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日號設計師 邱柏文-以正面態度 打造屬於自己的列車美學

檢舉

鳴日號;圖片提供/台鐵局

在台鐵正努力地翻轉民眾對於這百年老店的美學印象下,對於新舊車站的保留與改造、對於站內空間與指標所使用的減法美學,或對於即將上路的觀光列車美學設計等,正一步步地讓台灣獨有的鐵道歷史與文化有了不同的改變與意義。而觀光列車之一的「鳴日號」,在設計上更榮獲「2020日本設計大獎Good Design Award」。這些點滴的改變,不但看到了外界對於我們的肯定外,更重要的是,我們對於自己的肯定與自信。也讓我們來聽聽,鳴日號觀光列車設計師,柏成設計( J.C.Architecture)創辦人邱柏文(Johnny Chiu)在專訪時對於這個獎的看法。

鳴日號;圖片提供/柏成設計


Q:對於您設計的鳴日號獲得2020日本設計大獎Good Design Award,請問有什麼看法呢?
A
我們這個獎其實是為了台鐵,為了台灣美學(笑著說雞皮疙瘩都出來了)。我覺得一個不可思議的感覺是,台灣的設計師可以設計火車,而台灣的火車設計可以贏到日本的設計獎,因為日本已經是火車美學設計強國,而他們居然會給予的鳴日號這個大獎,這個獎讓我們,也讓台鐵這一萬五千名員工,還有鐵道迷有更多的自信與更多的認同,我們終於有一個自己的東西,不是買來的也不是國外設計師的。我們接下來都要這樣的態度,找到自己的力量也找到方式跟國外溝通,讓國外認同台灣的故事跟設計,延伸出台灣的故事。我最驕傲的是幫助台鐵、台鐵的員工,我們的鐵道迷,我們有自己的論述,我們有自己的火車。某方面來講是很有趣的事,因為我還沒有看到國外舊火車翻修而變成有商業機會的觀光列車,這件事其實是可用來感動國外各個不同的火車公司,我覺得台鐵這次的決定是非常勇敢非常往前衝的,我們覺得非常驕傲。


Q:對於去年二月,台鐵的環島之星列車改裝受到了排山倒海的負評,您覺得最初的問題出在哪?
A:去年2月11號,台鐵花了七千萬所改造的觀光列車曝光,是個非常慘的設計,還記得我的Facebook和Line一直跳出這個新聞。其實看到的時候很難過,台鐵是我們小時候的記憶,更不能因為這件事讓大家更不想去坐台鐵,讓美好可回憶的事物就這樣消失掉,應該要保留住我們以前來台北玩、上班或是回家看阿嬤的那種記憶,這種搭火車旅行的經驗應該要保留。因此我決定不去罵這件事,因為沒有助益,所以我寫了一封非常正面的信,想要告訴台鐵已經2019年了,我們應該可以把火車做得更好。當時我不知道誰認識台鐵,所以我就到處亂發郵件,之後並無收到任何人的回覆。但在二個月後終於有一位回我,那位就是吳漢中老師,那時他已經被邀請進台鐵當美學顧問,因為這個關係就把我們拉進去。接著給了我兩週的時間來做設計,兩週後當我們發表設計概念後也就拿到這個案子,記得當和台鐵談完之後大家還非常感動地站起來拍手。但這也才是面臨難題的開始,設計之後要怎麼施工?局內要如何配合?

