500m到上面介紹過的鐵十字架山、經過一人村莊Manjarin,再沿路走15公里到高度600m山腳下的小鎮Molinaseca,沿路風景可以看到遠方綿延的山脈和風車、山下的城市。不過下山路這段不太好走,除了在山上繞來繞去消磨耐性外,地面也都是大塊的石頭,走一整天到這裡很容易軟腳,為了防下坡膝蓋受傷只能慢慢前進,當我走下山進城已經是傍晚6點半。

在中午過後路上無車無人,只剩朝聖者獨自在烈陽下面對堅硬的下坡、未知的路況和無止盡的路途,不免內心感到孤單、身體感受折磨,景色和心境都很像Hape Kerkeling在電影《我出去一下》後半段在朝聖路上大哭的場景。走過後再度回想,或許這也是旅途中的淬煉,再痛苦的過程都將會成為難忘的回憶。傳說每一個朝聖者在朝聖之路上至少都會大哭一次,雖然我那時沒有大哭但已能體會那種頓悟、釋放的心情。

3.朝聖者的朋友:朝聖之路上有許多機會遇到「朝聖者的朋友」,在路途中給予協助,例如前面在庇護所部分提到的Tomás。有別於商業化的餐車或攤販,他們熱心地提供自家食物水果、飲料提供給路過的朝聖者補充體力。

通常這些小站會設置在較偏僻的地方,朝聖者的朋友要自己載物資上山才能讓我們舒適地享用資源,經濟來源也多是靠前人樂捐Donativo,因此只取自己所需、並且回饋給之後的朝聖者,讓這些地方能繼續營運,也是這條路上很重要的精神之一。

La casa de los dioses天神之家: 在抵達Astorga(254KM)城鎮前約莫6公里處,會在山頭上看到一處空地,朝聖者的朋友「天神之家」在這裡提供休息歇腳的地方、飲料餅乾、自己烤的蛋糕、自己種的水果,並和經過的朝聖者們聊聊天。設置天神之家的是一對情侶,他們就住在這個地方過著簡樸的生活。天神之家之所以在此設立,是因為當年男主人(我走的當天沒看到他)走朝聖之路時覺得這裡是他當時最渴望接受幫助、喝一口水的地方。

對於過慣都市生活的現代人來說,他們的生活令人難以想像,沒有手機沒有網路沒有電,靠著走路下山去取得需要的用品,冬天很冷時就蓋很多毯子在身上, 這樣的生活過了7年。「不會不方便嗎?」我們問。「當訊息是必須被傳遞的時候,他就會自然而然地傳到我們身邊」女主人怡然自得的說。這句話直到今天我都仍在細細咀嚼,品嘗它的意涵。 

藝術的家:其實我並不知道這個地方的名字,也沒記下它的確切位置,只記得在Triacastela到Sarria之間(131KM-110KM),這是典型的加利西亞石造小屋,掛著許多尼泊爾、秘魯民族風的裝飾品,屋內還有一些畫作,所以我偷偷取名為藝術的家。主人會為朝聖者泡熱茶或咖啡,大家坐在沙發上聊天、彈吉他,過著愜意的山林生活。


4.與人群交流、跟小動物當朋友:朝聖之路上最令人想念的除了美麗的風景外,再來就是朝聖者、志工、鄉鎮里民間的人情味了,不管是最初上路遇到生理上的苦痛,或是貧乏枯燥的景色對心理的磨鍊,以及互相分享食物、經過彼此道句Buen Camino的生活,都是這條路上的另一種風景。朝聖者來自不同國家、有著各自的文化、職業、社會地位,但在這條路上人人都是相同的身份,有著相同的目標:聖地牙哥。而這條路上若是少了庇護所志工的幫忙,朝聖者必須花更久的時間才能摸索出要領,也感謝他們不計報酬真心為只有一面之緣的朝聖者奉獻出寶貴的時間、精神。

