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喀拉哈里沙漠,遇見狐獴學會愛

  • 作者:
  • 發布時間:
  • 人氣:8,352
  • 收藏:0人
檢舉

圖片說明:青幫(Laz)狐獴,Lisa常常能捕捉到狐獴看鏡頭的眼神與可愛神情。一大早是牠們放空的時間,除了互相理毛、擁抱,還可以曬太陽、看風景。(圖片溫芳玲提供)

溫芳玲,Lisa,曾是廣告圈女強人,擔任韓國三星來台的第一任廣告執行,那時的她,一個月賺進數百萬,家中有兩個傭人伺候,出門3台進口車接送,旅行時一定搭乘商務艙、非五星級飯店不住。這樣的她,看似光鮮亮麗、呼風喚雨,即使事業面臨空前危機,她依舊給人一股百般稱羨的外在形象,誰也沒想到,這只是她極度隱藏自我的美麗包裝,脫下包裝,她常在夜晚被憂鬱纏身,渴望以藥物麻痺自己,甚至以瘋狂哭泣達到宣洩。

老天在讓她事業上失去方向後,並沒有因此特別眷顧她,反而卻被診斷出腦瘤。在這段抑鬱的時光裡,只能和自己相處。喜愛動物的她,某天在網路上瀏覽各種動物影片,其中一支是大老鷹在追逐一群狐獴,並已瞄準一隻小狐獴,準備俯衝而下、一舉攻下。但就在情況最危急之時,一隻大狐獴不顧危險、急速轉身衝向小狐獴,搶在老鷹之前,快速叼起牠,躲進附近的洞穴,保全了小狐獴的生命。

大狐獴無所畏懼的舉動震撼了Lisa,她很疑惑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足以讓牠奮不顧身搶救?她覺得在自己的記憶中,從來沒有人曾這樣用力地愛過她,即使是家人,也都沒有給過她這般強烈的溫暖。當下,對照自身的孤單,她默默地在電腦螢幕前哭了。

圖片說明:狐獴擔任衛兵必須站在置高點,此時是最容易遭受攻擊的,但為了讓家人可以安心覓食,為了愛,再辛苦都值得!(圖片溫芳玲提供)

之後,她又蒐集了許多國內外關於狐獴的影片,看著看著,在心中對牠們的喜愛與日聚增,彷彿就像自己的孩子般,一舉一動都對她產生招喚,於是心中便油然而生到非洲喀拉哈里沙漠擔任1年義工的念頭,但申請過程並沒有這麼順利。

劍橋大學在南非成立的「喀拉哈里狐獴計劃(The Kalahari Meerkat Project,簡稱KMP)」研究組織,擁有嚴格的學歷及28歲以下年齡限制,即便Lisa充滿熱忱,但依舊資格不符、連續兩年都被退回。第3年之時,Lisa又因為免疫系統失調延遲就醫,導致雙眼幾乎失明,因為視網膜持續積水,有近半年的時間生活在黑暗中。那時的她默默許下心願,只要視力能恢復,一定突破萬難,親自去南非造訪狐獴。沒想到,這心願像是被上帝聽到似的,KMP特地開放了為期16天的「狐獴之友」(Friends visit)參訪行程。就這樣,40歲的她、平常從來不攝影的她,帶著一台Canon 1000D及簡單租來的EF 100-400mm鏡頭前往南非大漠。(推薦閱讀:看見你不認識的非洲

整個狐獴園區約有20多個狐獴家族,每個家族約5~10隻不等。每日早晨,牠們會先在洞穴旁晒太陽、理毛、挑蟲、擁抱……沒錯,你沒有看錯!牠們會互相「擁抱」!而且有時一抱就是半個鐘頭以上。狐獴最吸引Lisa的原因之一,就是超級親密的家庭關係,她說:「牠們比人類還在乎Family Time,每天出去覓食前、進洞穴休息前都會擁抱,不只小狐獴會討抱,有時還會全家總動員,搶著抱成一團,牠們就是有這樣的天性。過程中甚至還會聊天,聲音『嗄嗄嗄嗄』的,據研究,目前可解密的語言有22種。」

圖片說明:鬍鬚幫花花的孫子Pitio,是個頑皮可愛卻愛家的大男孩,總是擔任衛兵,讓家人可以安心覓食,即使下暴雨,還守在家門口不入洞穴躲避,靜待狀況。(圖片溫芳玲提供)

英國劍橋大學的行為生態學家Tim Clutton曾說,其實到現在仍很難理解,怎麼會有如此接近人類的動物?如此類似的,除了大象就是狐獴了,但狐獴的家庭氛圍與關係又更加清楚與親密。研究人員也曾寫過一段狐獴的座右銘,譯成中文大概是:「尊重長者,教導幼者,和家人分工合作。工作第一,能玩才玩,中間找空檔休息。分享情感,說出渴望,留下記號。」

園區的範圍非常大,大到開車繞行外圍也需要4~6小時的時間。雖然狐獴是在園區內活動,但基本上仍是野生的,研究人員只能從旁觀察、測量體重等生長數據,完全不能干涉牠們的生活。所以,每天擁抱完之後,狐獴家族必須自行外出覓食。集體覓食時,牠們會自行分派好每一位的職責,例如保母必須待在洞穴裡照顧小狐獴;衛兵及保鑣就要負責站哨,發動警報系統,免於老鷹、毒蛇等天敵的傷害。每一隻狐獴Lisa都很喜愛,並且叫得出名字,但其中一隻Sachin特別討她歡心。