鳴日號;圖片提供/柏成設計+李國民空間事務所


Q:您覺得一個成功的台鐵列車美學徹底改變,最重要的角色或事物是什麼?
A:我覺得重要的是以「正向態度」來面對。台鐵是個全部都在討論安全第一的單位,當美學設計不是第一線被討論的重點時,就會有非常多的藉口及反對的聲音出現。當面對不同的聲音時,我們可以說算了那就這樣吧,或者說我們可用怎樣的方溝通?或許先研究為何三十年前會是這樣的設計,可以保留哪些或是如何修正?或許三十年來為何都是一樣的合作廠商?在設計是否有使用其他材料的可能性?重新思考問題的起源,有那些部份是不能更改的。其實大部分的藉口都是錢不夠,時間不夠,當我們遇到這些問題要怎麼用正向的態度面對,要如何一同合作來解決?更重要的關鍵是台鐵局長與副局長都非常支持這個案子,在公家單位中的案子首長決心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只是把問題往下交辦,下一步在哪就會是個問號。但這次我看到的是,局長與副局長在每個會議都坐在裡面,讓改造案積極地往前推展進程,只要局長說「Yes」,大家就會動起來。這過程需要有人承擔責任,也要有遠觀,能把台鐵帶到下一個三十年、五十年。這次台鐵列車能有這樣的美學改變非常地感人,也非常令人驕傲。可以告訴全世界,我們有屬於自己的「橘」,告訴國外的旅客我們有這麼美的列車,這也是我覺得非常感動的時刻。

鳴日號;圖片提供/柏成設計

鳴日號;圖片提供/柏成設計


Q:台鐵美學復興運動的設計總監吳漢中曾提過,台鐵是第一個公部門內部成立美感推動小組的單位。對您而言,相較於其他的美學設計案,是否會倍感壓力?
A:因為有去年環島之星這件事,讓這個本來是很醜的設計,反而變成台灣的美學運動,台鐵立下了這個典範,我覺得很感動。其實壓力是來自於我自己,我很少做惡夢,直到遇到這個案子,而壓力是來自於我還能夠為台灣做什麼,可跟國外接軌並說出我們自己是誰,這是最重要的。但因為同時要考慮到時間跟預算,沒有換掉的藍色椅子是我比較後悔的事情,或許下一階段可以重新開始的時候,可以再重新思考,可以有更不同的想法。我們把原本的冷氣孔留下,並不是說原本的不好看,而是一種工業的感覺。以前只要把冷氣放出來就好了,以前的燈光色溫用在觀光列車上或許是不恰當的,也許以前用的材料也是不適合的,因此把燈光色溫改的柔和些,用木皮去柔和整體氛圍,保留些歷史的記憶,讓新舊的設計能恰當地融合在一起。

鳴日號內裝;圖片提供/柏成設計+李國民空間事務所

Q:您曾提及,希望以「緩慢感」及「秋天的風」的構想來設計鳴日號,可否再聊聊當初為何會有這想法?
A:我們最初的提案跟最後完成的結果非常接近。坐火車就是一種心情,尤其搭乘觀光列車就是一種Journey的感受,從手上的那張票的興奮開始。就像電影「巧克力工廠」中小男孩拿到那張「Golden ticket」一樣地興奮。我們希望列車的外觀可以代表台灣,可是我又想帶一些「Sense of luxury」,最後找到蔣公所使用的列車是「黑色」所呈現,就是「High class」的感覺。再來是橘色,這是莒光號70年老車的顏色,當這個顏色環繞列車時,就像列車環繞台灣的感覺,環繞著台灣最美的景色,把沿途的那些稻穗啊山啊海邊啊城市啊,慢慢地把它畫出來。而窗簾的故事呢,既然沒辦法改成像高鐵般拉式的,雖然窗外的風景很美,當但我們把窗簾拉下時,是不是還是窗簾的圖樣還是可與窗外景色有所連結,甚至是窗簾只拉一半時,夕照灑在窗簾上時,是不是還可以有說故事的感覺。於是我們就找了桃園機場公共藝術作品「島嶼.四季 ISLAND FOUR SEASONS」作者尤瑪老師(Yuma.Taru),透過吳漢中老師的聯繫,尤瑪老師很大方地讓我們自由發揮,把他的作品放在車廂裡。我們把他的作品用幾個不同的顏色並像素化,把島嶼.四季中的山啊海啊以不同意象來呈現在鳴日號中。