而這一路上有許多可愛的小狗小貓,有些流浪狗或許被人打過看到拐杖會汪汪大叫,我的原則是不要太快靠近他們讓他們感到害怕,等他們慢慢走近討摸的時候再小玩片刻(但不要耗他們太多體力野外求生很辛苦),給他們一點水,或幫他們抓抓身體。下午行走在加利西亞山區時,常常會遇到牛、羊放牧,降慢步伐,輕輕走過即可。


5.西班牙的siesta:初來乍到西班牙時,最不習慣的就是下午抵達小鎮後要外出去商店買點東西時都會遇到午休時間不營業。在大城市裡或許不會有這個問題,但小鎮或村子仍會維持有午休的作息時間。對於朝聖者來說,siesta是一個休息的好機會,每天大清早出發走路,下午抵達後利用Siesta時間好好地洗澡、洗衣服、寫日記、睡午覺、去河邊玩水,或是去bar小酌一番(除了商店郵局沒開以外可以做的事還是很多的!),等到天氣不那麼炎熱再出外逛街或覓食,相信不到一個禮拜朝聖者就可以適應這種生活模式了。

 

心靈啟發:

坐在教堂前沈思,抵達聖地牙哥的感覺會是高興還是難過呢?

在這接近800公里的路途中,我們沿路都在預演走進聖地牙哥的場景。然而實際抵達後,內心則是落寞空虛大於喜悅。並不是因為教堂門面在整修或是其外表的壯觀程度不如預想,而是朝聖者長久以來建立的習慣竟然就要結束了。明天之後不需再打包行李上路,不需在早上六點起床趕在日出前匆匆出發,不需再對路過的人說Buen Camino。卸下背包、拐杖,穿上便鞋,已經沒有任何身為朝聖者的信物,坐在大教堂前的廣場,我感覺到迷失,而且我發現,很多人都跟我一樣。

連續幾天不同時段返回教堂前廣場,可以發現坐在這裡望著教堂發呆的人面孔都很熟悉,或許他們都跟我一樣,愛上了這樣行走的生活,對於即將重返現實感到惆悵萬分。不管如何,坐在這裡回想過去一個月的點點滴滴,為這趟旅程做出結論,拿出勇氣回歸日常生活,回到家我們或許多少都成長了一點。當朝聖者習慣了這樣簡樸、不受物質慾望拘束、只取自己所需、相互禮讓友愛的生活,再回到現實社會或職場,會突然覺得其實朝聖生活才是另外一個舒適圈。完成一次朝聖之路,通常會迫不及待地展開下次朝聖旅行的規劃。

 

而有些人會繼續走到海邊Muxia、世界盡頭Finnisterre、向南走到葡萄牙聖母曾在百年前顯靈的城市Fatima,或是搭車到葡萄牙再走葡萄牙之路北上回到聖地牙哥。朝聖之路有非常多種路線,等著朝聖者隨時回來再次感受他那股平凡之美卻又神聖的魔力。

 

「我是一個全新的生命,卸下了回憶、慾望和企圖心的包袱。」P164,《一個人的不朽遠行:聖雅各朝聖之路》Jean-Christophe Rufin 著

 

「康波斯特拉並不是基督教的朝聖地,它代表的意義可以更加豐富、或更加貧乏,這完全取決於我們如何接納朝聖帶來的啟發。路途本身並不屬於任何信仰,而且坦白說,我們要如何將它對號入座都行。但如果硬要說它接近某種信仰,那肯定是其中最不嚴謹的一種,屬於從不言說上帝、卻讓人類更貼近祂存在的那種。它擺脫了起心動念與慾念想望的折磨,它卸下了心靈的虛華與肉體所有的病痛,它消弭了包裹萬物的僵硬外衣,並將萬物從主觀意識中抽離出來,它讓『真我』與自然和諧共鳴。」 P165,《一個人的不朽遠行:聖雅各朝聖之路》Jean-Christophe Rufin 著

 


  • 酒店
  • 機票
關於

學生時期不好好讀書,長大後卻對這個世界充滿求知慾,工作時想著旅遊,旅遊時又不得不想著工作,寫文化、也寫海外馬拉松,在這裡、臉書、背包客棧出沒。旅途隨筆請見https://www.facebook.com/threelittlethingsofjourney/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