「我最喜歡的就是Sachin,牠都在作保鑣、不去吃飯,可以在同一定點待2~3小時,整個人直挺挺的不動,從頭到尾都很緊繃,非常認真地在守衛牠的家人與家庭,盡責到不行。」狐獴家族就是這樣,整家子得靠家人輪流擔任保鑣、保母、餵食員、訓練員、清潔員等工作,才得以順利度過每一天,他們天生就有互助和利他的性格,這讓Lisa非常感動。「從他們之間可以看到、我們人類原來被上帝創造那種形象,但牠們感情的濃郁程度,比人還要豐沛許多。」

Lisa小時候,是在爸媽沒有心理準備下出生的,所以媽媽曾說她:「妳是從石頭蹦出來的野孩子!」再加上爸媽疏於照顧,所以她常往來於新竹大伯家,於是,從小就看慣人臉色的她,總是努力表現以換取關注與成果,並開始將真實的感受往心裡藏。一直以來,Lisa總是一個人承擔太多,所以她強悍、不擅表達真實情感,更別談擁抱這種行為,是絕對不被允許的。多年下來,她成了一個不會擁抱的人,失去愛的行為能力,讓她在和家人相處時格外辛苦。

圖片說明:狐獴是生長在南非沙漠的超迷你動物,成年身高約25~30公分,體重約600公克;幼狐獴約5~7公分高,體重約100公克。牠們具有其他動物少有的強烈家庭關係,「擁抱」則是其中一種表示親密的舉動。(圖片溫芳玲提供)

「我以前對愛的感覺比較模糊,小時候對母親沒有一個完美的形象,但我在狐獴花花的身上,感覺到母親的偉大,蛇來了,牠就趕快衝上去擋,根本沒有管那麼多,這種行為對我來說衝擊非常大。跟狐獴相處,我也開始理解到『原來一個家庭的結構是這樣!』我的心裡其實好多驚嘆號。」

Lisa站在南非沙漠上,眼前快速翻轉過許多畫面。「我才發現自己的內在一直停留在原地,不曾長大,40多歲的軀殼裡,填充的是一個7歲小女孩的靈魂,像個放學卻遲遲等不到父母來接的孩子,一顆沒被愛滿足的心,在看到狐獴的那一刻,被釋放了。」

圖片說明:毒蠍是狐獴的主要食物之一,必須靠自己嗅、挖掘、覓食。常常有挖了數十次仍找不到食物的狀況發生,但牠們仍努力不懈,不會灰心。(圖片溫芳玲提供)

認識狐獴之前,她不太明白「無條件的愛」是什麼,因為他的經驗是:「愛都是交換來的。」但在認識狐獴之後,她內心這個來自原生家庭的黑洞,似乎一點一滴被瓦解了。「狐獴就像是我心中黑洞的鑰匙,沒有行動的愛是死的,愛一定要即時表達,化為行動。」所以,從非洲回到台北家中後,他對媽媽高呼:「我回來了!」並給她一個很大的擁抱。「媽媽先是驚訝,爾後尷尬地笑了,接著拿起衛生紙偷擦眼角,跟媽媽闊別數十年的擁抱,太溫暖了。」

以前,她認為錢就是一切,因為從貧窮家庭出身的孩子就會如此,在賺了點錢以後,只想假裝更有錢,以為錢就是除臭劑!所有價值的取得都是很社會化的,金錢、人脈、權力、享受……緊握這些才能代表被尊重。但在非洲大漠上,狐獴顛覆她很多想法,因為跟著大自然作息,也變得很敬畏神,不再覺得自己有多麼了不起,畢竟人類實在太渺小了。「20個月都不下雨,你能怎麼辦?豐沛的草地轉為荒蕪,狐獴的體重硬生生就少了1/3,當下我理解到,什麼叫做『無能為力』。」(推薦閱讀:黃于洋─旅行教我的事 「相信」、「勇敢」與「說再見」

對動物來說,最大的天敵不是毒蛇也不是老鷹,而是人類,人類永遠會為了利益去犧牲一切,就像狐獴的三大災害都是因為人。第一就是產業道路的開發,讓許多狐獴活生生被撞死;二來則是畜牧業進駐,因為全球最大肺結核的來源就是牛隻感染,但狐獴家族太親密,一個中彈就會全部遭殃,而肺結核對牠們來說是不治之症,Lisa這幾年就親眼看到5個家族滅族。第三則是美國藥品公司正在對狐獴作實驗,因為白老鼠沒有家族觀念,但狐獴有,於是人類會將媽媽抓來測試,如果今天媽媽的賀爾蒙改變,會不會對老公、女兒、兒子產生什麼影響?
仔細去想,傷害的背後都是因為「沒有愛」,沒有愛心的人,不會愛自己也不會愛別人,在犧牲他人權益時都是無感的,黑心油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人類的貪婪是不會被遏止的,但因為世上還是有很多良善的人,知道這些事,也願意奉獻心力去關注,這是一個對抗的力量,至少還有人願意付出。」

「狐獴像是我生命中一塊遺失的拼圖,找到了,我才圓滿。」目前,Lisa跑了很多學校去作演講,從幼稚園到大學都囊括在內,一切都只為了將她的感動傳遞給每個人。「因為說100則故事,還不如給大家看影像與畫面來得有力量!」她笑著說。

Text│鍾瑩貞  Photo│溫芳玲 Lisa

Profile

溫芳玲 Lisa
FACEBOOK I Love Meerkat 我愛狐獴

※欣旅遊編按:[膠卷記事] 專題,是欣旅遊姐妹誌《一次旅行》11月號授權,不得轉載。2014年11/5出刊!全台7-11、全家、誠品、金石堂、博客來均售,想了解更多請按此


  • 酒店
  • 機票
關於

欣旅遊Bon Voyage用最貼近心的距離書寫、最接近心的角度拍攝,將世界的美好盡收眼底。期待你跟著我們,用心感受每一次旅行的意義,Bon Voyage,一路順風(心)!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