鳴日號設計概念圖;圖片提供/柏成設計

鳴日號窗簾圖形樣式來自島嶼.四季中的山海景元素;圖片提供/柏成設計+李國民空間事務所


Q:可否與我們談談,如何將您擅長的室內空間手法用在鳴日號的空間改造上呢?是否有遭遇衝突及困難的地方?
A:最急迫的是時間的限制,在去年5月29日台鐵簡報後,在11月底就需看到成果。我們需要知道台灣還有什麼材料庫存剩下來,看哪一些是跟我們的概念是接近的,盡量是沿途就能看到的事物,像是鳴日號中白色大理石的桌面,或者是中島的黑色,像是海水打到岩石上的觸感跟顏色,想像著環繞台灣時會看到什麼景物,試圖放進設計中,讓列車內外的語彙是一樣的,也會有時空的延續感。 改造前有部分定案的部份是沒法改的,像是地板與藍色椅子,從中間接進去設計時是會有部分困難。我們接手的時候只剩下13台車還沒改,過程中也提出許多不同的使用方式想法,最怕的還是台鐵不敢嘗試,需要一直去試著「Push」他門接受創新的想法。像是廁所即然無法更動設計,那我們就從鏡子開始,讓廁所美感有所不同,或是凌亂插頭面板的整理,外露管線的處理等,在實用性與設計性去拿捏一個平衡。

鳴日號內裝;圖片提供/柏成設計+李國民空間事務所

鳴日號內裝;圖片提供/柏成設計+李國民空間事務所


Q:您曾提及在鳴日號的項目中,是把「現代的設計與舊時的記憶」做了結合,就像是小男孩的夢想成真了。有機會的話您會想再繼續設計台鐵的觀光列車嗎?
A:進台鐵之前大家說都說不可能,這不是一個室內設計師的工作。用國外的設計一定是國外的思想,國外設計的法想不是不好,他們通常會有足夠的時間跟經驗,但台灣是一個特別快速的環境,每個業主都希望東西明天就好,東西又要便宜,我們就是在這個環境中成長的,就是在挑戰設計。挑戰歸挑戰,要怎麼去達到客人的期望與思想,就是要用正面的態度去來討論。當業主說不的時候,就證明給他看可怎麼做。在與台鐵的合作案中,彼此都有優勢的地方,溝通中一定有很多問題要解決,但我覺得很值得。像是很多人說那個火車頭要保有「V」字型的設計,我知道那是一個故事也很想留下來,但可不可以讓「V」字型有兩種呢?於是我們創造了垂直的橘,因為以往車廂上的線都是水平的,但到車頭就變垂直的,給了一種精神與突破,更有現代感,帶領著列車向前走。我們真的不需要花個幾十億去買國外列車,台鐵的記憶是很特別的。就像我最近做了松菸的「不只是圖書館」,是個84年的舊澡堂改造,或是這次台鐵70年舊車廂的美學改造,不但有了新的生命,也讓台灣大眾都非常興奮想要搭這台火車。這也是我們自己的優勢,不需要什麼都是新的,我們可以把舊的東西、故事跟文化做個延伸,再繼續用70年吧!讓這些事變我們故事的一部份。兩個月前我第一次有機會帶我的孩子上鳴日號,從這台車就可以體會到台鐵以前的故事,最優美的東西還是會留下來,就像以前媽媽牽著我的手上火車時的記憶,每人都有不同的台鐵故事與不同的吃台鐵便當的體驗,通通可以在這台車延續下去,這就是我們台灣的故事。

Q:請問您看過,或是曾親身體驗過哪些國外的觀光列車,在美學的呈現上讓您印象最深刻的是哪幾個?可否與我們分享一下。
A:我比較喜歡德國的列車,都非常精緻,印象最深刻的是以360度的整塊玻璃圍繞著VIP空間,讓空間通透並做出隔間。對於列車設計他們的考量並不是先有車殼再來考慮如何把物件塞進車廂裡,而是很整合並一體式的規劃。我曾住過斯德哥爾摩,德國、瑞典及瑞士都去過。這次當我在思考鳴日號的設計時,在歐洲對於火車的記憶都湧回腦裡,覺得可以做得更好。而這次的經驗特別的是列車是用70年老車來做修改,這會變成一個有趣的故事,就是記憶的延伸。以這次的列車設計來說並不太需要破壞原本的結構,而是呈現一種記憶的流傳。

鳴日號施工場景;圖片提供/柏成設計+李國民空間事務所


Q:在台鐵的美學翻轉之外,您心目中想要看到的台灣鐵道旅遊玩法為何?
A:鐵道旅遊有一個有趣的事情就是-車子開不到的地方鐵路是可以到。我心目中一直想著火車開到了一個平常到不了的地方,也許那個地方有很大型的流水席,或是享用著當地才有小米酒或豬肉,然後去了解乘客們有怎樣不同的故事。把這些故事再延伸,並跟當地的人文環境與故事做一個連結。這是一個記憶的旅程,可思考著這旅程中能讓旅客留下什麼特別的記憶。

邱柏文設計師以莒光號70年流傳下的「橘」來環繞列車,再把列車環繞台灣時各地最美的景色收進了車廂的設計美學之中,試著讓旅途中一段段的故事與記憶轉化成列車上的美學呈現在鳴日號中,也試著讓舊時火車旅行的記憶再湧回心頭而更具意義的是,台灣自己設計的列車也能得到國外的認同。就像邱設計師想透過鳴日號的設計,讓這些美好的事物通通可以在這台車延續下去,這就是我們台灣的故事。

以刺繡方式呈現的台鐵局Logo;圖片提供/柏成設計+李國民空間事務所

鳴日號施工場景;圖片提供/柏成設計+李國民空間事務所

 

邱柏文 Johnny Chiu
柏成設計及 OUT Scholarship 創辦人,為臺灣首位榮獲 WAF/INSIDE 年度室內大獎及台灣室內設計大獎 4 座金獎得主,獲頒四十驕子建築類優秀建築師,也曾獲德國紅點設計獎的 Best of the Best 等國際獎項。卓越的設計思維活耀於國際間,不僅擔任美國 IIDA 以及金點設計獎的評審,同時也受邀擔任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與國內外多場大型活動演講嘉賓。


 

柏成設計 J.C.Architecture
柏成設計至今累積完成大量建築與室內設計案涵蓋住宅、商業空間、公共建築、飯店、物流倉儲、展覽空間、墓園、工業及珠寶設計等,並導入 brand vision 的思維,為每個設計提供全方位的創意規劃。合作對象遍及不同國家與產業,並屢獲許多設計與競圖獎項如美國 The Best of year awards、美國 AAP、日本Good Design、中國 I-ding 艾鼎獎、台灣金點設計獎、台灣室內設計大獎、德國紅點、日本 JCD、金炬獎、國家卓越建設獎、中華建築金石獎、台北大學圖資大樓競圖首獎等。承襲校園 studio think tank 的概念,柏成設計重視研究過程與實驗精神,並集結對世界充滿幻想、熱情及幽默感的夥伴,致力於國際化的思考與跨領域的結合,期待將設計帶入生活的每一個角落。



【更多鐵道資訊】
>鐵道臉書心裡有軌
>欣旅誌VER15. 
《鐵道 移動 美學》
>欣旅誌VER16 .《鐵道 時代 美學》
大友信介-打造觀光列車,目的為何?

人人心中都有一個環島夢 關於你的、我的、他的環島起手式
一起吃遍台島吧!日治鐵路紀行 | 《臺灣漫遊錄》楊双子專訪
全新「台鐵便當」品牌視覺 美學與味覺再進階
台鐵的美學翻轉 我們正在看


【相關鐵道旅行】
《上山下海小小職人》專屬車廂活動、部落諷刺舞、鹽田下午茶|嘉義3日

【六人說走就走】生態小鎮夜遊‧迷糊步道‧竹林擺席品茗‧葡萄樹下午宴‧林鐵阿里山3日
【驛起玩屏東3日鐵道旅行】車不過枋寮屏東線小站巡禮.佳冬老厝.潮州文化.枋寮海港.南州糖廠.竹田懷舊


  • 酒店
  • 機票
完成訂購後,別忘記領取您的免費旅遊金! 立即領取
完成訂購後,別忘記領取您的免費旅遊金! 立即領取
關於

欣旅遊Bon Voyage用最貼近心的距離書寫、最接近心的角度拍攝,將世界的美好盡收眼底。期待你跟著我們,用心感受每一次旅行的意義,Bon Voyage,一路順風(心)!

網友回應
延伸閱讀
Loading